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电你妈!”

    小伙子没等张娟把话说完,又是一个耳光抽在她脸上,这一下力度比刚才还狠,直接把张娟的哭喊都给抽的骤停了。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小伙子无心恋战,扭头钻出人群就跑的无影无踪,剩下张娟一个人坐在地上彻底傻了眼。

    知道事情经过的围观群众对挨了两巴掌的张娟没有丝毫同情,围观的人大快人心、逐渐散去,还剩下一小撮看着自己指指点点,一脸幸灾乐祸。

    张娟心里恨疯了,爬起来掏出手机就给展运打电话,开口便哭着说:“老公我快让人给打死了,你可得替我报仇啊!”

    展运这个时候已经准备下班走人了。

    马薇薇一个小时前就已经提前下班,说是去超市买菜和红酒,晚上要给他准备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就在刚才,马薇薇短信里说,她在一家专卖osplay的店里买了一套日式女仆装,晚上要穿着女仆装来为他做晚餐。

    自从上次体验了护士装的非凡乐趣之后,展运便一直念念不忘,本来今天还打算让马薇薇穿那套护士服,没想到马薇薇竟然主动去买了日式女仆装,那种衣服在岛国片里可都是极其暴露的啊,而且只是想想就觉得驾驭感爆棚。

    展运内心急不可耐,恨不得立刻飞到马薇薇家里去,好好体验一下性&感女仆的感觉,不料刚出办公室的门,就接到老婆哭嚎的电话。

    展运眉毛拧成一团,他知道老婆一向喜欢夸张,走路摔个跟头都会告诉自己说是差点没能活着回来,所以对她说快被人打死的事情也没真当回事,只是问她:“又怎么了你?”

    张娟哭着说:“我在菜市场被人打了!”

    展运脱口问道:“怎么又被人打了,你干什么了?”

    了解张娟性格的展运太清楚她在外时的样子了,自己说了很多次让她低调一点,她每次虽然嘴上答应的很好,但一出去就原形毕露,上午的事儿听起来也本来就是个非常轻微的剐蹭事件,结果她非要嘴欠,动不动就骂人,被人踹一脚也是活该,这次肯定是在菜市场又跟别人吵吵了。

    张娟听丈夫的语气好像还在质问自己,顿时心头涌上莫大委屈,坐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喊道:“我在菜市场买菜被人给打了!你还质问我干什么了?你还管不管我的死活了?”

    展运这才耐着性子问她:“什么人打的你?怎么打的?”

    “我也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一个小b崽子,我买个排骨,没招他没惹他,他就冲出来骂我不说,还把动手打我,你赶紧过来吧,再不来我就死这儿了!”

    展运急忙说:“那你赶紧报警!别让那小子跑了!”

    张娟说:“他已经跑了!你赶紧过来,我这就报警!”

    展运郁闷的想吐血,只好问清地址,随后驱车一边往事发的菜市场赶,一边给马薇薇打电话,说自己老婆出了点事,他得先过去处理一下。

    马薇薇对此倒无所谓,说:“没事,我刚买完菜,回去准备还得一会儿呢,回去慢慢弄等着你,你七点半之前到家里就行。”

    展运松了口气,说:“还是你最好,乖乖等我!”

    说完,挂断电话,驱车直奔菜市场。

    到地方的时候,警察已经到了,还是上午给张娟立案的那几个警察,做梦也没想到,这娘们又闹出事来了。

    警察想带张娟回去录个笔录、立个案,但张娟就是坐在肉摊前的地上不起来,一会儿哭着骂世道没有王法,一会儿哭着骂人民太过冷漠,一会儿又哭着怪警察无能没用。

    展运赶到现场,见到这一幕差点没气吐血。

    看张娟撒泼打滚骂街的精神头,哪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脸有点红肿,其他地方一点事儿也没有,看着就是让人抽了几个嘴巴子。

    展运走到跟前,硬着头皮对张娟说:“怎么在这坐着了?像什么话,赶紧起来!”

    张娟听见熟悉的声音,抬头一见是自己老公,瞬间哇哇大哭,抱着展运的大腿哀嚎道:“老公你可来了,我快让人给欺负死啦!都没脸活啦!”

