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额外的筹码
    ,精彩小说免费!

    “牵头行?”

    李牧在听到steve·johnson的意图之后,表情玩味的笑了笑。

    片刻后,李牧不置可否的说:“红杉在投资领域是世界顶尖,但是在ipo承销商上,好像还排不进一线吧?如果牧野科技要找合适的承销商,高盛、瑞士信贷、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以及jp摩根这几家,应该才是合作的最佳选择。”

    steve·johnson点了点头,说:“我今天并非完全为红杉而来,事实上,我今天跟您谈牵头行的事情,代表的是汇丰银行。”

    李牧皱了皱眉。

    “汇丰银行?”李牧一脸不解的问道:“steve先生怎么会跟一家香港的银行扯上关系?”

    steve·johnson微微笑道:“李总,其实汇丰是一家英国企业,总部在伦敦,只不过早些年是在香港起家的。”

    “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李牧轻轻点了点头,又道:“那是什么促使你为一家英国企业争取牧野科技在美国上市的ipo牵头行资格呢??”

    steve·johnson笑道:“首先要跟李总声明一点,我虽然入职红杉,但我本身是一个英国人,而且现在红杉早就不是一家美国企业,它只是一家在美国发迹、总部在美国的国际化企业,红杉背后的资本有很多来自英美的old-money,说句实话,红杉现在拿出去做投资的钱,甚至有英国全球殖民时代就积攒下来的财富。”

    李牧耸了耸肩膀,自嘲的笑道:“那这么说来,你们上次投资牧野科技的33亿美元里,很有可能还有当年鸦片战争英国人从华夏掠夺走的财富。”

    steve·johnso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完全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说罢,他又解释道:“其实,世界虽然在创造大量像您一样的新富豪,但说实话,在整个资本市场动辄数以万亿美元计的巨大资本海洋里,old-money所占的比例之大,可能超乎您的想象,比如像洛克菲勒这样的家族,他们到底有多少钱,已经没有人能统计的出来了。”

    李牧对此倒是非常认同,欧美的老牌贵族、老牌大资本家,缔造的往往都不是一家企业,而是一个金钱帝国,所谓金钱帝国,就是无形胜有形,很可能实际上一家公司都不运营,但却直接或间接在成百上千家企业里占有股份,这样的资产根本就没办法统计完整。

    这时候,steve·johnso又解释道:“我今天在这里之所以为汇丰争取牧野科技ipo的牵头行资格,主要原因也是因为红杉与汇丰背后的深度合作,近些年来,红杉投出去的钱,来自汇丰集团的比例已经越来越大,而且汇丰早就开始涉足美国市场,尤其是股票投资市场,我们希望红杉与汇丰的合作越来越密切,也希望红杉、汇丰与牧野科技的合作越来越密切,我们三方如果能够达成深度合作,那么未来的共同发展空间一定十分巨大。”

    说着,steve·johnso又道:“李总您是实干家,未来您可能会创立更多的项目、成立更多的企业,属于前端生产者,而红杉是投行,主要就是投项目,属于前中期资本运作,汇丰主力做大规模资本运作,尤其是银行、证券相关的业务,属于中后期资本运作,这样一来,我们三家就可以形成一条产业链。”

    steve·johnso一直强调“牵头行”资格,是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以牧野科技的体量,将来ipo募资两百亿美元的规模,没有哪家投行能自己吃的下来,所以他想要的就是这个“牵头行”。就像是投融资里的“领投”概念,说白了,就是先占个大头。

    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股票交易市场,新股都是备受关注的对象,也是潜在盈利空间最大的一种股票,多数新股上市之初,价格都会进入一个快速增长期,投资者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就有很大的几率跟车赚上一笔。

    不过,美股ipo的股票发售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与国内股票上市不同的是,美股基本上不给散户打新股的机会。

    国内的股票由打新股靠的是中签,大概率依靠运气,打中了的话,虽然数量不多,但起码也可以小赚一笔,这是标准的平均主义;

    但是美股ipo,股票全靠承销商来进行拥有极大自主决定权的自主销售,也就是说,券商如果拿到ipo股票的份额,基本可以自由决定其中的绝大部分股票认购机会给谁,是给某些机构,某些股票基金,还是给某些大客户,这些都是他们自己决定的,这也就意味着,手里拥有高潜力股票ipo的承销权,将是券商下属机构赚钱的好机会,也是维系大客户的好机会。

