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有最好的礼物送你
    李牧看看时间,三点多的飞机,现在还不到两点,航站楼离得没几公里了,算算还是能挤出半个小时的时间,于是便点点头,说:“两点半必须得把你送到航站楼,不然误了飞机就麻烦了。 ”

    赵子秋右手指肚摩挲着左手光滑的指甲,说:“那个,其实……其实飞机是早晨七点钟的。”

    “七点?”

    李牧傻了,这才一点多,而且是寒冷的腊月凌晨一点多,如果七点的飞机,自己六点多钟把赵子秋送到机场,这中间还有四五个小时的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打,赵子秋故意跟自己撒这么个谎,用意李牧也很明白,她肯定是想跟自己多待一会,这也就意味着,这四五个小时肯定没法睡觉。

    其实李牧心里也想跟赵子秋多待上一会,好不容易遇上个倒追自己的漂亮姑娘,李牧对她也有些特殊的情节,此时虽然想到苏映雪时心里会有些罪恶感,但看着赵子秋,他也确实做不到拒绝。

    只是,这么长时间,两个人难道就待在车里?而且还是在高公路上,老这么把车停在高公路的应急车道上也不安全。

    赵子秋见李牧一直没说话,心里很是没底,略有几分担忧的问他:“你生气啦?”

    李牧急忙摇摇头:“没有,怎么会。”

    赵子秋垂下眼睑,眼睛盯着窗外,低声说:“对不起,我不该骗你的,之所以跟你说是三点钟的飞机,就是想你能多陪我一会儿,毕竟假期还挺长的,差不多四十天……”

    李牧见她情绪有些低落又有些自责,急忙说道:“不用说对不起,我又没怪你。”

    赵子秋看着李牧:“你刚才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也不说话。”

    李牧笑道:“不说话是因为我在想我们应该怎么打时间,还有几个小时,睡觉是肯定不太现实了,就这么待在高公路上也不安全。”

    赵子秋见李牧表情看起来真的没有生气的迹象,顿时放下心来,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凑到李牧跟前抓住他的手臂,轻轻摇晃着撒娇道:“反正我就是想上飞机之前一直有你陪着,至于去哪都听你的。”

    李牧看了看油表,已经差不多快见底了,便道:“咱们先下高,找个加油站把油加满,再买点水什么的,天这么冷,咱俩就别下车了,在车里打着暖气呆着。”

    赵子秋如孩子一般不住的点头,只要李牧陪着自己,李牧说什么自己都没意见。

    甚至她脑子里想过一个念头,如果李牧提议开车回裕城花园,自己肯定也不会拒绝。

    李牧开车下了高,没有去航站楼,而是绕出了机场区域,往市中心方向又走了几公里,找到一个24小时的加油站,把油加满,又在便利店里买了点饮料和零食,随后才重新上车,动汽车在原本就很荒凉的顺意区,找了一条几乎没什么人、也没有路灯的幽静小路,在高架桥下一停,心里涌上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真他妈是个车震的好地方。

    四下里连个灯光都没有,再加上阴天,几乎可以说是漆黑一片,李牧把车灯一关,车窗外的事物几乎只能看见眼前一点轮廓。

    赵子秋让在自己努力表现的就像起初刚认识李牧的时候一样,用最轻松、最愉悦的心态跟李牧聊起各种话题,期间也没有聊起苏映雪,一切就好像他还没有谈恋爱一样,赵子秋跟李牧聊起了一些学校里的趣事、聊起了一些生活中的小烦恼。

    聊及当初赵子秋第一次到人大游泳馆游泳时的情形时,赵子秋忽然问李牧:“还记得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

    李牧点头说道:“当然记得,折叠自行车。”

    “对啊。”赵子秋嘻嘻一笑,眨着眼睛、俏皮的问李牧:“你当初为什么要送我自行车?”

    李牧说:“那不是我一个人送的,是寝室一起送的。”

    “才不是。”赵子秋一副你在撒谎的表情,说:“正道说,那自行车是你自己去挑的、自己买的,只不过是以全寝室的名义送给我的而已。”

    李牧咂嘴说:“这小子,什么都往外透露。”

    赵子秋甜甜一笑,追问他:“那你当初为什么要送我自行车?”

    李牧想了想,说:“觉得自行车实用一点。”

    “实用吗?”赵子秋俏脸儿往李牧跟前凑了凑,问他:“是不是让我更方便去人大?”

    李牧含糊其辞的说道:“也算是一方面……”

    赵子秋盯着李牧,半晌没有说话,大眼睛看得李牧都有些不太自在,眼神中也开始有了几分闪躲,这时候赵子秋忽然问他:“你说,如果当初我再主动一点,你是不是就会跟我在一起了?”

