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招仆会计取黄花梨扬州火烛调虎离山(3)
    捆绑十字木条双手双脚禁锢,发髻蓬松凌乱不堪。

    全身鞭痕累累不计其数。

    宵练劫持此人后,受了不小殴打折磨。

    此人并是鬼兵劫饷一案重要证人徐田洸,陆十一走上前去抬手试探气息。还没死。

    拔出剑批开铁链,准备带走此人。

    此刻,

    地面剧烈崩塌式颤抖。“不好~”没等反应过来,脚下悬空原是陷阱。陆十一与徐田洸一同坠落。

    持剑插在两壁缓解落下速度。

    二息间达一处封闭池子,墙面光滑细腻。就算轻功了得,也难已飞上去。

    “哈哈……

    陆十一没想到你也有今天。”随之笑声看去,只见上方口子露出两个身影。

    一少一老,前者器宇轩昂风度翩翩。后者老鬏归墟,年迈半只脚踩在棺材盖。

    陈浮生与鬼仆。

    陈浮生见陆十一被困,面带微笑道:“陆十一江湖有名十一剑客,你可还记得扬州花灯楼一式。你让我颜面扫地。今天我就要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言下,

    只见四壁飞出弓箭。

    “不好~”

    陆十一拔剑抵挡护着徐田洸,此人重要性,打开整个事件钥匙。

    忽然陆十一目光一闪。看破其中玄机,原来墙面光滑,无法飞上去。

    可墙面机关射出弓箭同时,并是契机。只要跃起踩着这些机关就可以逃离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陆十一架起徐田洸,身子一纵,一步又一步踏着机关口飞了上来。

    陈浮生大惊!

    虽然成功脱离陷阱,可途中陆十一被箭射伤。

    陈浮生冷哼一声,“鬼仆还不动手。”只见鬼仆拔剑杀来。陆十一身子向后一仰避开。此人剑法娴熟犀利。招招直夺要害,陆十一又护着徐田洸施展不开。情况不容乐观。

    下时,

    陈浮生也拔剑向陆十一杀来,一对二。

    若是搁在平时陆十一还有一战之力,现如今负伤又带着徐田洸。就算三头六臂,也难以招架。

    几方交手,陆十一陆续收了不小伤。

    两人轮番进攻,长久下来恐怖难以脱身。陆十一在危机关头。

    施展。

    六段绝学。

    “一剑封喉。”

    剑气幻化成一只凤凰,两人大惊。

    金色凤凰嘶鸣一声,冲向二人。此时不约而同挥起剑意抵抗。

    陆十一趁势带着徐田洸离开。

    时下。

    陈浮生与鬼仆都受伤,要不是陆十一带伤又顾忌徐田洸。二人不敢想象方才那一剑封喉的威力。

    ……

    金幼孜上台那一刹那,席台慕容凌天冰冷目光闪烁。似乎就等待这一刻。一旁老者面色微动,对其点了点头。

    与其对垒者也是一名剑客,从昨天比拼来看。此人尤为噬血残暴。先前一人和他对比,都已求饶认输。

    中年剑客却无视直接将其斩杀,可见此人杀伐之果断,手段其狠毒。

    台下张大胖与张小宝不约而同捏把冷汗。

    中年剑客目光杀机四射,不等金幼孜拔剑。突然出手,已迅雷不及掩耳破竹之势出手。

    见其,

    金幼孜一愣,迅速反应过来。身子一弹避开一剑。

    席间裁判老者暗叹,

    “歹毒。”

    金幼孜轻视一笑,拔出佩剑。

    中年男子见了,神色一动若有所思。

    席间慕容凌天与中年男子开口道:“裴旻剑。”

    中年男子道:“你也是中原剑客,你手中的我没猜错的话,是剑谱排名第十六裴旻剑。”

    金幼孜回道:“没错。”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好剑好剑,可惜了。在你手中发挥不出他因有威力。

    今天你认输,我可以不杀你。只要留下你手中裴旻剑即可。”

    金幼孜听完冷笑一声,“可笑,我看你没这个本事。而今日就是你此生见此名剑忌日。”

    中年剑客大怒,

    “大胆狂徒竟然口出狂言,洒家好心留你一命,不识抬举。要知道取你项上人头时,此剑还不是归我。

    看招。”

    噹,两人同时出手纵横相击,同时弹开。

    中年剑客锋芒不减,舞剑杀来。金幼孜毫不示弱。反手握剑迎接上去。

    顿时,

    全场鸦雀无声,平息凝神盯着台上。

    只见金幼孜收剑回鞘,轻哼一声。

    中年剑客顷刻间,倒在血波中丢了性命。

    一时间全场响起雷鸣般掌声。

    金幼孜胜!

    下台后,张大胖传来崇拜惊叹不可置信目光。

    他道:“老弟看不出来啊,平时就是文弱书生。没想到剑法如此霸道了得。”

    想必张大胖,张小宝会说话得多。他道:“我兄弟两有眼不识泰山,先前不对地方。望铁柱兄海涵。”

    “哪里,哪里。”金幼孜拱手一拜。

    比拼还在进行,过了半小时才落下帷幕。

    台上老者手握一打花名册。他道:“今年招仆大会圆满结束。请各位晋级英雄好汉随我一同进慕容家。”

    老者话落,晋级者都发给一块褐色铜牌。

    金幼孜接过,上面写有“金铁柱”三字。想必是身份通行慕容家证件。

    数百人随着老者浩浩荡荡进入慕容家。

    内城,

    繁华之处比起外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十步一个岗位慕容家军,手持兵戈威风凛凛。

    老者将数百名晋级者分配住宿。

    天明翌日,

    一名身穿青色长衫马脸男子,敲锣打鼓。

    大清早叫醒晋级者。

    人群中抱怨连连。

    “这大清早,唱得是那处。大爷我还没睡够呢?”

    金幼孜与张家兄弟两一道起来。

    列队马脸开始训话安排任务。

    他道:“诸位好汉,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我在这里把话撂在这,进入慕容家,就尊行家规家法。倘若有不听招呼使唤者。后果自负。今儿带你们去,干活地。”

    言下,

    每人发放一间蓝色长衫,衣口绣着慕容二字。

    换上衣服后,

    一众人来到慕容家后山盆地。此人凹陷。里面有近千人在干活。

    金幼孜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这不是仆人吗?为此才大废周折进入慕容家。找机会盗取黄花梨。

    眼前中中,非明是劳工苦力。

    这不人群中发出质疑。

    “奶奶滴,小爷我进慕容家是当仆人,外宗人。不是来干苦力。他妈的不干了。”

    没等说完话,这人人头落地。

    ――――――――――

    为了跟随大纲走,接下来几章。剧情发展估计会稍微快一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