    展运被这么多人围着看,脸上实在是挂不住,低声说:“你先起来,注意点影响!”

    张娟好不容易等他来了想宣泄宣泄、博取他的心疼和宠爱,可展运却一点疼爱自己的表现都没有,这让张娟心里凉了半截,不满的说:“注意什么影响?你怎么不先问问我有没有事!我让人打啦!”

    展运强忍着怒火蹲下身来,在张娟耳边咬牙提醒道:“你想撒泼回家撒,在这儿给我注意点影响!这要是有人认出我来、穿出去像什么话!”

    张娟对展运十分了解,见他说话非常严肃,便知道自己得适当收敛一点,公众场合,老公又是电视塔领导,确实得给注意一些形象。

    张娟拍拍屁股站起来,双手仍旧抓着展运的胳膊一脸委屈,展运稍稍松了口气,问身边穿警服的其中一人:“警察同志,这是怎么回事儿?”

    其中年纪大一些的警察已经认出了他,有些紧张的伸出双手,说:“您是展台……”

    展运一看对方认出自己,急忙在他说出展台长三个字之前抢先一步和他握了握手,说:“警察同志,您还是跟我说说事情经过吧。”

    握手的时候,展运的手指在对方手心稍稍使了点力,对方瞬间心领神会,知道他是不想公开身份,于是便急忙清了清嗓子,说:“是这样,张女士在这里买排骨,因为一些小事情和摊主有些争执,最后和摊主达成了一致,付钱之后,忽然出现一个年轻人,先是对张女士进行辱骂,然后还动手打了她两巴掌然后就跑了,我们正准备带张女士回去立个案,抓紧调派警力侦查。”

    展运问张娟:“你买个排骨,怎么还跟人吵架?”

    张娟倒打一耙说:“他强买强卖,还临时加价!”

    一直没说话的摊主急眼了,脱口道:“这位女同志,你不能血口喷人啊!你来买我的排骨,你问价的时候我就明确跟你说了七块五一斤,你说要三根,我给你称完、剁完,你跟我说两头不要,只要中间小排,还非得要我七块五一斤卖给你,这是什么道理啊?你让大家评评理,有你这么买东西的吗?”

    摊主话一出口,展运脸上就彻底挂不住了。

    妈的,自己一年赚回家的钱百万起步,这个臭娘们竟然在菜市场占别人这点小便宜,弄出这么恶心的事儿,能省几个钱?十块八块的叫事儿吗?简直是下三滥!

    这时候,一些围观群众也附和道:“就是,这女人自己不要脸,还硬说人家老板强买强卖,刚才那个小伙子也只是想跟她讲讲道理,结果她出口成脏的骂别人,被人扇耳光也是活该!”

    张娟怒了,指着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妇女骂道:“艹你妈说谁不要脸呢?有他妈你什么事啊?”

    张娟本来就没什么文化,素质也差,本性就是吃不得一点亏的人,在她的脑回路里,吃了亏就要当场加倍讨回来,被人骂了就要当场加倍骂回去,所以她根本就没考虑到展运也在旁边,直接就掐起腰来要跟对方开骂。

    这时候围观群众都指着她骂了起来,有人说她挨打也是活该,还有人说她挨轻了,嘴这么贱撕烂都不为过。

    张娟怒火上涌,几乎就要舌战群儒,扯着嗓子刚一开口喊出一声:“我艹你们个……”

    还没说完,脸色难看至极的展运甩手一个耳光抽在张娟脸上,怒斥道:“有完没完?!给我滚回家去,别他妈在外面丢人现眼!”

    张娟今天觉得自己受了那么多委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公也对自己动手,一下子哭嚎起来,顺势就要瘫坐在地上撒泼,展运咬紧牙在她耳边狠狠的威胁道:“张娟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收收你那个泼妇性子、再在外面给我惹麻烦,咱俩趁早离婚,我丢不起这个人,离婚之后,你到哪撒泼打滚我都不管你!”

    展运是真气极了,本来就瞧不上张娟这号女人,要长相没长相,要学历没学历,要素质没素质,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女盲流,当初要不是因为她老爹是电视台里的一个小领导,自己怎么会跟她结婚?

