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这下你满意了吧?
    李牧侧着身、并着腿才没让苏映雪看到自己身体的异常,钻进卫生间里,他连忙把自己脱了个干干净净,打开混水阀,温热的水便迅速倾泻而下,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水的热量传递到身体上,再加上体内血液里存在的酒精作用,反而让自己更觉得燥热难耐,李牧只能向右拧动混水阀,让水温稍稍凉了一点,凉了一点还不够,李牧不断地一点点把混水阀往右边拨,直到最后冲刷在自己身体上的水已经几近冰凉。

    一个冷水澡出来,李牧那股火气也只是稍稍被压制了下去,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正坐在沙发上专心用毛巾揉搓头发的苏映雪,李牧顿时发现刚才那个冷水澡白洗了。

    苏映雪歪着脑袋,瀑布般的黑发垂在一侧,和百年润发那个经典电视广告女主非常神似,李牧看得入神,苏映雪一抬眼,再次看到李牧那火热的眼神,不太自然的问他:“洗这么久,比我时间都长。”

    李牧与她四目相对,忽然间觉得好像体内那股火气忽然间转化成了前所未有的勇气,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苏映雪,迈步来到她的面前,苏映雪指着茶几上的手机,说道:“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了,姓陈……”

    话没说完,李牧忽然弯下腰去,双手一抄,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卧室里走,苏映雪啊了一声,还没顾得上说话,就已经被李牧扔在了床上,好在床垫足够有弹性,苏映雪被扔在床上,身体把厚厚的床垫压下几分,随后便被床垫弹起,这时李牧一下子扑了上来,不由分说就将她抱住,略带失控的强吻上去。

    这也是李牧第一次在苏映雪面前表现出雄性的强硬与野蛮,苏映雪并未反抗,只是被李牧这一连串的动作弄得有些喘不过气,她也喝了点酒,在酒精的作用下,她以往的矜持,已经被撬得有些许松动。

    李牧抱着苏映雪激吻,苏映雪的回应也愈来愈热烈,两人身上滚烫,烫的李牧一把就将身上的t恤扯了下来,胸膛挤压在苏映雪身上,隔着苏映雪那件薄薄的长袖打底t恤,撩的李牧眼都红了,如刚刚挣脱囚笼的野兽。

    李牧太怀念那种赤身相贴的触感,不由自主的双手伸到苏映雪纤细的后腰,指尖捻住她t恤的两侧下摆,一使劲儿,就将衣摆直接掀到了玉峰之上,淡紫色的bra一下子暴露在李牧面前,被它紧紧拖住的那两个冰肌玉脂的半圆也暴露在李牧的眼前。

    苏映雪没想到李牧忽然来了这么一手,不由自主的扯过被子一角挡在胸前,脸红如滴血般的嗔怪道:“不许使坏!”

    双峦美景一下被遮挡,李牧大失所望,但却并不气馁,捻着衣摆的双手立刻向中间的峰峦游走,同时低声在苏映雪耳边吐着热气:“我这不叫使坏,你上次说好要补偿我,今天我就连本带利都收了。”

    苏映雪听了,嘴里说自己并不是要这么补偿他,身体也如小蛇一般不停的扭动,借此来阻拦李牧不断向峰峦推近的双手。

    不过苏映雪怎么都不是李牧的对手,最终当李牧滚烫的手触摸到被布料包裹的半球之后,苏映雪再也无力回天了。

    李牧一手刚得逞,另一只手便本能的开始绕后包抄,在苏映雪背后的正中找到那关键的纽带卡扣,娴熟的按住纽带两端,轻轻一捏,咔的一声,卡扣应声解开。

    后防线被攻破,原本紧绷着贴身防御的整条防线顿时失去作用,苏映雪只觉得后背一松,下意识想伸手去补救,没想到李牧前兵早就虎视眈眈等着这一刻,当内衣失去紧绷的那一刹那,大手沿着底部直接抄入内部,一下便将一侧高地整个攻占。

    苏映雪的身体在这一刻几乎僵硬,但出乎李牧预料的是,她并没有激烈的反抗,只是不断喘息着,深情而又幽怨的看着李牧说:“这下你满意了吧?还不够补偿你吗?”

    李牧被手上传来的完美触感冲昏了头脑,轻轻一捏,随着苏映雪一声娇哼,他俯下身在苏映雪耳边说:“不够,不满意!”

    “你……”苏映雪神情有些慌乱,她喜欢跟李牧在一起,也喜欢他与自己亲昵时的万般宠爱,只是今晚自己已经拱手让出了太多,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必须及时把他拦住了。

    苏映雪双手抓住李牧放肆的右手,幽幽说:“每次跟你来这里你都得变了法的欺负我……”

    李牧见她的表情好像有些惊慌,整个人的动作也稍微停滞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苏映雪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

    苏映雪急忙坐了起来,对李牧说:“我去接电话。”

    说完,匆忙把衣服拉下来,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李牧一个翻身,大字型躺在床上,原本的气氛被手机铃声破坏殆尽,今晚看来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不过李牧也在心里安慰自己,好饭不怕晚,反正她都已经是自己的女朋友了,自己在那方面也不用太着急,急功近利怕是苏映雪也难以适应,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也得学着体贴小姑娘。

    苏映雪拿起电话时,气还没喘匀实,一看电话是表妹王欣然打来的,急忙平复了一下呼吸,这才接通电话。

    王欣然在电话里说:“姐,你在哪呢?”

