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清水衙门的苦楚
    王建设看着进来的中年人,脸色一下子有点难看。

    “沈东,今天星期天,你怎么跑学校来了?”

    被称作沈东的中年人玩味的一笑,说:“我好歹也是咱们学校的副校长,许你星期天待在这里,就不许我来转转了?”

    说完,沈东看了看李牧三人,想努力判断出到底谁才是传说中的那个金主。

    刘念他认识,去年西兰中学高考第一名,胡正道在他眼里看起来不太具备金主的气质,赵子秋长得漂亮极了,虽说让人眼睛深陷其中拔不出来,但沈东也不是个傻子,大老远从燕京来送钱的人,肯定不会是一个女孩子。

    唯有李牧,看起来有点意思,称得上是仪表堂堂、器宇轩昂。

    认定了李牧是金主,沈东大步走到李牧跟前,伸出手来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沈东,西兰中学副校长。”

    李牧虽然看出王建设跟他有些不对付,但毕竟自己不知道他们的根底,再加上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便跟他握了握手,淡淡道:“你好,我叫李牧。”

    沈东没看过燕京电视台的报道,其实西兰中学大部分人都没看过,他们只是听说,后来这个消息传得越来越广泛,大家也都只是知道刘念在燕京上大学的同时做家教很赚钱,一个人比他全家赚的还要多,但具体是怎么赚来的、以及通过什么平台赚来的,基本没人知道。

    这年头,信息还是很闭塞,不像互联网和手机互联网普及之后,再偏僻的地方,资讯新闻的接收速度也不会受影响。

    沈东也是听学校的老师闲聊,听说了在燕京上学的刘念跟学校联系了,说有个什么公益组织的人,要过来给他们高三年级的贫困生捐款,而且据说是差不多两百来人。一人有一千块!

    粗略的一算,这笔捐款就有二十来万!

    对西兰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来说,教师的薪资水平几乎是在全国县级中学都要垫底,沈东都副校长了。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勉强能到六百块,他姐夫名叫黄振,在县教委做主任,一个月也才能赚一千出点头,二十多万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沈东昨晚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刻到姐夫家跟他汇报了一番,他姐夫虽然是县教委二把手,但一听说二十来万的捐款,也都惊的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换一个沿海县城的教委二把手,一年轻松捞几十万,但对西兰县来说,他这个二把手除了工资比普通职员稍微高一点之外,其他的屁大点好处都没有。

    经济过得去的地方,教育体系是绝对的肥差,随便哪个重点中学的名额也能值个几千上万。但在西兰,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招不满学生,原因很简单,失学率高,以往每年夏天都得派老师下乡去学生家里劝学,哪有学生家长拿着钱来找他们求学的好事情?西兰几所中学的教学质量都比较差,更不存在什么倒卖名额的事情。

    别说这些收入基本为零,就连大部分教委、学校经常倒腾的英语报、教辅教材这种赚小钱的手段,西兰县教委都玩不起来,以前也曾经有人来推销过。说是如果能让学生订英语报,一个月十八块钱,给教委领导返利五块,可是西兰县愿意花十八块钱一个月订一份英语报的学生。算一算连一百个都没有,学校也不敢强制要求,因为实在是贫困生太多,就算家庭勉强过了贫困线,也不愿意花这份钱。

    再加上整体经济水平底下,上级几乎没有什么拨款。所以,在西兰县,教委这样的肥差,硬生生因为穷,混成了一个清水衙门。

    教委一把手和黄振这个二把手,从上世纪末就开始盼着上级能给教委批一辆配车,免去每次外出开会都要挤破旧公共汽车的辛苦,但硬是从上世纪判到了两千年,又盼到了2001年底,这几年来,他们的标准也一降再降,开始还想要台新桑塔纳,后来是神龙富康,现在,是做梦能希望能有一辆二手桑塔纳,哪怕再旧再破,也比挤公共汽车要强。

