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打击盗版
    《疯狂的石头》让全国观众在电影院笑的前仰后合的同时,也让无数影视行业的人看红了眼。

    没有哪一部电影的吸引速度能够比得上《疯狂的石头》,这部电影从一上映开始,给业内人士的形象就是一头强大无比的吞金兽。

    一千多万元的投资,上映几个小时票房就已经与总投资持平,上映两天零几个小时,票房就已经突破两亿,在它之前,华夏最好的编剧与导演,都想象不出这样的情形,但是,《疯狂的石头》这样一部现代喜剧片竟然做到了。

    周末一过,进入周一。

    由于是工作日的缘故,电影在各大院线的上座率略有下降,但周一全天还是强势的拿下了七千五百万元票房。

    现在,这部喜剧片不只是在网络上、在观众口中口碑炸裂,甚至在央妈这样的媒体眼里,都成了奇迹的代名词、成了华夏电影行业的新希望。

    自从上映后的第一个全天拿下8400万票房之后,央妈每一档新闻节目都要对这个成绩加以报道,这倒不是因为李牧与央妈的私交好,最关键的是,《疯狂的石头》在这个节点票房忽然爆炸式崛起,对整个社会产生了两个深远影响。

    第一,这样一档爆笑喜剧,确实一扫**几个月给人们带来的心理压力与阴霾,对消除**影响有着超乎寻常的作用与意义;

    第二,这部电影的票房,让高层看到了华夏电影市场的巨大潜力!

    如果说第一点还只是暂时性的促进作用,那么第二点,对电影行业所带来的影响真的是长久而深远。

    国家一直很重视文化产业的发展,眼下,正是一个趁热打铁、巩固《疯狂的石头》战果的好机会,宣传这部电影所带来的重大改变,能让观众更多了解与接受院线,也能让影视行业以及即将进入影视行业的人更有信心,从而为行业贡献出更多的优秀作品。

    就在《疯狂的石头》突飞猛进的时候,困扰所有院线电影的顽疾开始冒头并迅速扩散,这个顽疾便是盗版。

    最早的盗版出现在传统盗版光盘行业,由于《疯狂的石头》实在太火,以至于盗版光盘的制造者都在不顾一切的解决盗版的片源问题,一时间,市面上陆续出现多种盗版光盘,售价在5-10元不等。

    而这些光盘内的视频内容,清一色全是在电影院盗录出来的片源。

    这年头,便携式摄影机的画质相对较差,尤其是在光线远比户外差的影院内部,基本上影院的灯一关,便携式摄像机拍摄的荧幕影像全是噪点,而且由于防抖功能不过关,所以画面闪动较为严重,看久了甚至会产生晕车的感觉,可气的是,经常还能看见别人的脑袋或者身体,如果在盗录的全程,前面有一个观众起来上厕所,那给画面带来的影响都非常大。

    最可怕的是,盗录的录音设备不过关,而且影院里环境噪音极大,对影片原声的采集就相对差了许多,不但有观众们制造的各种噪音以及窃窃私语的交谈声,还有那一阵阵如炸雷一般的笑声。

    靠盗录混口饭吃的盗版商,最怕的就是盗录喜剧,影院现场笑声起来的时候,根本就听不见电影自身的背景音了,这对观影感受是一个更大的摧残。

    可即便如此,盗版的传播速度还是非常快。

    许多没有院线的小地方,观众迫不及待想看这部电影,只能被迫选择盗版,而在一些有院线的地方,部分观众买不到票转向盗版,或者是不舍得花几十块买电影票,而选择价钱稍微便宜一些的盗版光盘。

    当盗版开始在市面上泛滥的时候,李牧觉得,是时候想办法打击一波盗版了。

    由于国情特殊,国内的版权保护开始很晚,假冒伪劣以及仿制盗版在国内一直非常猖獗,就算是前段时间包括马老板在内的乐淘团队被刑拘并且公诉,也没能给国内的假冒伪劣产业带来重大打击,乐淘倒了,这些黑工厂、作坊就直接把产品卖到线下去,避开电子商务的锋芒。

    假冒伪劣都打之不尽,就更别提盗版光盘了。

    李牧找来牧野科技的法务团队咨询了一番,法务部门的负责人告诉他:“李总,如果我们想打击《疯狂的石头》盗版,那我们首先要内部成立一个专项工作组,然后再在外围聘请一批临时工作人员,帮助我们在全国范围内搜集盗版光盘的制售情况,一旦有线索,及时向当地文化部门举报,请求当地文化部门与公安机关配合查处,如果您决定要做,我现在就开始准备。”

    李牧皱了皱眉,问他:“为什么要我们自己成立工作组去做调查?”