    “我……在学校啊,怎么了?”

    王欣然说:“我今天去燕京电影学院的培训班上专业课来着,我妈说让我找你一起回家,我现在刚坐上去你们学校的公交车。”

    苏映雪诧异的问她:“姑姑让你找我回家?今天也不是周末啊……”

    苏映雪平时一般只有周五、周六会在姑姑家过夜,因为她家离得有些远,所以第二天早晨起床之后再从她家来学校有些不方便,今天周三,明天还得正常上课,她怎么忽然又让自己去她家了?她也没给自己打个电话,直接让表妹找自己,有些说不通。

    于是苏映雪只好先跟王欣然说:“你等我一下,我看看明天第一节课是几点的。”

    王欣然笑嘻嘻的说:“别看啦,我妈说了,让我一定把你带回去,所以就辛苦你跟我走一趟啦!”

    苏映雪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肯定拒绝不了了,只能无奈答应:“那好吧,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那你快点出来噢,我一共几站地。”

    苏映雪挂断电话的时候,李牧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问她:“谁打的电话?”

    苏映雪看了他一眼,见他身下鼓鼓囊囊的好不吓人,急忙扭过脸去不敢看他,嘴里说:“我表妹,说是要来学校找我,一起回家。”

    李牧诧异的问:“你姑又让你去她家啊?”

    苏映雪点了点头,依旧不看着李牧,说:“我先打个电话。”

    说完拿起手机拨回寝室,室友接电话之后苏映雪就问有没有人打电话来找自己,果然,室友说一个女人刚才打电话问她在不在。

    寝室里的座机简直就是家长查寝无法突破的屏障。

    苏映雪就猜是小姑给寝室打过电话,可能是发现自己没在寝室,就让表妹给自己打电话,还非让自己去她家里。

    无奈之下,苏映雪只好对李牧说:“我得走了,电影学院离这边挺近的,我妹一会儿该到了。”

    李牧躁动的心和身体都平静下来,哭丧着脸说:“你姑是干侦探的吧?”

    苏映雪见他一脸不满的模样,忍不住嗤笑一声,漂亮的眼睛看着李牧,皱着鼻子说:“你还一脸委屈了,那我怎么办?”

    李牧急忙上去抱住她,一脸认真的说道:“宝贝,今天只能这样了,下次我再好好补偿你。”

    苏映雪气结,在他背后轻拍两下,哼哼道:“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你。”

    李牧一边伸手去掀衣服,一边嬉皮笑脸的说道:“走之前再让我疼疼她俩……”

    “谁俩?”苏映雪一开始还诧异,随着李牧的手再次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她瞬间无言以对,红着脸急的直跺脚:“你怎么这么无耻……”

    再无耻,李牧还是得乖乖穿好衣服送她出去,原本李牧是想干脆开车送她和她表妹回去的,但苏映雪不敢答应,她怕表妹知道她和李牧的事情,表妹一向大嘴巴,过年肯定还要回海州去看爷爷奶奶,到时候要是当着家里人的面说漏了嘴,那自己这个年都不好过。

    李牧一听这原因,也就没法再坚持,不过好在从人大门口有直接到她姑姑家的公交车,交通很方便。

    李牧和苏映雪一起走到学校门口,苏映雪给她的表妹打电话时,她表妹说还有一站地,李牧知道自己不太方便出现在她表妹的面前,便在校门口跟苏映雪轻轻吻别,自己一个人索然无趣,干脆回了寝室。

    人大东门往南一点有一家小书店,此时一个长相可爱的漂亮姑娘正装作在书店门口的小摊上挑书,眼睛其实一直在盯着不远处校门口灯光下站着的苏映雪,这个女孩就是苏映雪的表妹王欣然,其实从苏映雪还没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到了,只是故意骗苏映雪说自己还有一站地,随后自己就找了这家书店猫了起来。

    这家书店的位置很好,而且在这里挑书的学生还挺多,校门口人来人往的,能够很好的把自己隐藏起来,而这里视野又很开阔,可以看到整个人大门口以及马路对面的情况,正因为如此,王欣然刚才惊讶的发现,她的表姐,竟然跟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手挽手从马路对面的天桥上过来,最让她感觉不可思议的是,那个男生在进校门前,还跟自己的表姐吻别了。

    天呐!