    但上级部门一直在拒绝,一开始说没钱,后来说没闲车,再后来,就说是没多余的资金给县教委配司机,最后一把手让黄振去学个驾照,以后俩人一起出去开会或者考察的时候,他来当司机,黄振一咬牙去了,学完回来,上级部门又把理由倒回去重来一遍,没钱,没闲车,县教委自备司机也不行,最后被他们磨烦了,上级部门批示,如果县教委能找到社会赞助、自食其力添置一辆车,就每月批他们一千块钱用车补贴。

    上级的批示把黄振和一把手气的在办公室里一齐骂娘,怎么到了西兰县就什么都不受待见?教育部门好歹是民生基础,连他妈一辆配车都没有?人家公安、供电、自来水、税务、工商,哪个部门领导没配车?说白了还是穷,穷到骨子里之后,教委这种部门在百姓眼里压根连个屁都不算。

    清水衙门,油水没有,苦水一大堆。

    穷了这么久,他们也没见过几毛钱捐款,就前两年有大城市的人开着车队给送来一大堆旧衣服,教委紧着自己职工先挑,挑完了剩下的分给了各个学校,除此之外,一点外来的钱和物资都么见过,忽然听说有人要来这里捐二十万,黄振心里早就激动疯了。

    他立刻跟住在一栋楼里的一把手请示了,俩人碰一起一合计,统一了一个目标:“二十万捐款要想办法截下来,截下来教委今年年底之前就能添一辆新车了,崭新的桑塔纳十二、三万,上级一个月还多给一千块钱用车补助,教委就能鸟枪换大炮,把十一路和自行车淘汰成四轮小轿车了。

    所以黄振这才把沈东给派了过来,星期天就在学校盯着,看看金主什么时候过来,只要来了,立刻一个电话打到黄振家里,黄振立刻就蹬自行车过来,说什么也得连蒙带骗的,让金主把钱捐到教委手里。

    沈东没忘记自己打头阵的任务,直接搬了个凳子坐在了李牧的对面,笑嘻嘻的套着近乎:“李老板在燕京一定有很大的产业吧?你能来咱们西兰县捐助学生,真是我们西兰县的运气啊!”

    李牧皱眉看着沈东,觉得这家伙说话有些古怪,他是西兰中学的副校长,从正常角度来说,他说这种话,不是应该以“咱们西兰中学”这样的语气说出来才对吗?为什么会用“咱们西兰县”这种奇怪的说法,自己来之前就让刘念明确跟学校领导说了,他们是代表3321,来给刘念的母校搞助学捐赠的,只捐这一所学校。

    虽然心里觉得有点诧异,但李牧也没多说,至于他询问自己在燕京有没有大产业,李牧也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客套的应酬一句:“这都是应该做的。”

    沈东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李老板是有所不知啊,咱们西兰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全县境内小学、初中、高中加起来几十所,每一所都困难的很,尤其是乡下的小学,哎呀,那真是苦的没法形容,有些村小学教室连最基本的遮风挡雨都做不到,可怜那些小学生都还不到十岁……”

    李牧心里更觉得诧异了,沈东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让自己也给乡下的中小学捐点款?他作为西兰中学的副校长,操的可是县教委副主任的心啊。

    李牧没想到的是,沈东操的,还确实是县教委副主任的心。

    他还没回应沈东的话,王建设便透着一股子戏虐的说:“沈东,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你要跟你姐夫的职位对调啊?是不是明天周一你就要去县教委报道、做副主任去了?”

    沈东表情立刻阴沉下来,冷冷道:“王建设,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

    “难听吗?”王建设知道沈东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李牧带来的二十万,是要捐给高三困难学生的,他作为校长,心里太清楚不过这二十万对这届高三学生能带来怎样的影响,一人一千块,对高三学生来说能解决的问题太多了,说不定明年高考的时候,考上大学的人数会比今年多一倍,这种时候,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沈东和他那个姐夫一起来窥视这笔助学捐款。

    沈东瞪了王建设一眼,说:“难不难听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也五十岁的人了,熬几年退休了,我劝你在退休之前,眼界也稍微开阔一些,西兰中学条件是咱们县最好的了,你不能因为西兰中学还说得过去,就觉得咱们县所有的学校都说得过去,你抽空去那些村小学看看,你看看……”

    “我看你奶奶个腿!”王建设一拍桌子,怒喝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现在就把话放在这,你想都别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