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嫌你脏
    按下接听键,孙坦便在电话那头说:“李牧吗,我是孙坦。”

    李牧语气不冷不热的说道:“噢,孙学长,有事吗?”

    孙坦听到李牧的语调有些不太对劲,大概也猜出对方此刻有意跟自己保持距离,现在他也不再奢望李牧能继续之前跟自己达成的约定,刻意放低了几分姿态,说:“李牧,兄弟现在遇到点麻烦,你要是能伸手帮兄弟一把,兄弟以后一定涌泉相报。”

    李牧心里冷笑,嘴上却问:“孙学长,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孙坦急忙说:“我想入股3321!”

    说完,孙坦生怕李牧误会,急忙又说:“你放心,我拿现金入股,你说个估值,我以你的估值,入股30%!”

    孙坦现在是没有办法了,堂大伯隐晦的透露过,助学帮打着助学的幌子坑蒙拐骗、拿学生当赚钱工具,被新闻媒体曝光之后,人大的声誉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因为之前孙永还刻意支持过助学帮,并且调动校方的资源帮助学帮发展壮大,所以眼下搞的孙永也很被动。

    人大的声誉受到影响,整个校党委都大为震怒,自己虽然是副院长,但论资排辈,上头还有党委书记、常务副书记、副书记、校长、常务副校长,这好几座大山,现在这几座大山都要求学校彻查助学帮事件,孙永也只能从中斡旋、争取,他预料的最好结果,是保住孙坦的学籍,记大过。

    孙坦如果被人大开除,那家里人给他规划的政治路线基本上也就提前宣告破产了,退一步说,就算是记大过,也会对他带来非常大的影响。

    孙坦从小到大没有任何被记进档案的人生污点,眼看大四最后一年如果挨一个大过处分,那将来试图进部委的时候。政审就有硬伤,这东西非常恶心,在体制外混倒是无所谓,但是在体制内混的话。会被人惦记一辈子。

    全家人都在为孙坦的事情想各种解决办法的时候,孙坦自己找到了一条解决之道,那就是李牧搞的3321,他觉得,如果自己能够入股3321。借助3321这个项目,一定能让学校网开一面。

    虽然现在学校都还不知道3321的具体情况,但孙坦一直在关注,今天中午他在3321上看了两三个小时,发现了3321惊人的成交比例和惊人的竞拍价格,立刻就意识到,3321这架庞然大物,已经加速并且抬起前轮了,随时都会冲天而起,现在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孙坦也把3321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爸妈。没想到他的爸爸听完之后眼睛放光,亲自看了3321网之后,就给了孙坦一句话:“无论如何,都要入股3321,即便是千万估值也在所不惜!”

    孙坦的爸爸敏锐的意识到,如果孙坦能搭上3321这条线,事情就会发生大逆转,一旦3321火起来,入股3321不但能帮他解决眼前的危机,而且还会成为孙坦日后的政治资本。

    于是。孙坦才给李牧打了这个电话。

    李牧此刻太明白孙坦的诉求了,对于他来说,现在应该是走投无路的时候,正需要一个强大的护身符。眼下他能找到的最合适的护身符,就是3321了。

    但李牧绝对不会让他入股3321,无论多少钱。

    有些东西,对李牧来说是信仰,就算信仰本身值再多钱也无妨,他还有其他赚钱的方法。所以他要保证信仰的纯净。

    于是李牧便在电话里回复孙坦:“不好意思孙学长,这个忙我帮不了你。”

    孙坦脱口说道:“五百万估值如何?你只要点头,一百五十万现金立刻送到你手上!”

    李牧丝毫不为所动,甚至都没有经过片刻的犹豫时间:“不可能的,不好意思了孙学长,我不能让3321受到任何负面的影响,助学帮这件事在学校和社会上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两者之间不能有任何联系。”

    李牧话说的虽然有些委婉,但孙坦听明白了,用最直白的话来说,就是李牧不愿意自己脏了3321。

    助学帮的事情一被曝光,确实太脏了,社会对高材生的普遍认知是天之骄子,认为校园就是高材生们圣洁的象牙塔,但没想到的是,在高校中,也有社会上那些肮脏龌龊的事情,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脏!

    就好像一个美若天仙、看起来冰清玉洁的美女,忽然被爆料曾经在某夜总会做过小姐一样,没别的,就是脏,一个脏字,就能抹杀掉她辛辛苦苦经营的一切光环。

    被李牧这么嫌弃,孙坦心里愠怒不已,但嘴上却咬了咬牙:“李牧,别的话不说了,八百万估值!”

