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玩阴的
    李牧不知道赵康好好的怎么会被人打伤,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跑到那么远的小汤山去了,打来电话的就是小汤山医院的医生,他说赵康是和一个女孩子一起被打的,不过赵康的伤势重一些,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现在正在接受系统的检查,而那个女孩子情况相对要好很多,虽然有些轻伤,不过没什么大碍。

    听说还有个女孩子,李牧心里猜了个大概,他找自己借车,有可能就是为了带女孩子出去玩,小汤山的温泉很出名,估计就是去那里泡温泉了,可是泡温泉怎么会被人打伤?是什么人打的?难道是跟别人争风吃醋?

    李牧猜不出,也没工夫猜,问清情况之后,他挂了电话就对付斌说:“不好意思,我一个朋友出了点事情,我得过去看看,让清雅和令宇陪你吧,你们三个可以好好聊聊,或许支付宝和盛大合作之后,未来我们牧野科技也能和盛大产生某种合作。”

    付斌笑道:“是啊,我觉得很有可能,李总您要有事就先去忙,下次来燕京我再过来拜访您。”

    李牧点头示意,随后告辞离开,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小汤山医院,在丝毫不堵车的路况,汽车也足足开了一个小时才到地方。

    一到医院,李牧直奔急诊部,见到护士便追问有没有一个名叫赵康的患者,接连问了三个人才问清楚情况,据那个护士说,赵康正在清创室处理伤口。

    李牧在护士的带领下赶过去,一进去便发现鼻青脸肿的赵康被剃光了半边头发,医生正在给他缝合伤口,他身边还坐着一个梨花带雨的女孩。

    看见李牧进来,赵康无力的冲李牧招了招手,结果牵着手臂的伤,疼的呲牙咧嘴,医生急忙说道:“别动,快完事了。”

    李牧脱口问他:“怎么回事?谁干的?”

    赵康咧着嘴笑笑,说:“说实话我也不认识。”

    “不认识?”李牧更是诧异:“一般来说,别人也不太可能无端动手啊。”

    赵康旁边的女孩子心疼的看着赵康,哽咽说道:“我们真的不认识那帮人,赵康刚把车开进酒店停车场,我俩一下车,后面就冲上来好几辆车把我们围起来了,那帮人上来就动手,还说……”

    “行啦佳佳。”赵康打断了王佳的话,摆手说道:“你先别说了。”

    王佳虽然不知道赵康为什么打断了自己的话,但看他表情坚持,还是轻轻点点头,乖巧的闭上了嘴。

    李牧觉得不太对劲,便问赵康:“康子,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赵康微微一笑:“是有事儿瞒着你。”说着,赵康眼神瞥向王佳,又道:“一直没跟你说,我处女朋友了,这个是王佳,佳佳,这是我好兄弟李牧,从小一起长起来的。”

    李牧心有疑惑,但还是礼貌的跟王佳点了点头,客气的说:“你好。”

    王佳也红着眼微微点头,两人算是打了招呼,医生帮赵康把头上的伤口缝合好,一共缝了十二针,缝完之后,又用纱布把他的脑袋缠了几圈,交代道:“这几天伤口不要沾水,头上的伤口愈合得快,有个四五天就长上了,拆线就还得再久一点,一个月左右到医院来复查一下。”

    赵康忙问:“我的脑袋没事吧?”

    医生说:“片子上看是没什么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别急着走,我给你安排个病床,你躺着休息一下,观察观察,傍晚要是没什么事就可以走了。”

    说完,医生迟疑片刻,又道:“你最好还是报警,你这伤说重不重,没生命危险,但怎么也算是轻伤了。”

    赵康点点头,嘿嘿笑道:“我知道了医生,谢谢你。”

    医生让护士给赵康在急诊部安排了一个空置的病床,小汤山地方比较偏僻,急诊部也没多少病患,李牧依稀记得,这地方是将来**时期集中治疗**患者的医院,在**时期极其出名,只不过现在看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市属三级医院,几乎默默无闻。

    李牧搀扶着浑身是伤的赵康到了病房,赵康歪着靠在床头,对身旁的王佳说:“佳佳,你先出去一下,我跟李牧说点事儿。”

    王佳点了点头,默默的起身出门,又在外面把门带上,李牧坐在赵康身边,看着他问:“是不是有什么事刚才没跟我说?”

    赵康微微一笑,犹豫片刻,问李牧:“小牧,你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人了?”

    李牧眉头一皱:“怎么说?”