    王欣然感觉自己抓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新闻,这比去年的911还要让她震惊的多,自己那个聪慧漂亮、敏而好学的表姐,竟然谈恋爱了!这比铁树开花还要让她感到惊奇。

    这两天王欣然一直觉得爸妈有些不太对劲,老是背着自己嘀嘀咕咕的讨论什么,当自己到跟前的时候,两个人又装作没事人似的,一看就是有鬼,而她也故意想方设法的偷听了一点,虽然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但却捕捉到了表姐的名字,所以就猜出爸妈是在讨论关于表姐的事情。

    王欣然平时就古灵精怪的,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是脑子在其他事情上转的特别快,今天妈妈反常的打来电话,嘱咐自己一定要把表姐带回家,王欣然就觉得这事出反常必有妖,故意骗了苏映雪,提前到人大、躲在书店里一看,果然就被她发现了这个惊人的秘密。

    王欣然惊讶之余,也好奇起表姐那个男朋友,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搞定表姐这么一个爱无力的模范女生,她之前还一直坚定的认为,像表姐这种人,二十五岁之前肯定不会恋爱、三十岁之前肯定结不了婚,没想到人家隐藏的竟然这么深,才刚上大一就已经找好了男朋友,最要命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放得开,在校门口就和男朋友亲吻,真的是太胆大了。

    不过,如果王欣然知道李牧曾经是当着全校上万人的面,夺走了苏映雪的初吻,她可能也就理解,为什么苏映雪根本不在意和李牧在校门口接吻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也到了公交车开一站地所需要的光景,王欣然便从书店溜了出来,随后混在人群里往人大校门走去,人大公交车站本来就在东门南边,所以从这个方向走过去,她断定表姐绝对不会生疑。

    “姐!”

    苏映雪听见熟悉的声音,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瞅就看见了人群中的王欣然,笑着走向她,说:“今天上课怎么上到这么晚?”

    王欣然笑道:“这不是快艺考了吗,所以这段时间就得苦练专业课。”

    苏映雪问:“艺考是下个月吗?”

    王欣然点点头:“说是大年初九,2月20号。”

    苏映雪说:“那确实是没多久了。”

    王欣然问她:“你们放假到什么时候?”

    苏映雪说:“听说是三月一号开学,但学校还没正式下通知。”

    王欣然急忙说道:“我不管,你2月20号得来陪我考试。”

    苏映雪说:“可是那时候还没过十五呢,我怎么都得在家陪你舅舅舅妈、姥姥姥爷过完十五才能来燕京啊。”

    王欣然摇晃着苏映雪的胳膊,撒娇道:“我不管,你就得来,你不陪我,我心里没底,到时候要是考不上怎么办,我文化课最多能考四百多分,考不上电影学院我就没学上啦!”

    苏映雪今年是第一年出来上学,以前在家,春节和元宵节都是陪着家人过,除了爸妈之外,还有很多亲戚长辈,尤其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还都在世,如果真的大年初九之前就要来燕京,正月十五就没办法陪家人了。

    于是,苏映雪试着跟王欣然协商:“你让姑姑陪你不也一样吗,你外在条件这么好,表演上又有天赋,肯定能考得上。”

    王欣然噘着嘴说:“我就不,我不要我妈陪我,就要你陪。”

    “可是……”

    王欣然见苏映雪还不想答应自己,便立刻祭出刚刚才掌握的杀手锏:“你要是不陪我,我就跟我舅妈说你谈男朋友了!”

    苏映雪觉得,姑姑知道自己的事情之后,找自己谈话聊天都刻意避开妹妹,而且也答应为自己保密,肯定不会跟妹妹说这种事情,所以便以为王欣然是在故意威胁自己,于是就笑着说道:“想用诬陷来威胁我?你去跟她说呗,看她信谁的。”

    王欣然叉着腰哼哼道:“我可不是诬陷你,刚才我都看见了,你说,刚才亲你的那个帅哥是谁?”

    苏映雪表情一下子呆住了,片刻后才气呼呼的说道:“好啊你,臭丫头竟然耍诈!你是不是早就到了?”

    王欣然得意的说道:“也不算太早,就比你跟那个帅哥早了几分钟而已,不过几分钟也足够了。”

    说着,王欣然用一副谈判的语气道:“你要是答应我陪我参加艺考,我就保证不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怎么样?”

    苏映雪对她简直又爱又恨,但又只能妥协:“好好好,我陪你参加还不行吗!”

    王欣然立刻喜上眉梢,挽住苏映雪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这才是我的好姐姐,走吧,咱们去对面坐车回家!”

    苏映雪对她真是无可奈何,唯有摇摇头叹口气,和她一起回家。

    晚上的公交车人不多,姐妹俩选择最后面的角落里坐着,王欣然迫不及待的问她:“姐,那个帅哥是你同学吗?”

    苏映雪点了点头:“你不是看见他进学校了吗,还问。”

    “嘻嘻。”王欣然傻笑一声,又问:“那他是大几的?”

    “大一。”

    “哪儿的人?”

    “你有完没完了?”

    “快说嘛,这是我最后一个问题了!”

    “海州人。”

    “哇塞!你老乡啊!你俩是不是以前就认识?”

    “你不是说刚才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吗?”

    “这个才是,你快回答我。”

    “不回答!”

    “你俩是不是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你这早恋,恋的也太早了吧!”

    “王欣然你给我闭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