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起点中文网
    舞台下的起点创始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李牧的发布会上,得到了向李牧提问的机会,不但宣传了自己的品牌,还得到了李牧确定投资的承诺,更重要的是,李牧公开表达了他对网络小说的乐观看法,这一定会引发网络小说井喷式的发展。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格外兴奋与激动,一扫近期以来心头积蓄的阴霾。

    之所以心头阴霾,是因为眼下的起点创始团队,日子并不好过。

    起点中文网是一个新产业的开创者,而且这种产业在初期是与作者进行分成合作,也就意味着,起点的商业模式是商业领域卖家都非常羡慕的“寄售制”。

    所谓寄售,就是商品生产者主动将商品送至销售方手中,销售方无需预先支付费用,而是先对商品进行销售,然后再定期给生产者结算。

    这样一来,就没有了最庞大的“进货成本”。

    就像是沃尔玛,偌大的一家门店开业,数千万甚至上亿元成本的货物上架,可能沃尔玛自己一分钱都没有花,这极大的降低了企业运转的成本。

    起点现在就是网络文学领域的“沃尔玛”,各路作者将作品上传至网站,然后与网站签订“寄售制度”的分成协议,只不过寄售的不是实际货物,而是自己创作的数字内容,起点把这些内容上架销售,创造出收益之后,再与作者按月进行分成。

    在这种模式下,起点很容易就能赚到钱。

    但是,即便起点中文网的数据一向非常乐观、付费的模式也有了一定的基础、公司整体运作也有正向现金流,可眼下的起点还是缺一股真正的推力,一股能让它抓住机会迅速腾飞的强大推力。

    想运营一家能赚钱的公司并不难,十块钱买个皮搋子、二十块钱印点狗皮膏药广告到处贴上,然后专门上门给人通厕所也能赚到钱,一共不过三十元成本,通三个,最多六个马桶就赚回来了,再通的就算是净盈利。

    可是,要运营一家有广阔前景、有强大爆发力的公司,太难了。

    就像是开餐厅的个体户,开一家小餐馆并且每月都有盈余并不难,可是,想把一个月赚三千块的产业变成每月赚三百万,99%的人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海底捞这样的巨无霸型餐饮企业毕竟极少。

    起点团队也不满足于自己的公司每月都有正向现金流,他们希望能够抓住一波机遇,把网络文学做大做强,但是,依靠现在缓慢的发展速度与盈利能力,他们需要蓄力很久才能够尝试突破。

    所以为了寻求这个突破,起点团队一直都在寻找合适的融资与并购机会,牺牲股权,换取能量。

    李牧确实很看好小说行业在未来的潜力,但之所以一直没做,原因也是因为这个行业还需要很长时间去孵化,起码在当下,它对自己的产业来说,还只能算是蚊子大腿,连鸡肋都算不上,他有这么多赚钱的业务、有这么多全球都看好的概念,完全没必要去做一个大家都还不了解的网络文学。

    如果今天没遇见起点团队的创始人向自己提问,李牧可能会等盛大或者另外某家公司先耕耘出一个不错的行业基础盘之后,再直接选一家潜力最大的收购,盛运营了那么多年,最终开价也就几亿美金而已。

    不过,既然今天这么巧遇上了,而且这么巧自己从几千个企业负责人里选中了这个企业的负责人,那么李牧就觉得,提前布局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在李牧的记忆中,起点上辈子是在2004年直接被盛大全资收购,而且收购的金额不过区区两百万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差不多1700万,从这个记忆中,可以得出两个判断:

    第一,起点的商业模式在2003-2004年的时候融资困难,他们讲的故事、打造的概念在这个时间段并不被资本认可,否则的话,起点一定会先进行至少一轮以上的融资,逐步释放股权、逐步吸收资本,而不是直接一口气打包卖给盛大;

    第二,起点的创始团队本身对这个项目的回报期待值不高,否则也不会同意仅以两百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有了这两点判断,李牧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起点团队在这个时间段的胃口大小。

    ……

    随后,李牧挑选了第二个提问人,这一次,他选择了一个西方面孔的记者。

    对方站起身来,向李牧微微点头示意,礼貌的说:“李总你好,我是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在谷歌宣布要并购muye&baidu的时候,西方有很多媒体和互联网、经济领域专家都表示出一个担忧,那就是牧野科技在得到谷歌的股份之后,会对后续的合作持消极态度,我想请问您的问题,就是在今天之后,牧野科技将如何与谷歌开展合作?或者说,将谷歌放在怎么的优先级上呢?”

