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眼光毒辣
    下午五点半,李牧来到张克轩几人入住的酒店,四人闲聊了一会儿,听叶天明他们说,张克轩的这个朋友名叫陈泽,家里相当不一般,老头以前是南苏省的高官,几年前调任燕京,进了部委,现在据说已经身居高位。

    不过陈泽为人一向很低调,也不像一些二代那样嚣张跋扈,只是这个人看人的眼光比较高,他瞧不上的人,基本上不会多接触,张克轩以前瞎搞摇滚的时候,就属于他眼里瞧不上的、不务正业的一帮人,不过现在张克轩好歹是搞出点名堂了,陈泽才算是重新待见他了一点。

    不过,据张克轩说,陈泽对李牧非常感兴趣,听到张克轩的介绍,他的声音甚至有些欣喜,直接在电话里说:“把你这个朋友一起请过来吧,大家认识认识。”

    李牧虽然不认识陈泽,甚至还没见过面,但听这意思,也猜出对方大概是看着3321这面大旗才会对自己感兴趣。

    六点出头,张克轩接到一个电话,随后便站起身来,对李牧说道:“咱俩走吧,车来接了。”

    李牧点点头,告别了其他三人,跟张克轩一起出了酒店房间,张克轩一出门就戴上了一个口罩,两人到了楼下,一辆宾利雅致已经停在门口,副驾一个男人见到两人,上前问了一句,确定了张克轩的身份之后,便邀请两人上了车。

    李牧坐在这辆崭新的宾利雅致里,心里有些犯嘀咕,01年宾利刚刚进入华夏,现在买这辆车,几乎要拿五六套燕京房子去换,而且还得是三居的,那个陈泽既然家里有人在朝中做官,不应该这么高调才是。

    不过李牧也没多问,坐在车里,任由汽车载着自己到了亚运村附近的别墅区。

    在燕京待过很多年的李牧心里明镜似的。亚运村这边的别墅,是未来燕京最贵的别墅区之一,因为它离市里足够近,后世那些所谓的豪华别墅都在远郊。价格跟这里的别墅没法比。

    汽车直接开进了一栋别墅院内,进来的时候,李牧瞧见了路边两侧已经停了七八辆各式豪车,在院子里隐约能够听见屋里传来的音乐声,一下车。李牧就听出那音乐是当年,也就是现在这个年代非常火爆的diso舞曲,名叫penguins-game,这首歌直面翻译是《企鹅舞》,但却被广泛用来跳一种叫《兔子舞》的士高舞蹈。

    “let!let!日ght!日ght!go—turn—a肉nd,go!go!go!”

    几近洗脑的节奏和歌词让李牧忽然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复古怀旧风。

    副驾驶的年轻人用对讲机喊了一声,很快,房门打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伴随着陡然提升的音浪来到了两人面前。

    “泽哥。”张克轩很是礼貌的跟来者打了个招呼。对方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看向李牧,问张克轩道:“这就是你说的李牧了吧?”

    张克轩点点头,急忙给李牧介绍:“李牧,这就是我说的泽哥,陈泽。”

    李牧礼貌的跟陈泽握手问好,同时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了七八岁的年轻人,长相不错,颇有一股硬朗的气度。身材健壮,只穿一件t恤出来的他,上半身肌肉的线条非常明显。

    陈泽没有跟两人客套太多,只是跟张克轩说:“今天过生日的。是我在燕京认识的一个妹妹,接你的车还有这套别墅都是她们家的,你们刚火起来那会儿,她知道我也是金陵出来的,就一直追着我问是不是认识你,我说认识。她就一直想让我撮合你俩见一面,她可是你的粉丝,待会儿要是有什么不理智的,你多迁就着点。”

    张克轩轻轻点了点头,陈泽又带着几分客气的对李牧说:“李牧,待会进去你别拘谨,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一下。”

    “好的。”

    李牧和张克轩跟着陈泽进了别墅大门,一进去就发现,整个一百多平米的门厅连带客厅都被布置成了跟酒吧夜店差不多的样子,里面大概有一二十个年轻男女,有人在喝酒聊天,有人在中间空出的舞池扭动身体,三人一进门,一个正在舞池中央的女孩便尖叫着朝着三人跑了过来,一到跟前就直接站在张克轩面前,抬头看着他问:“你是克轩吗?”

    张克轩点了点头,找下口罩笑道:“是我!”