    李牧被这个问题问的有些猝不及防。

    当初刚认识赵子秋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她所吸引,而她当时对自己已经算是很主动了,自己一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只是,自己在感情方面一直有一个多年的执念,那执念就是苏映雪,如果没有苏映雪,自己怕是早就全身心的接纳赵子秋了。

    赵子秋见李牧不说话,贝齿轻咬,忽然一下子勇敢起来。

    她趁李牧被自己问的有些躲闪时,身体忽然前倾,半秒之后,她便轻轻吻在了李牧的唇上。

    李牧还是第一次被女生主动强吻,这一刻脑子有些不知所措,用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而赵子秋送给李牧的轻吻也并非娇羞的蜻蜓点水,而是一直持续不断的在李牧唇上如小鸡啄米一般流连,那柔软的嘴唇毫无技巧可言,却一下子让李牧体内烧起一阵火焰。

    赵子秋此刻侧着身体贴上李牧,不光是两人嘴唇相贴,她那挺拔的双峦也无意间在李牧的手臂上轻轻摩擦着,还有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给了李牧更大的刺激。

    对李牧的身体而言,赵子秋远比苏映雪更有吸引力,她只是轻轻一吻,就如同按下了引爆的开关,瞬间让李牧的身体用最强烈的姿态向她臣服,李牧的心里在这一瞬间涌上无限悸动,刹那间的负罪感一闪即逝,他只觉得,有如此佳人这般真诚的对待自己,自己怎能暴殄天物?

    李牧伸出手去,轻轻托住赵子秋的脸颊,舌头主动探出,去撬开了那并无什么防守的贝齿,在她嘴里灵巧的与那一丝滑腻纠缠在了一起。

    赵子秋在李牧接管主动权的这一刻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她想更用心的去体会自己送出去的初吻,也想控制着不让自己流下眼泪,她怕眼泪滴在李牧的脸上,会把他从现在的状态中惊醒。

    李牧对身体的控制力在赵子秋面前不堪一击,两人的呼吸与心跳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加,李牧也红了眼似的,把双手从赵子秋的脸颊上,滑落到她的腰肢,赵子秋为了配合李牧的双手,一边激烈而又笨拙的迎合着他的激吻,一边缓缓的转动身体,最后跪在了副驾驶的椅子上,而此时李牧两双大手的虎口也死死扣住了赵子秋纤细的腰肢,越来越混乱的呼吸让他体内的兽性大,双手用力一扯,便将赵子秋的衣摆掀开,紧接着,双手便直接接触到了她爽滑的皮肤。

    赵子秋的腰相当敏感,几乎在李牧双手触及腰部的那一刻,她的身体就不由瘫软,呼吸也就更加急促,李牧的双手仿似有股魔力,一下子加大了自己身体对氧气的需求,她的呼吸越来越快,以至于不由自主的会带上几分娇喘。

    李牧没有满足于此,他这个正在需求最旺盛阶段的身体已经搅乱了他的意志,再加上他是一个历经不少女性洗礼的过来人,这一刻的他,完全驾轻就熟的开始了攻城略地。

    李牧一边狂野的亲吻着赵子秋,时不时将她的嘴唇含在口中轻咬,同时又将单手滑到赵子秋的后背,娴熟的解开了她背后的那一排金属挂钩。

    挂钩脱开的那一刻,李牧只感觉双手一震,一股大力将解开的挂钩两端弹开……

    良久之后,赵子秋才终于提起一丝气力,在李牧的耳垂上稍稍用力的咬了一下,轻声说:“你今天亲过的、摸过的,一定要记清楚,如果过年你不来杭城找我的话,再想亲到、摸到,就得等上一个来月才行了。”

    李牧刚想去温存一番,赵子秋已经坐直了身体,双手背在身后将扣好,脸红红的,眼神却一点都不羞涩的看着李牧,满眼情意的说:“李牧,我喜欢你,不管怎么样,你要记着,有一个女孩从刚认识你开始就一直喜欢着你,她没谈过恋爱,也没什么与异性接触的经验,但是她一直在等着你,即便明知道会受伤,她也从来没有躲过你,即便你有女朋友,她也在所不惜,她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心里有她……”

    李牧心头热热的,没说话,只是伸出手去,把赵子秋揽到身前,再度吻上了她的唇。

    等赵子秋拿着登机牌准备进安检的时候,她忽然从安检口转过身,快跑两步扑进李牧怀里,紧紧抱着他半晌,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临别前,她再次对李牧说:“过年来杭城,我有最好的礼物送你!”(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