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服再来找我
    李牧顺着足球踢来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见一脸懊恼的章庆。

    这时,飞过去的足球落在跑道另一侧的围墙上弹了回来,力道已经小了许多,李牧伸手接住弹过来的足球,与章庆眼神交锋,冷着脸问:“这球是你踢的”

    章庆咬牙切齿,必杀一击没得手,让他很是恼火,仰着下巴嚣张的对李牧说:“就是老子踢的,怎么了”

    李牧冲他招了招手:“来,你过来。”

    章庆夸张的撇嘴耻笑,随后看着身边的队友,大言不惭的说道:“弟兄们,听见没这孙子让我过去”

    “哈哈,去就去,装什么逼,咱们还能怕他不成”之前给章庆传球的小子冷笑着说:“走啊弟兄们,一起去看看这位爷想干嘛”

    李牧单手托着足球,一脸厌恶的说道:“行,让你们一起。”

    健身房里泡了两个月,李牧虽然没把握以一敌多,但真打起来,他也有把握抓住一个死磕到底。

    章庆带着四个人气势汹汹的向着李牧走了过来,李牧单手托球,另一只手伸进兜里抓住了自己的钥匙。

    原本自己只有两把钥匙,寝室大门一把,柜子一把,不过今天刚租了房拿了钥匙,大门和楼宇门都是十字齿的大钥匙,李牧在口袋里将四把钥匙的钥匙尖扣在五指缝间,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操场上人本来就多,一看这边因为踢球闹起来了,不少学生都往跟前凑了凑,想看看是不是会动手,毕竟一边只有一个人,另一边有五个。这要是打起来,想必也有意思。

    章庆此刻一腔怒火只想发泄,眼看李牧还这么嚣张。心里便只记得一件事,那就是好好教训教训他。把自己丢的脸找回来。

    人多势众,章庆来到李牧面前,咬牙切齿的问:“老子来了,你想怎么着”

    “我”李牧呵呵一笑,掂了掂手里的球,说:“球差点踢到我,你问我想怎么着”

    章庆冷笑几声,走上前一步。一把推在李牧的左肩:“老子故意的,怎么着你打我啊”

    李牧点了点头:“好好说话,别跟我动手动脚的,我也懒得跟你这种人废话,现在道歉,道完滚蛋”

    “我草你个妈的,老子给你道”

    章庆说着就想再伸手去推李牧,话没说完,李牧左臂忽然用力,直接把足球砸在了章庆的鼻子上。一下子就把章庆的鼻子砸的一阵剧痛,紧接着又是一阵巨酸,本能的弯下腰去。血就顺着两个鼻孔流了出来。

    章庆的几个队友看傻了眼,万没想到李牧竟然先发难了,眼看如此,那个石头本能的骂了一声:“草你妈,弟兄们干死他”

    那石头说着就抬脚要踹向李牧,这时候李牧心里用上一股狠意,藏在口袋里的右手忽然抽了出来,四把钥匙的尖如同指虎一般,钥匙柄被他牢牢攥在拳心。猛地一拳就砸在了石头的大腿上,李牧这一拳用了十足的力。直接把两把十字齿的钥匙扎进了他的肉里。

    虽然扎的不深,但也是一阵剧痛。石头一个不稳摔倒在地,白色的皇马队短裤立刻被鲜血染红,这一下疼得他呲牙咧嘴,抱着大腿哀嚎不停。

    其他几人没看清怎么回事,此刻已经冲到李牧跟前,一个高个小子斗大的拳头直奔着李牧的面门砸来,李牧慌忙伸出右拳去挡,对方没反应过来,看李牧比自己矮了半头,还以为他是螳臂当车,但万没想到,他的指缝里还有带着血的钥匙

    两拳相对,李牧的右臂被巨大的力道震得发麻,不由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两拳相对时如此大的力道,李牧都有些扛不住,更何况以肉敌钢的对方。

    此时他的脸已经完全扭曲了他的拳面直接砸在钥匙上,遇到钥匙尖时发生了一点侧偏,相当于他生生是把手指的皮肉骨头送给这四把钥匙活啃,皮破了、肉烂了,连指骨都受伤了。

    李牧这四把钥匙都开荤了,每一个齿上都挂着那个高个的血肉。

    鼻酸到几乎昏倒的章庆刚回过神来,愤怒冲昏头脑的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刚才自己两个同伴身上发生了什么,直接飞奔着冲向李牧,结果被李牧瞅准了机会,右拳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这一拳力道很足,又有钥匙做的指虎帮忙,直接把章庆打的胃里直翻腾,浑身上下更是一点劲都使不出来。

    李牧见章庆的身体已经在自己面前躬成了一只扭曲的扒鸡,抬腿一脚就把他踹倒在地。

    眨眼功夫,三人倒地见血,剩下两人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虽说他们有点混、有点痞,但好歹是大学生,真打起架来,比外面的初中生还不如,本以为也就是动动拳脚,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狠,招招见血。

