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还是三个8
    八月十七号上午,当肇事逃逸的事态在海州发酵到世人皆知的时候,网上有人爆出了一个让海州人无比震撼的消息。

    消息称:肇事逃逸的司机是海州煤老板吴冬,事发当晚吴冬请西岭煤矿的矿长郭林喝酒,至于他请郭林喝酒的原因也很简单,郭林是他的财神爷,是他这些年财富积累的最大保障,酒后吴冬驾车送郭林回家,途中撞死了受害人夫妇,肇事车辆已经被吴冬连夜运出了海州,准备到外地改头换面彻底销毁证据。

    这其中还曝出不少内幕,比如郭林和吴冬的关系,吴冬之所以能发家,就是与郭林狼狈为奸,给了郭林大量的好处来垄断西岭煤矿的出产,如果不是郭林,吴冬哪能开的上进口宝马,如果不是郭林,自然也不会发生这一场惨绝人寰的车祸。

    赵康以为李牧是为了继续报复郭林,所以给出的一个假消息,不过他也没有多问,只是遵照李牧的意思,让自己最核心的水军,用海州的代理ip来为这件事情推波助澜。

    这个消息刚出来时,民众的观点是半信半疑,虽然消息里说的头头是道,外因内因都说了一大堆,但毕竟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谁也不敢完全相信。

    不过,有些热心的网友很快开始搜集各种佐证来证明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首先是有自称是吴冬邻居的人出来爆料,吴冬年初刚买的那辆进口宝马不见了,和以往不同,以前可是每天都能看见这辆车进进出出的。

    紧接着,不少网友都表示吴冬平时开那辆宝马车时相当嚣张,无论是白天晚上,也不论是在市区还是郊区、国道,都有人见到过吴冬把那辆宝马车开的飞快,他的车牌号58888也煞是醒目,在海州几乎无人不知,这么高调的车忽然不见了,确实可疑;

    随后,又有人说这两天吴冬出门不再是自己驾驶宝马车,而是由司机驾驶一辆奥迪接送,如此一反常态更有些不太对劲;

    最重要的一个消息是,有人在事发第二天的晚上,在郊区一家豪华鱼庄里分别见到了吴冬,以及市局副局长李嘉伟,车祸刚出就跟公安副局长私下见面,这事蹊跷;

    有一个自称是鱼庄服务生的网友说,当日两人确实是在一起吃饭;

    在这么多不同消息的佐证下,民众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不再是之前的半信半疑,而是心中已经基本笃定,肇事逃逸者就是吴冬!

    民众心中将凶手锁定为吴冬之后,立刻就开始了对吴冬的口诛笔伐,而在消息中被称当晚也在车里的郭林也没能幸免。

    郭林是西岭煤矿的矿长,国企大贪官,就是他将西岭煤矿80%以上的煤炭送到了吴冬的手里,帮助吴冬赚取到大量财富的同时,自己也收受了吴冬大量贿赂,他利用职权贪污受贿、玩弄年轻女性也就算了,竟然还成了这起肇事逃逸案的帮凶,这是网民对他重新燃起愤慨的关键。

    网上甚至流传着一个言论:如果不是因为郭林一直跟吴冬官商勾结,吴冬也不会专门设宴请他,更不会有宴请后酒驾的事情,所以,这件惨案郭林至少要负一半的责任。

    在水军的暗中运作下,郭林再度被网友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在李牧眼里,吴冬的事情还需要水军引导网友去不断升温,甚至把这件事情的影响力扩散到金陵去,一旦引起公安部门更高一级领导的重视,吴冬几乎是在劫难逃,关于郭林事发时就在车里的言论,虽然是李牧对他的诬陷,可他也百口莫辩,因为现在所有人关注的并不是他到底在不在车上,而是他跟吴冬的利益关系。

    李牧的最低限度是把郭林从西岭矿矿长的位置上撸下来,如果能把他弄进去,那就更好不过了。

    后续让舆论继续发酵的事情,李牧全部交给了赵康,他要赵康继续在彭城以及金陵的论坛上做宣传,免得海州地方官干涉,最好是能惊动省里的人,那就有意思了。

    至于他自己,实在是没工夫继续盯着事态发展,因为晚上还有一场家宴等着。

    今晚,爸妈在海州饭店订了包间,还是上次那间浮夸的888号包间,宴请的对象还是李妈一家的亲戚。

    李爸也想请李家人到海州饭店吃一顿,但李家人大都是庄稼人,离得远,让他们专程来市里吃顿饭,对他们来说,那可真是太折腾了。

    李爸李妈开店的事情,到现在也只有李牧的小舅一家人知道,小舅听说二姐和二姐夫给自己老婆开出了两千块钱的薪资时,惊讶的说不出话,几次确认才明白,原来二姐和二姐夫虽然老实巴交,但自己那个外甥可真不一般,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竟然在短时间里就赚取了巨额财富,还给他的爸妈开了这么大规模的专卖店。

    不过,小舅心里清楚,这种事情,自己不能往外去说,以至于跟着他生活的李牧外公外婆也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他们只是听说,小儿媳妇跟着二女儿、二女婿去南方参加什么培训去了。