    法务负责人解释道:“现阶段以公司为主体进行打击盗版工作的可行性不高,按照以往经验,想打击盗版,首先第一步就是得自己举证,这也是目前解决着作权案件的主要方案,谁主张谁举证。”

    李牧不由咂了咂嘴。

    谁主张谁举证,这也就意味着,你想告别人侵权,首先要有对方侵权的直接证据,而且,制售环节之间有着多层级的从属关系,如果只是在街头发现一个卖盗版光盘的,然后把他举报给有关单位,有关单位也没有义务以他为突破口一层层往上查他的上线,他们大概率的解决办法是直接对这个卖盗版光盘的进行行政处罚。

    这样一来,对盗版的实际打击等于是隔靴搔痒,甚至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

    在李牧看来,想打击盗版,首先要解决源头,源头是要把制造盗版的那波人打掉,如果他们被打掉了,下面的盗版销售网络就会陷入无米下炊的尴尬境地。

    这时,法务部门的负责人又道:“按照现在的解决办法来看,如果我们想举报盗版,那么首先我们要找到盗版,并且完成取证,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李牧说:“就算我们现在派出足够的人手到处寻找盗版的线索和证据,然后向有关部门举报,再等有关部门查处,这个流程至少也要十天半个月,到那个时候,我们的电影都已经下映了。”

    法务部门的负责人说:“目前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除非能够直接在各地文化部门或者公安部门的上级单位寻求帮助。”

    李牧琢磨了片刻,摇了摇头,道:“向部委寻求帮助自然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但毕竟违背了现阶段的法理,属于走后门,传出去对公司的形象有影响,我们要做,就得在不破坏现阶段法理的前提下,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法务部门的负责人有些尴尬的说:“这样的话,我们暂时还真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好办法,只能是尽所能去搜集线索,然后全力推动当地执法部门配合打击盗版。”

    李牧摆摆手,道:“这样效率太低,我们需要尽快打掉一批盗版制造者,给整个盗版链条一点颜色看看。”

    说到这儿,李牧忽然灵机一动,道:“这样,我们自己调查太慢,而且即便是到了各地,也很有可能无法突破对方在当地的关系网络,到时候对方在我们面前很有可能隐匿的毫无线索,与其这样,我们不如把这个调查的权力释放给所有群众。”

    法务部门负责人追问道:“您的意思是,号召群众提供线索?”

    “对!”李牧点了点头,笑道:“我先让牧野映象发布一个抵制盗版的声明,然后在声明中附带一个悬赏信息,例如:凡是向牧野映象举报制造盗版《疯狂的石头》生产线信息者,经查实后,每条生产线酬谢举报者人民币10万;凡是向牧野科技举报销售盗版《疯狂的石头》的不法商户信息者,经查实后,每个销售商户酬谢举报者人民币2000元。”

    说到这里,李牧又补充一句:“这个消息我会通过向全国用户推送,同时在网上开通一个举报通道,到时候网友们的举报信息经过网站汇聚起来之后,由你的团队来进行地域划分,然后由负责该区域的员工,去向当地文化部门以及执法部门举报。”

    牧野映象虽然不是执法机关,但它作为一个企业主体,有权利向社会发布有偿征集侵权线索的信息,所以,这一步操作不会触犯任何法律法规,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李牧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他完全可以用钱,把一场企业与不法分子的斗争,演变成一场群众与不法分子的斗争。

    无论是盗版生产者还是销售者,都无法做到绝对的隐匿行踪,平时藏匿的再好,一旦举报他可以换来巨额财富,那他就将永无宁日,甚至会被身边的人轮番举报,除非他立刻停止侵权行为。

    成功举报一条生产线,就能拿到10万奖金,10万在这个年月,在三线城市能买一套小两居,在五线城市能一套大三居,在这么高昂的奖金吸引下,每一个制造盗版的不法分子,都会陷入恐慌,因为搞不好他们身边的某个人,就为了这10万而把他卖了。

    放眼看看,全国能有多少条盗版光盘生产线?就算是一千条,李牧也打的起!重生完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