    尤其是牧野科技这样全世界都高度看好的企业,如果它ipo,上市后的上涨空间极大,值得投资者作为长期投资而长线持有,谁拿到牧野科技ipo的股票,谁就成了投资者竞相追逐的对象,即便是其他券商的客户,也可能会为了能够申购牧野科技的股票,从而将资金转移到实际承销商的账户下。

    说白了,承销商就像是一个票务代理商,越是不好卖的票,承销商也就越不感兴趣,就好像一个十八线歌手要开演唱会,这种时候,是演出的发行方就要求着承销商帮忙卖票,哪怕佣金比例高一些也在所不惜。

    但是,如果演出门票对应的演出的歌手是周杰轮或者张学有,那就得是各大承销商求着演出发行方,希望帮助他们卖票,哪怕佣金比例低一些也在所不惜;

    如果周杰轮准备一年在全球开100场演唱会,对应200万张门票,如果某家票务平台能够拿下一大半的票源,那对于他们的平台数据、品牌推广、用户提升都将起到很大的拉动作用。

    不夸张的说,牧野科技现在已经不能用演唱会门票来比喻了,应该用铁路部门春运期间的火车票来比喻。

    眼下谁拿到了牧野科技ipo的牵头行资格,谁就等于拿到了春运期间一半以上火车票的销售权,并且火车票价将完全市场化运作,只要能卖得出去,炒到多高都不要紧,这简直牛逼炸了。

    正因为如此,李牧才一点都不着急承销商的事情,甚至他希望把承销商资格当成一种额外的筹码,用来为自己换取更大的利益。

    所以这么大的事情,李牧说什么也不可能当场答应steve·johnson,所以他对steve·johnson说:“steve,说实话我只懂业务,不懂资本,我们的资本操作有专门的团队在负责,ipo也有专门的团队在负责,什么时候ipo、怎么ipo、跟谁合作、怎么定价、什么时候路演、什么时候敲钟,这些都不是我会去操心的事情,如果红杉想跟我们合作,到时候我可以让团队优先跟你们谈。”

    steve·johnson很了解李牧做事的风格,李牧虽然说是不管这些事情,但实际上牧野科技的重大发展战略几乎全是李牧一个人定的,什么时间ipo、怎么ipo这些问题,一定是李牧说了算。

    于是他也不点破,而是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密切的沟通机制,如果牧野科技准备上市,汇丰可以为您提供更加优惠的合作条件。”

    李牧点了点头,笑道:“这一点没有问题,建立起深度沟通,大家以后保持密切联系,互通有无。”

    steve·johnso随即又道:“对了李总,过些天在伦敦有一个比较高端的派对,来参加的基本上都是欧美典型的old-money,汇丰、红杉背后的一些重量级人物也会出席,除此之外,还会有一些皇室到场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李牧一听说要去伦敦参加派对,下意识就想拒绝,折腾上万里路去参加派对,对他这种时间就是生命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事情。

    不过转念一想,李牧立刻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作为资本圈的新贵,还从来没有用心建立过自己的资本领域社交圈,换句话说,虽然已经是上流社会的人了,但是却没融入过上流社会的圈子。

    在世界层面上,真正的上流社会都要分成三级,一级是那些知名的高产阶级大富翁,再往上一级,就是各国的政要以及政治家族,第三级,就是世界上那些根深蒂固几十上百年的名门望族,他们不仅有钱,还有政治资源,甚至拥有左右政治格局的通天能力。

    而自己现在,充其量也就只是达到了第一级,而且在第一级里的扩展范围也并不大,想上升到第二级,甚至第三级,不只是需要实力,还需要契机。

    不过,眼下steve·johnso说的这个派对,似乎正是一个属于第三级阶层的聚会,对自己来说,这倒是一个多维度拓展社交圈的好机会。

    思考片刻,李牧便已经打定主意,抽出时间去这个聚会上见识一下,正想开口答应,steve·johnso见他一直没说话,便主动提醒一句:“对了李总,我刚才邀请了安妮·海瑟薇小姐,她已经答应参加了,如果你能在百忙中抽出时间,还可以邀请她作为您的同行女伴。”

    李牧没想到steve·johnso已经邀请过安妮·海瑟薇,不过他关注的点并不在她的身上,于是他问steve·johnso:“大概在什么时间?”

    “下个月的中下旬,具体时间会在几天之后确定。”

    李牧点了点头,爽快的说道:“好的,我参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