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招仆会计取黄花梨扬州火烛调虎离山(2)
    白骨涯水路码头多有出海鱼夫船舶靠停。西风口上烽火瞭望塔甲士林林。其中最为瞩目风景线要属陈家。山字溢涟口库房城堡狮龙般坐落于此。扬州第一贸易商陈家,这个海上富可敌国的庞然大物。涯顶石礁坐一白衣男子,佩剑目视下首陈家卫兵。许久陆十一收回目光暗自思量,如何不得声色又不打草惊蛇进入库房探探究竟。陈家到底有多少不可告人秘密。思之身影一纵跳了下去,二卫兵见。来不及拔刀询问,被陆十一三拳两脚打昏余地。顺之夺走腰间钥匙,将之尸体移至隐蔽处,防巡逻卫发现异样。一切处理完,悄无声息打开库房门进了去。此间想必没什么重要物品,否则不至于不设铁锁。进之一看,全是陶瓷书画。贸易东南海一带商品,第二间不出陆十一所料,果然悬挂铁锁。冷笑一声将其打开,顺势进入。这间地上灰烬弥漫。显然不常有人进入。一扫四周。全是一排排铁箱,分做两列。陆十一放下手中剑,吹吹铁箱上灰尘。打开其中一个看。愕然,里面全是红衣弹。“密谋造反”几个字瞬间出现在陆十一脑中。接近打开几个,全部一样。也就是说,这间仓库全是红衣炸弹。根据吴桂芳描述,蛟龙军曾在扬州郊外发现一处地下作坊,尤为隐秘。发现时已被销毁转移,现场发现大量扑撒火药。如此一来,事件就很清晰。这些火药被做成红衣弹运往此处。正所谓最危险地方并是那最安全的地方。陆十一准备打开另一间库房查看。然而陈家早已发现入侵者。库房陈家总房内。陈浮生品着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只见一名陈家卫兵匆匆来报。在其耳边碎语几句。陈浮生阴冷一笑,“鱼饵你终于上钩了,陆十一我到要看看,江湖流传十一剑客到底几斤几两。”回想花灯楼一面。心里委屈不甘浮上心头,杯璃捏碎。一旁深不可测的剑客鬼仆始终一言不发。陈浮生道:“走去看看。”话说陆十一已经来到第三间库房,对正在赶来的陈浮生与鬼仆浑然不知。这第三间相比前两间,格局要小上一筹。里面放有三五个铁箱。好奇心驱使下,陆十一将铁箱打开,里面~让人毛骨悚然,全是骷髅面具与盔甲。难道……这就是鬼兵劫饷案源头,传说中鬼兵都是陈家人假扮的。如此重要线索,那顺藤摸瓜,很多未解之谜将迎刃而解。而陈家与解缙又是什么关系?而锦衣卫宵练插手又代表着什么?陆十一带着一连串疑问,打开第四间库房。而这里,却非库房,而是一座牢。没错就是一间牢房,里面关押好多人。火药师?陆十一很快猜测出这些人身份。陈家为了隐人耳目并关押这些制造红衣弹的火药师。很奇怪!为何不直接杀人灭口呢?莫非还有利用价值。正当陆十一思考时,一个熟悉身影锁在眼前。他就是?

    ……

    话说那白牡丹对阵张小宝,恨透对方伶牙俐齿。面对台上台下群雄逐鹿围观。出言辱骂有失得体。只好开口道:“我把鞭名为山雳,铸者无从考证。寓意如其名,鞭断离山。现在可以动手了吧!”“好!”张小宝拍手叫好后,又道:“白姑娘一看是急性子。可不急这一时半会,你看你貌美如花,打打杀杀武刀弄剑多不好。要是不小心划破你那可爱脸蛋多不好。”白牡丹一听大怒挥鞭杀来,张小宝身子一撇,像只灵活猴子避开道:“白姑娘今年贵梗,芳龄几何啊?”白牡丹越听越生气,不断挥舞鞭子攻击,两人又交手几个回合。台下大汉都叹为观止,心想,这人真是极品,比武招仆大会这么严肃场合,硬是被他弄成谈情说爱俏皮话连天。张小宝仍旧喋喋不休道:“我说白姑娘一定还没有如意郎君吧,你看看合适不。你别看我瘦小无力。其实我对女人挺温柔的。跟着我吃不了亏,你想想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进入慕容家无依无靠。把名额让给我。哥哥我会对你好千倍万倍的。”白牡丹吼道:“痴人说梦。”台上席位老者被两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忍不住憋出胡闹两个字。两人又打了十余回合。还是难舍难分。张小宝不依不饶,一边抵挡白牡丹进攻,一边开口式爱。台下围观者都被这两冤家搅得头皮发麻。张大胖盯着台上唾液横飞,“奶奶滴,这家伙居然调戏上了,为什么我就遇不上这美人胚子。”说完一拍大腿。相比之下,金幼孜却很淡定,他清楚,张小宝是在攻破对方心里防线。俗谓攻心为上,此人日后必有大用。据金幼孜观察,台上席位慕容凌天,面对比武台二人滑稽。脸上没有一丝波澜。这让金幼孜更加怀疑,这慕容凌天究竟是不是活人,他那死气腾腾脸。就像一具刚刚断气不久的尸体。张小宝与白牡丹转眼又打了十几个回合。算下来两人打了足足半时辰。终于台上席位老者干咳一声,“两位停停,老朽活了几十年,从没见过如此实力相当,又惺惺相惜之人。经过慕容家各位执事决定,你二人不必在分个你我高低。一同晋级。”此言一出,全场轰动。老者又一次开口道:“肃静,下不为例,从今往后凡是比试超过半时辰者,全部视为放弃资格。以免有人鱼目混珠。”台上张小宝收回烈火枪道:“白姑娘,从今往后,你我二人都要在慕容家共事了。放心吧哥哥会照顾你的。”言下白牡丹撇了一眼,二人相继退下台。招仆会回到正轨,接下几场没了幽默风趣。厮杀激烈血腥,有一大汉生生被对生扭掉头颅。实在让人望而生畏。而金幼孜马上就要上台。张大胖与张小宝再三叮嘱,尽力就行,实在打不过认输,不要送了性命。金幼孜点了点头,轻盈走上台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