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招仆会计取黄花梨扬州火烛调虎离山(5)
    夜色本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朗朗乾坤却硝烟弥漫战火四起。每一人马革裹尸男儿都是大明精兵强将。吴桂芳眼望着被倭寇袭击过炮台据点。心中恨意寥寥,道:“倭寇有多少人马?”马前卒尊声回道:“将军倭寇只有几万人马,可是……”支支吾吾呃诺不清,吴桂芳吼道:“可是什么?”这才大胆道:“回将军倭寇军中有巫师,擅长巫术将士们着了道。”听闻吴桂芳一愣,纵马而下,举步到一熄命士兵前。伸手一柭脖颈,只见紫青。六魂恐咒二字惊现脑海。思之余间,抬头一看。此地山谷夹有一线之天,贸然进军,恐有埋伏。倭寇自知兵稀将寡。想必在此阻击吴桂芳蛟龙军。至此吴桂芳抬手命令道:“传我军令,就地安营扎寨。带几个传令兵随我上山一探究竟。”山顶秋风萧瑟,眺望扬州城火光滔天。时下吴桂芳拿出拟写战报道“速八千里加急火速往京城。”令兵领命快马而去,身旁扁将开口疑问道:“将军倭寇只有二万之众,而我蛟龙军则有足足六万三倍之余,朝廷恐怕……”吴桂芳向天四十五度角斜视道:“事情没那么简单,陈家码头军火足与证明倭寇非行单影博。今日之危偏偏在发现军火之时,此事,调虎离山。”念头出现一刹那,一个声音悄然无息而至。“不愧大明将军,吴桂芳你的确猜中此事,不过你没有算出,今日将损命至此。”顿时山顶四周密林中火把通明。吴桂芳暗叫不好,只见为首两人缓缓走出,当首一人年纪不大曾经桀骜不驯放荡不羁者陈浮生,后者年过古稀归墟之年鬼仆。

    ……

    京都朝堂寂静无声,百官聚精会神盯着九龙至尊椅上的永乐大帝朱棣。时下只见朱棣一把将战报扔向前方,侧方太监吓得冷汗淋淋。匆匆跑去将其捡起。朱棣怒火冲天道:“倭寇骚扰海防,正在大举进攻扬州城,扬州若失倭寇将示弱破竹一路攻占南方各省,吴桂芳请求朝廷派兵相助,此事重大诸位卿家认为该如何是好。”言落走出一臣他道:“臣认为陛下不必惊慌,我大明天威浩荡,岂是蛮夷冦贼可染指,何况扬州总兵吴桂芳手握大明六万蛟龙军,歼灭倭寇弹指之间。而吴桂芳上折子想要兵马,微臣认为此事不妥有蹊跷之处。”闻声后朱棣震怒从龙椅之上跃起,指着此人道:“好你个蹊跷,你们个个位高权重,在京安受太平。前线告救却忙着弹劾武将持兵自重。前宋高俅之辈,朕怎是那赵构。”群臣见龙颜大怒,都默不吭声。许久走出一人,他道:“启禀陛下微臣认为,倭寇此次来犯。吴将军身在前线,自因运筹帷幄。他所要求,也有一定道理。倭寇虽豆粒之国,只派二万军队就敢来犯。吴将军担忧不为过。臣认为应该加强海防,防止倭寇声动击西,骚扰其它省份。”言过朱棣稍试平静。他道:“苏州,福建,广东一带加强警戒。倬全队待命,封吴桂芳为平南大将军,必要是可调用苏州,福建,广东驻军。”话音落下,朝廷文武百官高呼万岁。

    ……

    告知张家兄弟二人言出莫要吭声打草惊蛇。粗人张大胖一拍大腿道:“他奶奶滴慕容家这千杀的,竟然想取我等性命,好个歹毒,是可忍孰不可忍。与其坐等鱼肉,不如跟他们拼了,老子一定拉几个慕容家狗杂碎垫背。”张小宝喝止道:“大哥这戒备森严,你应该清楚,倘若出手毫无胜算,听听铁柱兄怎么说。”张大胖闻声言道有理。金幼孜见二人平静下来,把计划一五一十告诉二人,皆是点头同意。翌日,正午。张大胖抱起一块石头,朝金幼孜看去。二人点头会意,于是并砸向前首大汉。那人也不是好惹主,吃了亏并张口辱骂道,“你瞎了眼砸到你爷爷脚了。”张大胖不依不饶顾作蛮横道:“说谁呢?大爷我今日就砸你了。”二人瞬间扭打在一起。金幼孜趁乱,一脚踢到身边胖子,张小宝与那老者纷纷效仿。场面乱作一锅粥。只见盆地上首慕容家兵见状,放下六道梯子而下镇压众人。就在这时金幼孜高喊,“弟兄们,曾经都是叱咤风云江湖高手。慕容家待我等如同犬马猪狗。今儿冲出去讨个说法,团结起来。”果不其然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向慕容家兵踊去。由于家兵在池内。上首家兵不敢放出弓弩。牺牲几十人代价,几百人成功逃出盆地。就在慕容家军无法平定场面间。张小宝趁乱逃出。很快慕容家派出几倍兵力,前来镇压这场暴乱。双方实力悬殊,又杀了几人立威。众人才平息下来。金幼孜被当作聚众闹事关压而起。三日后北邙城被龙腾部五万大军所包围。慕容家军虽然战力惊人,面对几十倍兵力,只好言和。张小宝带领着阿圣拉达,提出放出金幼孜等人。又帮忙索要黄花梨。事件才得已平息。龙腾已经成功统一北海各部,只剩下北方一大部,与北邙城,不是龙腾部不想攻下北邙城,其一慕容家军只有三千之众,可防守这一要塞。可抵御千军万马。强功而下损失惨重,其二金幼孜在慕容家手里,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彻底逼怒慕容家。金幼孜北海行落下帷幕。与张家兄告别,同阿圣拉达到龙腾部大本营。他道:“有个人很想见你一面。”时下才知阿拉米达这个姑娘。就要告别北海了,金幼孜与龙腾部各大头领喝得一罪方休。直到被人架到床上。金幼孜头昏脑胀。迷迷糊糊见一人影进了屋子。这一夜女子很温柔,缠绵在爱海。天亮一人一马辞行。却不见阿拉米达,金幼孜知道。昨夜之人就是阿拉米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