    赵康道:“我从交大开车带着王佳,一路没停,车开进温泉宾馆刚一会儿,后面几辆车围上来,差不多十个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打到一半其中一个小子才说是打错了,但是他当时说,人打错了,车牌号没错,那家伙还问我那辆gl8的车主是谁,我说我是租的车,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冲你来的……”

    李牧肚子里原本那股兄弟被打的火气,腾地一下就冲到了头顶,这么说来,赵康这顿打竟然是替自己挨的!

    人打错了,可车牌号没错,这明摆着就是冲着自己,没准从市里就跟上自己那辆车了,一直跟到小汤山才动的手。

    可是,既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又为什么问赵康那辆车的车主是谁呢?难道他不认识自己?也不对,不认识自己的话,跟自己拿来这么大仇?

    李牧咬着牙问他:“那帮人有什么特点?尤其是那个说打错人的家伙。”

    赵康眯着眼想了想,说:“那帮人来头不小,围着我的那几辆车有宝马、有沃尔沃,还有一辆是法拉利,那辆法拉利我开车从市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过,但不确定是不是同一辆,现场说打错人的那小子就是开法拉利的,长得人模狗样的,具体有什么特点,我也说不出来。”

    李牧脑子里飞速运转着,自己也没得罪开法拉利的人吧?更何况,法拉利在国内现在绝对是非常稀罕的东西,估计全燕京的法拉利也不会超过两位数,十几二十辆了不起了,自己认识的、能开得起并且会去开这种招摇跑车的,应该也没几个,而且那些都是陈泽介绍的朋友,就算没什么真友情,也总不至于对自己动手。

    想来想去,李牧想到许嘉华,他倒是跟自己有过一些过节,之前想投牧野科技,自己也没鸟他,他肯定对自己相当不爽。

    不过再仔细想想,是许嘉华的可能性不大,他不会再多此一举的去问赵康,gl8的车主是谁。

    李牧想找人打听一下,就从法拉利入手,便问赵康:“那辆法拉利是什么型号?”

    赵康摇摇头:“认不出来,不过很新很新,几乎就是崭新的,估计刚提不久。”

    “什么颜色?”

    “红色。”

    李牧心里琢磨,身边认识的人里,谁应该对燕京的跑车比较熟悉,陈泽?他喜欢的是卡丁车和f1;许嘉铭?这小子不喜欢超跑,喜欢各种越野车。

    忽然,李牧的脑子里顿时想到了林琳,她当初跟自己撞车的时候开的就是一辆新买的保时捷911,她应该对跑车比较懂。

    于是李牧立刻给林琳打了一个电话。

    上次林琳跟李牧提要求、从李牧这里弄走了一大批开心农场的化肥之后,倒也是说话算话,心里早已经跟李牧一笔勾销,所以再接到李牧的电话倒也没有负面情绪,只是问他:“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李牧说:“有点事情想跟你打听一下。”

    林琳说:“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平白无故找我,说吧,打听什么?”

    李牧说:“我想问问你,燕京开红色法拉利的有多少?”

    林琳随口说道:“也没多少吧,法拉利一共就那么十几二十辆,虽然红色占大多数,但也就那么点儿,怎么了?”

    李牧又问:“那你知不知道最近有谁刚提了新车吗?”

    林琳说:“有啊,蔡正茂、耿洋刚一起接了两辆一模一样的法拉利f360-摸dena,都是红色,提了应该还没半个月。”

    李牧问:“这两个人分别是什么来头?”

    林琳说:“蔡正茂家里就是做进出口的,在燕京相当有实力,燕京这些凡是国内没有的进口豪车,基本上都是通过他弄进来的,至于耿洋,他是一个刚进圈子的小子,家里是暴发户,他老爹在冀南开了一家酒厂,出的那个叫什么酒来着,冀神老白干,这两年做的很红火,一年销售好几个亿。”

    李牧兀自点头,却忽然捕捉到林琳话中的一个关键词酒。

    回想之前自己去电视台接陈婉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开奔驰的小子对陈婉死缠烂打,据说家里就是开酒厂的,自己当时跟他发生过一点冲突,但事后也就没当回事儿,没想到这小子一直记着呢,他虽然不认识自己,但当天自己去接陈婉的时候,开的就是那辆gl8,肯定是记住了车牌号,这才有了今天赵康挨打的事。

    李牧心里怒不可遏,这个耿洋竟然玩的这么阴,这件事一定不能跟他善罢甘休!

    随即,李牧对林琳说:“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林琳刚想说那倒不必,结果话还没出口,李牧就已经挂了电话。

    气的林琳拿着电话跺着脚骂:“有没有礼貌,姑奶奶话没说完你就敢撂电话!”(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