    张娟虽然心里也委屈的快炸了,但一见展运真的生气了,也只能强压着自己的情绪,含泪点了点头。

    展运拉着张娟就要往外走,警察在后面问:“展…那个,张女士您还跟我们去做个笔录吗?”

    展运替她回答了:“不去了,你们回吧。”

    拖着张娟出了菜市场,展运问她:“你怎么来的?”

    张娟委屈的指着不远处自己的小摩托,没说话。

    展运问她:“还能骑车吗你?”

    张娟摇了摇头。

    展运又看了看时间:“儿子该放学了吧?”

    张娟点了点头。

    展运叹了口气:“上车,先接儿子,然后我送你俩回家,晚上我还有应酬呢!”

    张娟不敢说什么,点点头一言不发的坐进了副驾驶。

    展运发动汽车,直奔儿子学校驶去,张娟今天一天烦了自己这么多次,还耽误了自己的正事,让他气愤不已,而他现在的脑子里除了对张娟的愤怒,剩下的就全是马薇薇穿女仆装时的样子了,只想着赶紧接上儿子,把这个麻烦的女人送回家,自己就能安心去找马薇薇颠鸾倒凤、共赴巫山了。

    接了孩子、再把娘俩送回家,时间差一点到七点,按理说时间绝对来得及,但展运还是连楼都没上,让娘俩在小区门口下车,自己就着急忙慌的开车往马薇薇住的小区赶。

    张娟虽然一路沉默,但心里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领着儿子到家,她连做饭的心情都没有,一直拖到儿子不停地喊饿,她才烦躁不堪的来到厨房,这才发现,自己今天两次去菜市场,却连一片菜叶子也没买回来,下午买的那点菜和排骨,早特么让自己忘九霄云外去了。

    没办法,张娟只能煮了两包方便面应付了事,锅里面快煮的差不多了,她忽然听见有人敲门,便急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直奔大门外。

    一打开门,门外一个人也没有,唯独地上有一团燃烧着点点火焰的报纸,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家伙恶作剧,幸亏火势不大,没有蔓延到整团报纸,张娟下意识用脚去猛踩火苗,噗呲一声,报纸底下一堆稀软的事物从鞋底四周溅射出来,弄的自己腿上全是,门上、墙上也都没能逃脱厄运。

    臭气瞬间腾起,张娟这才发现,被自己一脚踩崩了的,竟然是屎……

    张娟跳起来骂街,几乎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脏话都骂了一遍,邻居出门来看了之后,也没能保持风度,跟着她一起骂街,一边骂一边一起处理飞溅的屎。

    好不容易把门口的屎都处理干净,张娟回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光是两条腿洗了不下五遍。

    洗完澡出来,她本能的又打电话给展运诉苦,展运这个时候早已经到了马薇薇家里,两人刚吃完身穿女仆装的马薇薇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早已经饥渴难耐的展运正要在餐厅跟马薇薇短兵相接,手机一响把他吓了一跳,只能暂停冲锋,从脱掉的裤子里找出手机,一看又是张娟,没把他给气死。

    第四次了!这臭娘们今天阴魂不散了是吗?!

    愤怒的展运接起电话便骂:“张娟你她妈的要疯啊!没完了是吗?不知道我有事要忙是吗?”

    张娟委屈的说:“老公,有人在咱家门口弄了一坨屎……”

    展运也没想为什么会有人在家门口弄一坨屎,只是歇斯底里的骂道:“一坨屎都他妈给我打电话?一坨屎你都解决不了?我他妈忙着呢没工夫跟你废话!”

    说完,展运直接手机关机。

    张娟也歇斯底里了,这他妈叫什么事啊!今天这是怎么了!简直是自己活了四十多年来最黑暗的一天!一辈子也没遇到过i这么不顺心的时候,怎么什么都跟自己作对呢?

    此时此刻,在小区门口的一辆轿车里,徐建军的一个手下拿着一个厚厚的牛皮纸档案袋,用搭建了中继的对讲机问道:“头儿,我什么时候送东西上去?”

    徐建军此刻在马薇薇家附近监控着她家里的一举一动,眼看着两人战火重燃,他便对着对讲机说:“差不多了,现在送上去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