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闯关藏经阁北海行,暗流涌动(2)
    尔今任有通天手段本将也要将你强制擒拿。“看招……”吴桂芳甩手抽出后背双剑举步直接向宵练砍去。只见他也不慌神嘴角上扬轻藐冷哼,横剑一挡“嗙”剑与剑直接碰撞震耳欲聋,宵练滑往后弹出三步顿时对吴桂芳刮目相看。武将冲锋陷阵少有剑法荆棘之辈,万万没想到吴桂芳不当功夫了得,剑法也是刚猛犀利非同凡响。宵练干吭一声,抬手一剑刺去,吴桂芳提右手之剑又是一挡,紧接着左手剑反握划向宵练腹部。那料到他临门一脚踢得吴桂芳向后一仰,宵练瞅准机会一剑直逼心脏,吴桂芳大叫一声不好,急忙侧身闭闪,不曾想慢了半息刺中左肩膀。说时迟那时快连忙一剑挥去,宵练这才跳跃起来翻身退后几步。

    撕心裂肺的疼让吴桂芳差点倒地,好在及时用右手之剑插在地下,这才勉强稳住身行。传闻锦衣卫孔周三剑各各武功深不可测,亲自过了几招比相信中还要强上许多。

    宵练道:“真是一条汉子为了江山社稷不屈不挠,大明有你这样将领倍感欣慰,不过你挡了锦衣卫的路,只能成为一块垫脚石了。我也只有送你上路,黄泉路上莫要怪我。”

    吴桂芳艰难站起身子,心有不甘。锦衣卫有不臣之心,终于开始承认了吗?只怕这个秘密再也没人会知道了。

    “我就算死了也是为国靖忠,而你叛逆贼子早完会死无葬身之地。”

    宵练哈哈大笑:“好一个叛逆贼子,那我今天就让你流芳千古。”剑意汇聚在剑尖,地上枯枝败叶迅速旋转在宵练剑周边,只见他目露杀机,纵起身来剑中带有一股剑漩涡,一时间吴桂芳感到死神在向他招手,心一横拔起双剑快速旋转抵挡。

    “受死吧!”

    “呼……”

    “啊……”

    “嘭”吴桂芳只接飞出十米外,砸在一颗苍天大树上。胸口乃至周身上下剑伤无数,最致命是心脏前那道口子,疼得汗如雨下。吴桂芳擦了擦嘴边淤血。“没想到我吴桂芳今儿命丧此地。”

    宵练提着剑一步一步向吴桂芳走来,此方以没了抵抗能力。“还有什么遗言下辈子再说,我送你最后一程。”抬起剑要取吴桂芳头颅时,一股强大内力震得宵练急忙后退几步。

    从树梢跳下一人,此人青衫粗布有种仙风道骨之气。正是年过花甲翠萍湖无机老了。

    “啊无极老人”宵练心道与他交手多有事端,何况吴桂芳蛟龙军随后将至。宵练身子一闪消失在夜幕中。

    “吴某多谢无极前辈救命之恩,可有一时不明,为何要放走于他。”

    “老夫退出江湖多年早已看惯杀戮,江湖恩恩怨怨过眼云烟,陆小友临行前托付紧要关头出手相助,这才前来为你解为。”

    “陆十一”吴桂芳喃喃。无极老人向着苍天放声一笑,走着走着消失在虚无中。

    不远处人声鼎沸还有火把光亮在靠近。一大队人马兵士赶到。“将军你受伤了,来人快传随行军医。”公司乾、上官婉儿、徐子镜等人也继赶到。

    “看样子我们重了调虎离山之计。”公孙乾见吴桂芳重伤很快猜出缘由来。

    “没错锦衣卫宵练根本没有劫走徐田洸,答案已经非常清晰就在军营。”几名卫兵将吴桂芳扶了起来道。

    一名将官道:“将军要不我带些人马上赶回军营,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徐田洸找出来。”

    公孙乾摇摇扇子若有所思道:“别徒劳费劲了,军营徐田洸在我等追击宵练时就被人劫走了。”

    “锦衣卫事情变得朴树迷离,牵扯面之广,背后隐藏惊天秘密到底是什么?”吴桂芳陷入沉思担忧起帝国内部来。

    深山密林鸟空出明月照青石下,赵一阳那满头白发随着轻风飘柔就起。他目囧囧有神盯着前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旁牛四背着巨斧坐在青石上大气不出,掰着手指头不知在数什么,上苍是公正的体壮如牛智商却只有儿童,一旁则躺着昏迷不醒的徐田洸,事情来龙去脉与公孙乾推测的无二,正是军营空虚之际罗二出手劫出。旁边青松頂山罗二站在枝头道:“老大他来了!”

    只见不远处走了一人,身穿蛟龙军铠甲带有面具看不清正容。正是士兵办像的锦衣卫高手宵练。

    “罗刹主人此番行动多谢相助。”宵练拱手道。

    赵一阳面无表情道:“你不用谢我,罗刹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只有利益。答应你们的事我已经办到,你的承诺?”

    宵练微微一笑:“只要你答应锦衣卫在扬州行动,我绝不会食言。不过我十分好奇,你为什要找一个失踪十年的人?”

    赵一阳脸色一变道:“有时候害死人的往往是好奇心。”

    觉察赵一阳身上散发出的杀机,宵练干咳一声。“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过问,此人我带走了。”话音一落抗起地上徐田洸离开。

    赵一阳的脸在月光倒映下,变得沧海桑田。记忆里三名少年顶着风吹日晒在蹲马步,一旁老者提着小木棍聚精会神盯着,谁若是姿势不对并用此惩罚。浓浓回忆只能在脑海中不断回首,断崖前两名少年相视而坐。

    “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取小师妹?”

    “你休想,长大了小师妹要嫁的人是我。”

    两名少年一言不合就扭打在一起。

    念今生,风烟流年,你和他执手红尘,朝朝暮暮,凝字为爱。两相依化作一人思,如花眷恋,你是我独守的暖,却相负,和他繁华唇语缠绵。

    那一夜你吻了他,狂风暴雨倾盆的不是大地,而是我的心灵。

    那一夜你和他缠绵,我亲手呵护的花朵凋谢了,其实那只是我的心灵。

    女子无情时,负人最狠。女子痴情时,感人最深而却不是我。

    谁拿流年乱了浮生,又借浮生乱了红尘。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赵一阳从记忆深处回过神来,久久不能平静。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在地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