    这话前几天不小心传到了大舅的耳朵里,于是他跟自己的老婆,还有小妹妹一合计,得出一个结论:李道平带着自己老婆,还有李牧二舅妈去南方干传销了。

    没想到,刚得出结论还几天的功夫,三个人就回来了,一回来,李道平竟然又要请客了,而且还是海州饭店,还是888。

    李牧的大舅肖云建出门赴宴之前,满脸的疑惑,弯腰穿鞋时,皮鞋只穿了一只,他便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老婆蔡艳红说:“哎我真是奇了怪了,李道平到底在捣鼓什么事儿呢?前段时间听说他们两口子主动申请下岗了,然后就带着老二的媳妇儿去了南方,一去半月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干啥呢,老二媳妇把工作都辞了跟着去,难道他们在南方真有发财的道道?”

    蔡艳红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你没听说吗?南方处处是黄金!不过那都是十几年前刚改革开放时候说的了,现在的钱哪是那么好赚的?”

    “可你架不住人家就是舍得花啊!”肖云建皱着眉:“上次吃饭,我悄悄问过服务员,一顿饭连着烟酒,一共花了六千多,这次又是三个八,估计又得几千块,你说李道平要是没钱,他哪舍得出这个血。”

    蔡艳红愣了片刻,兀自点头道:“说的也对。”

    说完,蔡艳红的表情不再是刚才的不屑,而是有些吃味的说道:“你说,李牧那孩子也是怪,以前听说模拟考也就是五百来分,高考怎么就这么争气,考了个人民大学……”

    肖云建讪笑两声:“可能是老李家祖坟冒青烟了吧。”

    蔡艳红伸手怼了他一下:“行了,先别泛酸了,赶紧穿鞋。”

    ……

    这次家宴,几家人来的都比较准时,由于今天李爸李妈提前知会过,是为了庆祝李牧被人民大学录取,所以几家亲戚来的时候都带着红包,一进门就把红包塞给了李牧,恭喜他考上了这么好的大学。

    李牧也没拒绝长辈们的一番心意,这种钱,和压岁钱、未来结婚的红包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亲人间的来往钱,自然得你来我往才是。

    六点半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到了,上次没来的大姨夫周刚也来了,除了李牧的表姐肖媛媛不在。

    据大舅妈一脸无奈的说:“媛媛这孩子我俩管不住,这不刚把相机给她买了,她就约朋友去青岛旅游去了。”

    小姨笑着说:“大嫂,你也不能老这么惯媛媛,女孩子家花钱倒无所谓,但不能总往外跑。”

    大舅妈摊开手:“你哥都管不住她,何况我呢。”

    李牧的姥姥一脸欣慰的说道:“咱家三个参加高考的孩子都考上大学了,媛媛是一本,小伟是二本,这回小牧考了个重点大学,下一个就得看昊昊的了!”

    姥姥口中的小伟,是李牧大姨家的表哥周伟,今天也没来,据说是同学给他找了一个兼职,7月底就去扬城体验生活了。

    李牧的小舅调侃自己的儿子:“昊昊,你老爸我也不要求你太高,以后你能考个燕京的二本,我就心满意足了。”

    “考二本还不简单?”肖昊撇撇嘴,问:“不过为什么要去燕京啊?”

    “去投奔你表哥啊笨蛋!”小舅笑骂道:“你表哥这么有本事,你以后跟着他,还不得吃香的喝辣的?”

    李牧的小舅知道李牧赚钱的能耐,也知道老婆做店长的那家店也是李牧一个人操办起来的,对这个外甥,那可真是视作天才。

    肖昊一听这话,顿时恍然大悟,他看着离自己不远的李牧,心想着的,是上次表哥慷慨拿给自己的一百块钱,那一百块钱自己请班花娜娜去吃了一顿肯德基,然后又带她去公园踩船,回家的路上,自己成功牵了对方的小手,那滋味真是没谁了。

    李爸如今跟以往有了明显的诧异,不但整个人容光焕发,就连说话也比以前有气势多了,他拿起倒好的一杯茅台酒,站起身来,含笑说道:“爸妈、哥、姐、弟、妹,感谢你们今天过来捧场,我代表我们全家,敬大家一杯。”

    小舅急忙说道:“二姐夫,这酒不能你敬,得咱们大家一起端一杯。”

    说着,小舅站起身来,兴高采烈的说道:“小牧是咱家第一个重点大学的苗子,咱们共同举杯,祝小牧未来前程似锦!”

    大姨夫点点头,开心的附和:“对,没错,祝小牧前程似锦!”

    大舅与大舅妈心里倒是有些吃味,前几年自家闺女走的时候,可没见他们这么兴奋啊,自己闺女好歹也是走了一本,也很了不起啊!李牧是考了个重点大学没错,但重点大学将来就一定能有出息吗?瞧他们俩那个谄媚的样子,好像重点大学出来就能当市长、省长似的。

    虽是心里吃味,但两人也还是起身端起了酒杯,一家人共饮了一杯。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