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招仆会计取黄花梨扬州火烛调虎离山(4)
    午夜,

    风吹树梢砂砂作响,寂静深山老林狼鸣声阵阵。

    一间茅庐里,蜈蚣曲曲前行。到一少女旁停下。

    “啊。”少女大惊跺死蜈蚣。下时还打颤。只见茅庐朽得发陈门被推开。

    走入一汉子。

    “小娘子你吵什么吵,大爷正要入睡。被你吓醒。”说话人罗二,眼神中露出恶意。

    青莺惊道:“你们到底是谁?想要做甚?”

    娇滴滴声音下,罗二咽了口水。他道:“不做什么,只是小娘子你怕黑暗是吧?那大爷来陪陪你。”言下脚步缓缓靠向青莺。

    这时被一彪悍之人牛四拦下,“老大说了不容许伤她半根毫毛。”

    罗二一把甩开牛四,“傻大个关你什么事,再说罗刹杀手我排第二,几时轮到你指手画脚。我自有分寸。”

    两人争执间,黑暗里传来一句冷音,你不要命了吗?话出自赵一阳。

    吴府,

    徐田洸被陆十一救出后,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上官婉儿正在给他救治。

    徐子镜见其父伤痕累累,想必受到百般折磨。痛心疾首恨透陈家。

    “请上官神医务必治好他,”吴桂芳抱拳一拜。转身就出房门,目光一转见陆十一在喝着酒。挥步来到跟前。

    “陆兄不要气馁,青莺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我以派人搜查整个扬州城,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找到。”

    “噢是吗?青莺姑娘身怀武功,普通地痞流氓根本不是他对手。我看是被人劫持。”说话人正是公孙乾。

    陆十一提起酒壶喝了一大口,试袖抹嘴唇,“赵一阳。”

    吴桂芳如梦初醒,他道:“上月金幼孜孤身来此,遭遇赵一阳。从那后就没了罗刹杀手团踪影。可以判断罗刹与陈家,锦衣卫宵练脱不了干系。陆兄与赵一阳师出同门,对此人有多少了解。”

    “此人杀伐果断,剑法登峰造极,一身邪气是个强大的对手。”

    吴桂芳许声道:“与他交手,胜算几分。”

    陆十一道:“伯仲之间。”

    吴桂芳又道:“既然鬼兵劫饷一案罪魁祸首就是扬州陈家,那我即可带兵前往码头查抄。”自有月黑风高杀人夜,不见云。蛟龙大营火把通明。甲士林立各各手握兵器,严阵以待。左手统卫清单人员后,尊向吴桂芳道:“启禀将军已准备完毕。”吴桂芳见其目光如炬,斜视天空。正要下令口开始,扬州四首烽火台顿时狼烟滚滚。只见哨兵快马加鞭奔至于前,狼狈不堪道:“将军不好了倭寇来犯。各地据点炮台失手。”祸不单行又一哨兵来抱道:“扬州城不知何时,突然涌出大批东瀛武士,见人就杀肆机放火。知府大人派人前来求救。”顿时吴桂芳惊慌失措,连忙道:“徐统领你一队人马前往扬州城灭火迎敌。剩下人马随我出营反击倭寇。堂堂华夏天国,怎容外敌侵犯。弟兄们为国尽忠时候到了,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大明神圣不可侵犯,让倭寇。认识大明铁骑蛟龙军厉害吧。”

    ……

    一番杀鸡儆猴下,再有非议菲薄者也不敢妄言。金幼孜观看四周。诺大盆地到底要修建什么?居然派如此之多慕容家军在,地处凹坑倘若想与之对抗,无疑以卵击石杯水车薪。想必所有晋级者都没想到,无数人挤破头颅,梦寐以求差使居然是苦力。想想让人汗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配合死无葬身之地。奋起手来反抗恐怖没出盆地,就捞了个万箭穿心尸骨不全下场。话说金幼孜转眼在盆地干了三天苦力。观察下,越发难以让人揣摩。非建筑也非池库。跟有一可怕疑点化作一只荒兽,慢慢向金幼孜靠近。多年经验和饱腹诗书,金幼孜阅历丰富。这盆地构造居然没出口,四周光滑细腻。从内跑出外根本不可能,而内又没设密室出口。这就足于说明,建造此物根本不想让金幼孜等人出去。不出所料的话,完工之日就是灭口之时。然而另外一疑点相继而生,为何不用寻常劳工,非要身怀绝技江湖人士呢。慕容家不会花费大量精力,目的就是建造一座,不可告人建筑,然后杀掉修建者吧!那用江湖人士另外一层原因究竟是什么。翌日金幼孜细心观察下,发现有位老者。此人也同他一般不可告人,上其前去开口道:“前辈,”被其止住,老者环顾四首后小声道:“莫要声张。”白昼交替,如夜,老者道出缘由,“此地非建筑宫阙,是一处血池,小友心思整密明察秋毫,应该发现前些日招仆会上慕容凌天异样。绝不是什么病症,也不是什么天生面相。他那苍白无力,死气沉沉身体。不出老夫所料的话,应该是修炼了魔攻。直到血池,老夫恍然大悟。那是一种失传多年邪功,因歹毒惨无人道而遭受江湖人抹杀。没想到在慕容家还能看到修炼者。此功名为血魔化寿神功。盖以吸人内力骨血,从而到达快速增强内力。又得延年益寿之功效。我等上百晋级者就是慕容凌天化功之引。待血池修建完之日,就是慕容凌天大功告成时。相反也是我众命丧黄泉日。”金幼孜听完,首先念头就是从此地逃出,肩负北海黄花梨重任。断不能在此折了性命。可盆地上首重兵看押,就算三头六臂也插翅难逃,想要逃走难如登天。不经有些悔恨把事情复杂化。直接潜入慕容家偷窃,得手几率要比这大很多。金幼孜虚心讨教。“前辈可有逃离之法。”老者听闻冷冷一笑,“想要逃走谈何容易。不过也并非不可。”时下,二人交头接耳。一个计划酝酿而出。金幼孜深知黄花梨想要巧取是不可能了。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姑且一式。于是乎喃喃道:“龙腾部落是时候让你帮我一把了。”当晚,金幼孜把此事告之张家兄弟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