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买票上车的冲动
    李牧本来想约苏映雪中午一起吃饭,顺便把相册和相片给她,但没想到晚了一步,在图书馆看书的苏映雪被她小姑开车给接走了,李牧没能见到苏映雪,而苏映雪也特别想看看李牧那天究竟把自己拍成了什么模样,于是便跟李牧说,下午在姑妈家给妹妹补习一下功课,晚上可以出来跟他一起吃饭。

    于是李牧就跟她约好,晚上自己开车去她姑妈家把她接上,然后一起去三里屯吃西餐。

    李牧之所以约苏映雪去三里屯吃饭,主要是因为使馆区外国人多,所以吃喝玩乐都比其他地方更西方也更现代一些,这也是三里屯为什么日后会成为酒吧夜店聚集地的原因,除此之外,李牧也想去考察一下,现在三里屯的夜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等王胖子夜店的事成了,自己至少也是个股东,多少要关心一下。

    李牧揣着相册返回学校的时候,许嘉铭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加班。

    为了考验许家第三代子嗣的实力,许家老爷子第一次抛开对几个儿子的宠溺或成见,自己出钱给了这帮三代子嗣每人一笔资金,让他们尝试着凭借自己的实力去做一番事业,这笔钱怎么花,许老爷子有他自己的要求,第一是不能沾任何违反刑法的事情;第二是不能借用许家的资源和人脉;第三是不能用任何作弊的手段给自己的事业增资或者作假。

    类似许家这种人丁兴旺的大家族,家族中的掌舵人一般都不会在对待子嗣上有太过明显的偏颇,尤其是在面对年轻一代的时候,表面的公平公允还是有的,比如类似这种第三代子嗣之间的竞争,说是大家得到的钱都一样,谁也不许出手帮忙,但因为每个家庭的实力就有很大差距,所以这帮三代子嗣在资源人脉上,有非常大的差距。

    虽说老爷子不允许借用许家的资源、人脉。但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比如许嘉铭的堂哥许嘉华,他是许家二十到三十岁这代人里最受宠的,他爸爸是许老爷子第一任妻子生的长子,比许嘉铭的父亲大了十几岁。本身就极受老爷子的喜爱,而许嘉华又是他老来得的小儿子,三代子嗣里,几乎没人能跟他相提并论,而他拿到老爷子给的钱之后。什么也没做,就有开发商直接找上门来,主动邀他入股,这是他爸爸的关系,可是关系这种东西,又不是一纸契约,谁又说得清呢?

    竞争才开始一年多的时间,许嘉华成立的公司就已经通过一个楼盘,把手头的资金翻了一倍,而且这还只是估值。一旦这个楼盘焐热了再开售,实际到手的利润应该能达到200%。

    相比之下,许嘉铭就有些惨了,折腾了一年多,一个亿被他折腾到还剩下五千来万,差不多亏了一半。

    许嘉铭看好互联网,但手气却有点差,投了几家互联网公司,基本上都没能挺过a轮,原本01年初有人介绍他投资陈天乔。结果他到上海转了一圈,觉得陈天乔赌徒气质太明显,他不怎么看好,结果与现在正在暴露崛起之势的传奇失之交臂。

    从传奇上线到现在的情况。他的精算师告诉他,盛大这款游戏,预估年利润保守估计也是千万级。

    许嘉铭赶紧再找盛大,结果盛大那边也在传奇上看到了巨大的希望,开始不鸟他了。

    盛大在传奇成功之后的第一笔融资发生在2003年,那时候正是盛大跟《传奇》母公司韩国游戏商atoz闹到不可开交的时候。也是盛大当时的最低谷,那时候软银投资4000万美元占股24.9%,这个价格算是个抄底价,当初软银就是做好盛大跟atoz的争端无法调和的状态下投的这笔钱。

    由此可见,盛大如果发展的顺畅,也不会轻易让资本进入,传奇起步之前,前许嘉铭没敢上车,现在再想上车就晚了。

    眼看其他三代子嗣都在赚钱,唯独自己这点钱在不断缩水,许嘉铭也头疼得很,其实他也算是一个很懂经济和金融的人,但偏偏不懂互联网,却又选择在互联网行业押宝,所以他的失败也是情理之中。

    今天整个公司只有许嘉铭一个人在加班,倒也不是有什么重要的工作要做,只是他要在这里等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就是昨天自己拜托他帮忙查李牧情况的人,就在一个小时以前,他打电话来告诉许嘉铭,工商局调出的信息显示,李牧还有一家公司,叫做牧野科技,当听说牧野科技刚注册就立刻以五千万估值融了a轮,而且领投的是眼下正在开始崛起的百度。

    许嘉铭眼睛一亮,顿时就明白了陈泽昨天话里的意思,李牧的3321不准备拿来盈利,陈泽还说自己如果想摆脱泥潭,就要跟李牧交朋友,话里的意思肯明显,无非就是释放出一个信号:李牧可以帮到自己,看来他说这话的原因就是牧野科技了。

    至于牧野科技是做什么的,许嘉铭也没在电话里问,只是问了对方一句,牧野科技你了解多少?

