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想跟你待一会儿
    赵子秋这些天确实比之前瘦了不少,体重不知不觉间下去好几斤,以至于原本就高挑的身材,在略显几分羸瘦。

    回想胡正道曾跟自己说过赵子秋的一些情况,李牧便不由心疼。

    不过赵子秋的精神状态却非常好,从进入李牧视野的那一刻就看得出她满面笑容,看起来很开心,坐进车里也是一样,嘴角一直微微上翘,略微的减重让她的脸部线条出奇的比以前还要完美,虽说是瘦了,但却比以前更漂亮。

    赵子秋见了李牧也没有李牧预想中的那种尴尬,坐进车里就自觉的扣上安全带,笑嘻嘻的问李牧:“没等着急吧?路有点黑,我没敢走太快。”

    李牧看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柔声道:“我不着急,倒是你,今晚挺冷的,我看你穿的也不算多,冷不冷?”

    “不冷。”赵子秋摇摇头,笑着说:“穿太多坐飞机不舒服,再说我们家那边还不算太冷。”

    李牧说:“三点多的飞机,到地方估计才五点多吧?清晨五点多杭城肯定也会冷的。”

    “不要紧啊。”赵子秋吐了吐舌头,说:“我爸去机场接我。”

    李牧点点头,有人接就好,自己送她到机场,然后她爸爸去机场接她,这样自己也就更放心了。

    凌晨一点多的燕京大街上已经很空旷了,路况好到不能再好,李牧没有把车开的很快,不紧不慢的驶向机场,赵子秋则坐在副驾时不时偷看一下李牧的侧脸,然后故意找一些有意思的话题跟他聊天。

    赵子秋说,杭城过年的时候挺有意思,年味算是比较浓的,李牧家离杭城并不算远,问李牧有没有时间过去玩几天。

    李牧笑着应承下来,但也没说的很绝对,只是说有时间的话一定去,赵子秋点点头,说:“来的话我带你好好转一转,其实杭城有很多外地人不知道的好地方,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都有。”

    李牧一个劲的点头,口中不停地说:“那有机会可一定要去看看。”

    赵子秋便说:“你一定要当回事好好考虑考虑呀。”

    李牧肯定的说:“放心吧,我一定好好考虑。”

    赵子秋满意的笑着说:“可以跟叔叔阿姨说一下,带着他们一起来。”

    聊过了这个话题,赵子秋又问李牧:“你来送我,苏映雪知道吗?”

    李牧摇了摇头,如实说道:“我没告诉她。”

    赵子秋试探性的问:“她平时晚上不跟你在一起?”

    此时她心里想到的是李牧在裕城花园租的那套房子,有时候她会胡思乱想,想着李牧和苏映雪已经在那里搭建起了他们自己的小爱巢,毕竟大一恋爱出去偶尔同居的学生也并不算少见。

    李牧听到这个问题,微微一笑,说:“她姑妈知道我俩的事了,所以对她管的特别严,每天晚上打电话到其实查寝,要么就干脆把她叫回家,防我跟防贼似的。”

    赵子秋扑哧一笑,随即幽幽看了李牧一眼,说:“那你肯定是有前科所以人家才会防着你。”

    李牧撇嘴一笑:“还真没有。”

    赵子秋听到这个回答倒是立马开心了不少,笑嘻嘻的看着李牧,说:“幸好我在燕京没有亲戚。”

    李牧不知道赵子秋这句话里是不是有点什么暗示,不过自己也没敢往那方面想,却不料赵子秋紧接着又说:“下学期我也想在学校附近租房住,偶尔可以自己住,放松放松。”

    李牧说:“女孩子不要随随便便出来租房子,尤其是你这种,自己在外面住太危险。”

    赵子秋问李牧:“我这样的怎么啦?”

    李牧侧脸看了看她,笑道:“太漂亮,容易引人犯罪。”

    赵子秋睁大了眼睛问:“真的吗?”

    李牧点点头,一脸诚恳的说:“真的。”

    赵子秋撇撇嘴:“我不信,咱俩私下接触这么多次,怎么你一点要犯罪的架势都没有?”

    李牧尴尬一笑:“你不能拿我干那些潜在的犯罪分子比啊,我好歹也是接受高等教育的人。”

    赵子秋皱起鼻尖:“你不如直接说我魅力不够。”

    李牧立刻举起右手:“我发誓,我可真没那个意思!”

    赵子秋哼哼一声,也没理他,而是解开安全带,把羽绒服脱了下来,羽绒服一脱下,赵子秋里面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针织衫,针织衫很贴身,胸前那惊人的曲线再度展现出来,李牧搭眼一看,心里就骂起了胡正道,扯什么蛋,明明看起来还是那么饱满。

    李牧瞥了一眼,就赶紧把眼睛移向了前方,嘴里问她:“是不是暖气开太热了?”

    赵子秋点了点头,说:“热了,再说穿着羽绒服坐车还挺累的。”

    李牧便嘱咐道:“快到机场的时候记得提前穿好,别下车的时候着凉。”

    赵子秋嗯了一声,狡黠的看了李牧一眼却没说话。

    眼看快要出机场高速,一出机场高速,汽车就要直奔航站楼而去,赵子秋忽然对李牧说:“内个,你能先靠边停一下吗?”

    李牧见赵子秋把手指向了路边的应急车道,诧异问她:“怎么了?”

    赵子秋抿着嘴犹豫片刻,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说:“你先别问,先停下我再跟你说好不好?”

    李牧还以为她有可能是忽然想上厕所、等不及到航站楼了,也没多想,打了方向灯就准备往边上靠。

    赵子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立交桥底,对李牧说道:“就停在那个桥下吧。”

    前方桥上是另一条高速公路,这里因为靠近机场的缘故,已经有了路灯,在立交桥下正好是一个漆黑的阴影地带,赵子秋让自己把车停在那里,李牧也就断定她八成是内急,于是便把车靠边停下。

    快到机场的沿途应急车道上时有车辆打着双闪停靠路边,这一路相当常见,几乎全是接人的司机,不愿意把车提前开进停车场,在这里等航班降落,飞机降落之后,再开车直接去航站楼的到达层就能够接上人直接开走了,不但能省掉停车费,也能省掉接上人之后再去停车场的周折,现在是夜里还好一些,基本上是一两百米停一辆车,如果是白天,基本上每隔几十米就停着一辆,密密麻麻的一直排到收费站。

    赵子秋选的这个桥下恰好一辆车也没有,李牧把车靠边一停,打开双闪便试着问她:“你是想上厕所吗?”

    赵子秋红着脸摇摇头:“不是……”

    李牧诧异的问道:“那是?”

    赵子秋看着李牧,带着几分羞涩的说:“我就是想跟你待一会儿。”(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