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招仆会计取黄花梨扬州火烛调虎离山(1)
    顷刻间吓得胡广色变,两女握紧匕首刺来,说时迟那时快。胡广迅速反应过来。跳起身来纵下床。只见那两女不屑一视。杀机肆露缓缓向胡广逼来。危机光头本来驱使下,胡广扯开嗓子大喊救命。忽然发现自己口结舌哑,竟然说不出道不明。脑海划过中毒二字,莫非酒宴上有问题,不可能?杨荣言语中,不像和解缙党羽。二女之一一女道:“没想到吧?解大人要你命,没人敢留你。自古以来,名垂千古者,都是死人。”胡广得知差池难飞,呜呼哀哉。闭眼等死,待匕首刺进心脏刹那。余惊而醒,环顾四周。二女仍旧爬在床头呼呼大睡。急忙擦擦冷汗,惊恐未余下床打开房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门外两名士兵不知何时。丧命地身亡,军舎烛光忽明忽暗。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黑暗中现身,此人头戴斗笠面悬黑布,手握长剑。他道:“一个人在梦里被杀,恐怕再也没法醒来了。”胡广喃声道:“锦衣卫!”黑衣人道:“没错我奉命送胡大人上路,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受死吧。”言下,丈剑直逼胡广要害,故为一介文人,手无缚鸡之力。面带锦衣卫杀手,只有生死由命。闭眼等待死亡降临。待剑临前几分,被另一丙剑挡下。开眼一看,是一年迈老者。此人道:“莫要张声。”榻上二女闻声惊醒,未嚷声大叫。死在黑衣人剑下。“你是何人,竟敢阻挠锦衣卫例行公事。”老者哼声道:“例行公事?暗杀朝廷重臣也是你锦衣卫职责。不行光天化日之下,却躲在暗里谋害忠良。”黑衣人无言以对,持剑杀来,二者交了几回合。屋外传来火光。死亡将士被发现。自此黑衣人纵跃窗户离去。胡广跪地谢拜:“多谢恩公救命之恩。”老者道:“此是非之地不宜久留,随我到安全地再言。”说着揪起胡广飞上房梁,戒备森严的边防大营中消失。翌日天明,胡广醒来时,身处一处桃花园。

    …………

    张大胖怒吼一声,挥着大铁锤。一副力拔山河气盖兮气势杀向青衣剑客。那人目光炯炯,嘴角上扬露出轻视,待张大胖临身。双腿用力一纵,避开这计铁锤。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掉转头来,纵剑直杀张大胖头颅。此刻大惊,胜负很快分晓。张大胖抬起头,身子微微一侧。这剑刺在右肩。就在这时,忽然扔掉手中铁锤。双手抓住其身子,青衣剑客大慌。欲挣脱,奈何张大胖力大如牛。使劲浑身力也无济于事。余刻张大胖用力一扯,将青衣剑客从空中拉下。一脚踢中对方腹部。余其重创,台上下大乎,就连金幼孜也万万没想到。张大胖会舍命一击。此刻青衣剑客任然不罢休,他悄悄从裤兜中掏出匕首,猛扎张大胖臂膀。张大胖怒吼一声,赫然将其抱起。抬起右脚,放下青衣剑客时,使劲顶在膝盖上。“咯吱~”脆响声后,此人已废。霎时台下响起雷鸣般喝彩。张大胖就似一肉盾,尽管受了不小伤。生生将其压轴。下台时张大胖还不忘談啼,“这家伙瘦的跟螳螂似的,如此弱不禁风。事实证明,天下武功练体强于练决。”话下握着伤,金幼孜看破不说破。方才一战惊险万分,要不是张大胖玩命一博,此时早已阴阳两隔。比拼还在继续,三人相继观看几场。下轮到者,张小宝。此人不同于张大胖身材壮硕,反到身材枯瘦像只猴子。他眼神空旷,悠闲散漫走上台。与其对垒是一女子。冠冕长发及腰,一袭黑衣。体态娇小玲珑。曲线丰满又不失骨感。黑衣女子接下腰间鞭道:“动手吧!”张小宝干咳一声且慢。席台老者与场众一愣,这究竟要唱那一出。只见他道:“再下张小宝,祖籍河南。礼明比试姑娘报个姓甚名谁。”黑衣女有些不耐烦,几场下从未见这方要求。众目睽睽,也不能失风度。她拱手回应道:“再下白牡丹。”话落挥鞭准备进攻,然而张小宝再次出声喊停。全场瞩目,都在想这厮又要出什么幺儿子。张小宝道:“我这把名为烈火枪,出自宋代杨家。长六尺,玄铁铸造,涂满南海红薰。威力无穷,是一把趁手好兵器,不知姑娘手中兵器是何来历?”黑衣女双眼漠然冷哼一声,“要打就打,那有这么多废话可说。”张小宝回道:“此言差矣,自古比试,都先报明武功门派来历姓名。如此不愧先人古训。”黑衣女红了双眼,他没想到眼前干瘦无力之人,竟然会这般巧言弄舌。

    …………

    扬州郊外,一匹马飞驰而过尘土飘扬。一清纯少女策马扬鞭。此人正是赶往蛟龙军营的青莺。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何况分别多日不见。青莺很想念陆十一。全速前进没有留意周边树林黑影。这黑影速度很快,竟然能与烈马形同共进,可见腿功了得。正是天下轻功举世无双者罗二。只见他阴冷露出笑容,从怀中掏出暗器射断马腿。一声嘶鸣人青莺仰马翻。青莺强忍着剧烈疼痛爬起身来,只见眼前出现一个庞然大物,身高八尺。像一座伟岸山峰。这人后面是一白发男子,双眼如鹰仿佛能望穿沧桑。没错前者正是罗刹牛四虎,后者白发持剑男子就是臭名昭著的杀手赵一阳。就在这时追风夺命腿罗二从林中缓缓走出。青莺拔剑指着牛四虎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牛四虎不说话,伸手握住剑刃。徒手握住剑,此人莫非铜墙铁臂刀枪不入?青莺暗自大惊。罗二哈哈一笑。“姑娘不要做无谓挣扎了,大个子可不会怜香惜玉。”青莺目露凶光“呸。”赵一阳对罗二使眼色。罗二出手封住青莺血脉,瞬间昏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