    对方说只是弄了一个大概,正准备在电话里跟他汇报一下,许嘉铭直接说:“来我公司面谈吧。”

    于是,许嘉铭就立刻赶到公司,等待着那个朋友上门。

    差不多十一点钟的时候,一个和许嘉铭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快步走进他的公司,穿过外面的工位,直奔他的办公室走来。

    推开门,许嘉铭急忙站起身来,迫不及待的说:“宽宽,快坐。”

    被称作宽宽的青年人名叫秦宽,家里往上倒腾七八辈人都是燕京土著,家里在燕京虽然算不上家大业大,但胜在根深蒂固,各种渠道、消息极为灵通,算是许嘉铭圈子里比较奇葩的一个,按他的家境和背景,原本是铁定进不来这个圈子的,但他有极其灵通消息网,这一点对许多像许嘉铭这样的人来说用处极大,所以秦宽才得以融入到这个实力比自己高很多的圈子中来。

    秦宽在许嘉铭对面坐下,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出来,递到许嘉铭手里,说道:“这些是牧野科技的相关资料。”

    许嘉铭点点头,接过资料大概看了看,这才恍然大悟:“喔,贴吧原来就是牧野科技搞的。”

    秦宽说:“不只是贴吧,还有易听网,这个网站现在是国内排名第一的mp3试听下载网站,对了,据说贴吧很快就能超越各大聊天室和论坛,成为全球最大的华语社区。”

    许嘉铭眼睛一闪,追问一句:“有多快?”

    秦宽笑道:“非常快,就算牧野现在宣布贴吧已经成了全球最大的华语社区,相信也没人会出来反驳。”

    许嘉铭惊叹一声:“这么说来,估值应该远不止五千万啊。”

    “是啊。”秦宽说:“五千万是一两个月前的价格,现在估计至少两到三个亿,这是我托行业内的牛逼人士给出的中肯估值,其中有个人说,如果贴吧能够找到新的盈利模式,估值还会有溢价。”

    许嘉铭诧异的问:“贴吧这么厉害,没有广告收入吗?”

    秦宽笑了笑:“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从易听网到贴吧,都没有一条广告,两个网站都纯净的很,可能是牧野的人并不在乎广告收入吧。”

    许嘉铭问:“现在投牧野科技,有没有前景?”

    秦宽尴尬的说:“铭哥,现在不是考虑投他有没有前景的问题,而是人家让不让投的问题,从牧野科技没成立的时候,几家大公司都想投贴吧,甚至还有想收购的,都给了不止一封oer,但人家就只要了百度的钱,而且只给了百度10%的股份。”

    许嘉铭最近对互联网多少也有些了解,联系到贴吧的形式,再联系到百度的业务状态,许嘉铭心里也就懂了。

    “看来牧野科技要百度的钱,主要原因还是看重了百度的资源。”

    秦宽点点头,说:“铭哥你真是一语中的,业内人士评价牧野就俩字:精明,从创建易听网开始,那个李牧就把每一步都算计的非常细致了,一直到现在他每一步棋走的都非常好,尤其是融资,百度只占了10%,却给贴吧贡献了相当部分的用户和流量。”

    说着,秦宽给许嘉铭透露了一个信息:“现在大家都算着牧野a轮的钱还能烧多久,听说他们现在大肆扩充技术团队,而且也开始到处搞宣传推广,按照这个速度,再过一两个月就要融b轮了。”

    许嘉铭问:“感兴趣的有多少家?”

    秦宽笑道:“雅虎的一个哥们说,互联网行业现在能数得着的,基本都对牧野科技感兴趣。”

    许嘉铭一下子陷入沉默。

    他在心里算了笔账,百度两个月前投资牧野科技,五百万占了10%的股份,现在牧野科技的估值至少在三个亿,如果百度现在退出,五百万能变三千万,相当于翻了六倍,这个盈利速度,几乎前所未有。

    如果等一年之后,牧野科技的估值能到多少呢?不敢说每两个月都能在五千万的初期估值上翻几倍,但一年下来,在三亿的基础上再翻几番应该不是问题吧?那样的话就是奔着十亿去了。

    许嘉铭心里猛然涌上一股想要立刻买票上车的冲动,当即掏出手机给李牧打了过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