    孙坦即便是到了这种境地,还在低估李牧的价值,他觉得对李牧这种大学生来说,五百万估值就已经够他做梦都笑醒了,没想到他不答应,老爸给了一千万估值也要上的保证,可他偏偏要跟李牧讨价还价,没别的原因,就是生性如此。

    李牧依旧拒绝的毫不犹豫:“孙学长,我最后再说一遍,3321的股份,我不会出售一丝一毫。”

    “妈的一千万行了吧!”孙坦急了,脱口说道:“30%股份,你点头就能拿到三百万,够你花半辈子了!一个小网站的30%股份而已,就能换回三百万,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李牧语气有些冰冷:“我说了不卖,你就别再浪费口舌了。”

    孙坦火冒三丈:“李牧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牧冷笑一声:“你端来的酒,敬酒罚酒我都不吃。”

    说完,李牧便挂断了电话,同时心中感叹,有些人就是天生带着几分莫名的骄傲,就算是求人都求的这么不真诚,在李牧看来,孙坦现在的处境这么危险,换一个人,为了抓住救命稻草,怕是跪地磕头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可他倒好,死到临头还要再装一发。

    赵子秋问李牧:“怎么了?跟谁起争执呢?”

    李牧便说:“一个傻逼,三观有问题。”

    赵子秋好奇的问:“三观怎么有问题了?”

    李牧撇撇嘴:“自己都他妈掉粪坑里爬不上来了,还指望开澡堂子的人能救他,再把满池清水给他来洗干净,三观还不够畸形吗?”

    赵子秋嗤嗤一笑,问李牧:“你就是那个开澡堂子的呗?”

    李牧笑着说:“打个比方而已,别当真。”

    ……

    孙坦家在燕京扎根的时候,还是共和国刚成立那会儿,他的爷爷从抗日打到抗美援朝,从朝鲜战场回来之后,便在最早的燕京卫戍区担任军官,虽说没有到达官显赫的地步,但也算是给孙家打下了稳定的根基。

    到了孙坦父亲这辈,家里就没再有人参军,孙坦的父亲孙连庆在大学毕业之后先是在燕京一所中学做老师,随后在几所中学做过校长,三十五岁进了燕京市教委一干就是七八年,现在是市教委委员会的委员。

    母亲郭月琴是个成功的商人,当初丈夫做校长的时候,她便开始做教辅起家,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出版公司,教辅市场火爆、利润空间很大,但深受教委管控,没关系的人根本触及不了,但郭月琴的出版公司资质很强,不但自己出教辅教材,就连各地其他出版公司为了成功出版,都要借她的公司来运作,现在公司账面的年收入轻松可达千万量级。

    孙连庆这一点很聪明,他从不受贿也不贪污,只是早早把老婆带进了教辅这个潜力巨大的行业,现在教委的人虽然有不少眼红郭月琴的公司在教育体系赚大钱,但偏偏也都无可奈何,郭月琴做教辅的时候,孙连庆都还没进教委,你说他利用工作便利给家人提供资源,这也站不住脚啊。

    而且,眼下孙连庆跟教委一把手的关系正在蜜月期,可谓是领导的心腹,四十多岁又作风廉明,孙连庆的政治生命还正处于旺盛期。

    正因为孙连庆扎根教育行业多年,他才能看到3321中蕴含的巨大潜力,一千万的估值说起来有些吓人,但他却明白,3321的价值远不止这些。

    孙坦被李牧无情拒绝之后,一脸愤恨的走出房间,客厅里,孙连庆刚抿了一口茉莉花茶,见孙坦悻悻走来,便把茶杯缓缓放下,头也不抬的说:“怎么,被拒了?”

    “嗯。”孙坦恼火的骂道:“那个家伙心太黑了,估值一千万都不为所动,还他妈嫌我脏!”

    孙连庆面无表情的说道:“意料之中,十**岁就能做出3321这种项目的人,他的格局远不是你能想象的。”

    “那怎么办?”孙坦急了:“爸,大伯说校领导要求一个星期内出调查和处理结果,下周五是最后期限了。”

    孙连庆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孙坦一眼,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早就跟你说过,大学四年你给我好好做人,我让你在学生会占一席之地、让你搞个助学项目参选十佳大学生,是为了你毕业后的前途考虑,你呢?反而要靠那点助学项目赚钱,真是没个出息!”

    孙坦一脸委屈的说道:“我不是想自力更生吗……”

    “放你的屁!”孙连庆脸上挂着几分怒色:“这时候还在给自己找理由、找借口!既然你想自力更生,为什么靠助学帮赚钱的事情还瞒着我跟你妈?你妈一个月给你三千块钱生活费加零花钱,我看你哪个月也没少要!”(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今天依旧三更保底!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