    李牧听完这个问题,嘴角略微上扬几分,用流利的英文答道:“你的问题,给我的感觉很像是一场婚礼之前,女方亲属或者好友对新郎的询问,比如:她今天就要嫁给你了,你将来会不会对她好?你会怎么对她好?你会不会在任何时候都包容她……”

    李牧说到这里的时候,台下笑声阵阵,那位提问的记者自己也笑了起来,问之前倒是没想过这些,可李牧这么一说,感觉还真是没什么两样。

    这时候,李牧表情逐渐严肃起来,说道:“其实我觉得,无论是合作,还是婚姻,都不应该是某一方的责任或者义务,两个人结婚之后能不能长久,不取决于男方对女方好不好,也不取决于女方对男方好不好,而是取决于两个人是否能够做到齐心协力、共同努力,互相之间保持亲密无间,牧野科技与谷歌的合作也是一样,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一定会做好我们力所能及的一切,比如我们会在各个产品环节为谷歌搜索导流,给谷歌带去更多的用户、实现谷歌对我们的诉求,同时谷歌也要配合牧野科技的大战略,很好的实现牧野科技对谷歌的诉求,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够长久保持亲密的合作关系。”

    提问的记者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谢谢你李总。”

    李牧微微一笑:“关于你刚才说的问题,我还有一点想补充。”

    记者忙道:“李总请说。”

    李牧道:“华夏有一个民间名次叫做‘长舌妇’,本意是形容那些特别喜欢在背后议论别人的八卦妇人,当然,我在此没有任何性别歧视,这只是华夏民间流传多年的老话,那么放在现在,什么人才是‘长舌妇’的典型写照呢?”

    说到这儿,李牧顿了顿,笑道:“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些猜测我们会对谷歌持消极态度的媒体以及专家!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唱空言论,就好像一个女孩马上就要嫁人了,一堆八卦的长舌妇偏要在她的耳边对她说:你的未婚夫其实一点都不爱你,其实他跟你结婚图的是你的钱而不是你的人,其实他在外面早就有其他的女人,娶了你也不会对你好……”

    “说句实话,这种人用我们华夏人的三观来看,挺缺德的。”

    台下再度响起此起彼伏的欢笑声,其实每一家有一定规模的企业,都曾经遭遇过媒体与所谓专家的唱空,今天说你这不行,明天说你那不好,所以对这样上下嘴皮子一动,就什么都敢往外说的人,大家都没有什么好感,李牧这番话刚好说出了大家一直想说,但却一直没有机会广而告之的话。

    掌声过后,李牧又选择了一位企业家代表,对方站起来之后,便迫不及待的问李牧:“李总,您刚才一直在强调互联网2.0时代,也一直强调牧野科技要率先进入2.0时代、转型成为一个开放平台,那么我想请问,1.0时代与2.0时代的核心差距到底是什么?”

    李牧笑着回答道:“2.0时代与1.0时代的核心差异,其实是种植大户与地主之间的差异,种植大户是无论有多少地都自己种,自己种不过来就雇更多的工人来帮忙种,种什么、怎么种、种完之后的收成怎么处理都是自己负责,工人只负责出力和领工资;而地主是自己无论有多少地,自己种一部分或者一点都不种,剩下的都承包给其他人来种,种什么、怎么种、种完之后怎么处理,地主都不管,他只按面积收租金,或者按收成收分成。”

    说罢,李牧又道:“你应该听说过我们的yytunes,我们打造出一个专门销售音乐的平台,把这个平台开放给全世界的唱片公司、音乐工作室以及个人创作者,让他们可以把自己的作品上传至我们的平台、提供给我们的用户,并且让他们可以赚我们的用户的钱,同时还可以把我们的用户转化成他们的粉丝,这就是2.0时代的平台概念,只不过在接下来的2.0时代里,牧野科技会把所有的平台都开放出来,把整个集团生态,都打造成一个海纳百川的开放平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