    再看李牧的右拳,指缝中四把血淋淋的钥匙尖,把那两人吓的连连后退。

    章庆倒在地上,仰视着面无表情的李牧,心里真的怕了。

    从来没在人大见过这么打架的主儿,他觉得自己就是这学校里很厉害的人物了,但怎么都没想到,这家伙以一敌五还敢先动手,而且下手这么狠

    另外两个挂了彩的家伙也被李牧这股狠劲吓住了,躺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李牧一步步的走到三人跟前。

    围观的学生也都傻了,真牛逼,在人大校园里,谁也没见过这样打架的,而且是以少胜多,百分百的逆转让所有人跌破眼镜,同时也都记住了李牧的脸,心里暗暗告诫自己:这是个煞星,太他妈狠了,以后离他远点。

    李牧站在章庆眼前,脚下就是章庆踢的那个足球,李牧一脚踩住,脚面和足球距离章庆的脸只有二三十公分,章庆吓的浑身发抖,生怕李牧这个时候一个大脚朝着自己的脸开过来。

    李牧带着几分戏虐又带着几分狠辣的看着章庆。看出他眼神中的恐惧之后,李牧忽然狞笑一声,猛然抬脚做出要开大脚的架势。章庆吓的闭上眼、双手捂脸嗷嗷直叫:“哥你别冲动,我错了。我错了哥”

    “这他妈还要你说我难道不知道你错了”

    章庆急的还想说话:“哥,我”

    李牧懒得听他废话,右腿眼看就要发力,章庆吓的捂着脸尖叫,操场上其他围观的人也是本能扭过脸去,却还是忍不住用余光盯着李牧脚底的那颗足球。

    谁也没想到,李牧只是轻轻用脚尖捅了那颗足球一下,随即。足球轻轻在章庆的手背上弹开。

    章庆本以为这下肯定力道十足,但做梦也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柔,下意识的睁开眼,正好看见李牧俯视他时的戏谑笑容。

    “今天到此为止,如果不服再来找我,金融系大一三班李牧。”

    话说完,李牧迈步就走,围观的人已经大几十号,李牧扒拉开傻愣着看自己的几个小子,大摇大摆的回了寝室。

    除了钥匙见了血。李牧自己没挂彩,不过右臂在跟那人对了一拳之后到现在还有些麻,自己都如此了。可想而知对方是个什么情况,不过李牧也没往心里去,今天这场架说破天自己都有理,章庆蓄意用球踢自己,理论时又仗着人多先动手推人,然后是五个人一起上跟自己一个人打,就算是他们恬着脸去教务处,自己也毫不担心。

    不过李牧也是想多了,章庆这帮人绝对不敢把事情闹到校方去。这几个家伙在人大还是很出名的,这次在操场上主动找别人麻烦。最后被人打成那个逼样,在操场上闹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跑去校方那里告状,以后在人大可就真没脸混了。

    没等李牧回寝室,操场上发生的事就已经在人大传遍了,很多高年级的人都听说今年财金学院来了一个叫李牧的牛逼猛人,一个人就把章庆他们三个游泳队的放倒了,还他妈个个见血。

    李牧回寝室之后,没把这件事情告诉606寝的弟兄,只是在心里盘算,身体还是不够强大,下次得买个正经的指虎随身带着。

    不过,李牧虽然在这件事情上非常低调,但八卦还是传的到处都是,当天晚上就有人在校园论坛上发帖,把今天的事情情景再现了一遍,孙坚在网吧闲逛论坛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帖子,点开一看顿时惊了,急忙下机回寝室,把李牧以及其他人都从床上叫了起来,当众向李牧求证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李牧也没否认,孙坚和其他弟兄却不乐意了,大家都说这种事情李牧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他们,然后整个寝室抱成一团共进退,就算是当时大家不在,李牧回来之后也不该隐瞒,否则万一以后对方报复怎么办提前打个招呼,大家以后就尽量走动都一起。

    李牧嘴上认错、心里感动,一挥手,招呼寝室的哥们出去吃了个宵夜,傍晚刚打了一架,晚上就把酒言欢,这感觉还真是爽爆了。

    赵康从鸟不拉屎的军训基地回来后,李牧跟他见了一面,带他到裕城花园认了认门,又给了他一把钥匙,李牧把客厅规划成了休闲娱乐的地方,主卧他自己留着,两台电脑摆进了书房,还剩下一个侧卧,李牧说赵康如果找了妹子,可以带到这里来风流快活。

    赵康笑着说道:“如果我真有了妹子,我就在隔壁再租一套,总不能在你隔壁风流快活吧”

    李牧点点头:“算你还有点素质。”

    赵康收起笑容,认真下来,说:“对了,刚才我收到一个手下的信息,网上最新的消息,海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嘉伟被双规了,映雪她爸苏伟民被提升为党委副书记,当二把手了。”

    李牧笑道:“这么说来,等年底局长走了,他就是市局一把手了。”

    赵康大有深意的看了李牧一眼:“估计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能当上一把手还是托你的福”

    李牧摇摇头:“是托郭林的福。”未完待续。

    ps:第三更,感谢所有订阅、打赏和投月票、投推荐票支持的朋友有大家在,这本书一定可以走的更远不歌此刻忽然想到吉他大师的那首名曲dthesun,因为现在的心情跟这首曲子一样,简直是斗志昂扬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听看

    ...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