    “啊!真的是你!”女孩激动的一把将张克轩抱住,随即舞池里面另外几个女孩也都跑了过来,一个个惊讶又惊喜的样子,看起来真是张克轩的粉丝。

    没办法,谁让他在简单计划里是主唱,又是颜值担当,简单计划里的粉丝,基本上绝大多数都是迷恋他一个人。

    陈泽给张克轩介绍了一下,那个第一个疯狂扑进他怀里的女孩名叫杜薇,就是今天过生日的女孩,剩下的几个,都是杜薇的闺蜜和姐妹。

    这几个狂热的女粉丝围着张克轩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还招来朋友帮他们拍照,陈泽拍了拍李牧,指着舞池旁边的吧台,说道:“走,咱俩去那边坐会儿。”

    李牧点点头,陈泽扭头对张克轩说:“我跟李牧去吧台坐一会儿,你感兴趣的话待会过来。”

    张克轩点了点头,虽然也很想去,但又实在是走不开,毕竟眼前还围着几个女孩,其中一个还是今天的东道主。

    陈泽和李牧来到吧台前,对吧台里的年轻人说:“小四儿,倒两杯啤酒。”

    说完,恰好刚才那首《penguins-game》放完了,便对李牧说:“稍等我一下。”

    来到dj跟前,陈泽跟对方耳语了一下,随后对方递给他一个麦克风,陈泽拿着麦克风对众人说道:“大家注意一下,我说个事儿,克轩现在是公众人物,所以大家不要乱拍照,更不要胡乱往网上传,让几个姑娘跟他合合影,其他人就别瞎掺和了。”

    周围十几号人纷纷点头,看得出陈泽在这个圈子里还是很有威信的。

    李牧心里对陈泽的印象上升了一个档次,他能够顾及到张克轩是公众人物,也能想到他参加这种活动要是传出去多少会成为负面新闻,所以提前打过这个招呼,是对张克轩的一种保护。

    陈泽重新坐回吧台时,啤酒已经摆在他的面前,他端起一杯,对李牧说道:“李牧,久仰你的大名了,3321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在想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想出这么一个名利双收的好创意,后来看了燕京台的报道才知道,原来你还是个大学生,真是了不起。”

    两人碰杯喝了一口,李牧放下酒杯谦逊的说:“其实3321无非就是歪打正着,没什么了不起的。”

    陈泽看着李牧,微微一笑说:“你做了3321又一分钱不从中赚取,而且3321从开始到现在走的每一步都透着非一般的智慧,说这是歪打正着,我是不相信的。”

    说着,陈泽又道:“真没想到你跟克轩竟然认识,你们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李牧说:“今年七八月份。”

    陈泽点了点头,说:“他们那个乐队好像也是七八月份开始渐渐出名的。”

    说着,陈泽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以前一直瞧不上他,不务正业,明明就没那个实力和天赋,还非要去玩什么摇滚,看在我俩是发小的份上,我才勉强把他划入了点头之交的范畴,不过真没想到,他竟然真能在音乐上面搞出点名堂来,听到他们那几首歌,我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看人的眼光来了。”

    李牧暗暗惊叹,陈泽看人的眼光应该是比较老辣的,张克轩他们几个,在没有遇到自己之前,确实可以算得上是标准的不务正业,四个人也确实没有走这条路的天赋,遇到自己之后,自己凭借那几首后世的金曲,才让他们从平庸中走了出来,有了今天这幅局面。

    “其实克轩在音乐上的天赋还是很不错的,他们那几首歌,可以说每一首都是当下的大热门。”

    李牧尝试着替张克轩找了找场子。

    陈泽说:“这就是我纳闷的地方了,我只是怀疑我自己看人的眼光,但到现在我也不确定自己百分百看错了,因为我总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李牧好奇的问:“什么猫腻?”

    陈泽淡然一笑,说:“我见过不少忽然开窍的,但没有开的这么彻底的,塞纳之所以能成为公认的车神,那是因为他从少年时期就开卡丁车,有极好的基础,但是,我没听说过哪个人昨天在街上开车还跟新手一样生疏,第二天就娴熟的玩起漂移来了,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猫腻?”

    李牧心说这家伙竟然一下就看到了事情本质,他直接看出张克轩以及简单计划的其他人,很难一下子写出那四首当红歌曲,只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实质性证据,否则稍微让他抓到点蛛丝马迹,他就能确定简单计划的走红背后,肯定有一个偷天换日的大内幕。

    于是,李牧没有接他的话聊,而是从他话中捕捉到了一个信息,笑着问道:“说起塞纳,你也喜欢f1?”

    陈泽眼中一阵光芒闪动:“此生挚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