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鬼兵劫饷,胡广血书托!(4)
    刹那间死一般宁静冲塑着房间,恶斗前黎明曙光很快愤然打破。吴清莲干咳一声,愁了一眼青莺与陆十一,撅撅嘴道,“一个臭酒鬼一个臭丫头,这灯王不是你这样的小老百姓可以拥有的,这不符合灯王高贵反而拉低了灯王价值,我看还是赶紧拍拍手回乡下做个下等人吧,别在这丢人现眼,污了扬州空气。吴清莲向来为人刁钻刻薄,尤为看不起民间百姓,这番话更是道出她高人一等姿态,极为让人义愤填膺。反倒她身边追随着跟真哈哈大笑。

    青莺从小生长翠萍湖不在江湖中,哪见过这世间一张张丑恶嘴脸和那不堪入耳的羞辱之词。青莺怒道:“说谁臭丫头我看你才是无耻无知的臭女人。”青莺涉世未生,本不想让她沾染过多尘事,没料想风景如画人文之乡也会遇到恶瘤权贵。陆十一哈哈大笑一声,吴清莲问道:“你笑什么?”陆十一提起酒壶喝上一口后说道:“我笑一只土鸡硬要说自己是凤凰,没有自知之明,我看你是青楼从良女变得有人模样,刻意摆脱过往。却难以掩饰内心卑微可笑可笑。”富家千金娇身冠养,自小只有欺负别人主,今儿被人骑到头上说笑,怒得语无伦次。“你~你欺负人,陈哥快教训他。”

    陈不奂傲气道:“哪里来的山野游人,本少原先心情不错愿意出手买,搁在平日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抢不来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儿让你知道扬州谁说的算,来人给他俩见识见识陈家实力。”陈不奂说完,身后恶奴趾高气昂分别向青莺与陆十一。今非昔比青莺如今也是练家子,眼中一片愕然本没把几个酒囊饭袋只会欺负百姓的人放在眼里。

    不拔剑迎头痛击首冲一人,起手握紧另一人拳头,发力扭掘咯吱声后那人断了脊骨。且看陆十一这边神情平静自若,三恶奴齐齐出招,一人侧面飞踢而来,陆十一单手扶着凳子挪动,另一只提着酒壶在喝,这恶奴踢空成恶狗扑食。另一人捏紧拳头挥舞砸来,陆十一冷哼一声,抬脚踩在脚裹疼得他抱腿金鸡独立。剩下一人见状心有余悸,顺手拎起凳子,直接丢向陆十一,只见他不慌不忙出拳,直接打碎虚在空这厮并被碎木刺伤。再次提起酒壶喝了一口。

    陈不奂与吴清莲目瞪口呆惊叹不已,陆十一自始至终都没站起身来,而却打得恶奴狼狈不堪,何况背着那把剑没出窍更没用上。吴清莲看向陈不奂,不知如何收场是好。

    这些恶奴都三脚猫功夫根本不顾一屑,反而陈不奂身后那从没出手的老者,让陆十一有些忌惮,此人弯腰驼背。腰间挂剑一把,剑身秀长剑把雕有骷髅图案。低着身子从未见他抬头看人。陈不奂心知陆十一棘手吩咐道:“鬼仆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鬼仆沙哑幽灵般开口道:“公子老朽只奉命保护你周生安全,没有帮你杀人权力。”说话间仍然低头不看任何人。陈不奂恨透陆十一身带十八般武艺话早就冲上去厮杀了,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吴清莲眼前丢了人,只好闷声不语离开。

    中间出了茬子也不波及灯王放射,灯楼老者应青莺提笔,内容还故作神秘,不让陆十一知晓。二人一同登上楼上楼,有情人赏的灯花却是命运截然不同两人。

    楼顶一目览扬州,借着月色朦胧青莺双手合拢胸前。许愿少许点燃灯王下首浊火。迎着风儿缓缓飘上空中,整个扬州百姓抬头瞩目,更有少女含情暮暮看向天际许愿,也幻想心郎有朝一日能为其放一次灯花王。夜色阑珊星空璀璨,灯花寥寥青莺很美,陆十一心里有数。青莺芳心暗许于他,要论姿色不差世间任何女子,甚至更胜一筹,青莺身上有股超凡脱俗气质。这是陆十一遇到女子中所不能及的,只是漂流浪荡风里来雨里去。常常徘徊在刀光血影中,陆十一担心六年前悲剧重演。不想让青莺受到伤害,而自己只有似醉非醉,活在曾经回忆中。“梦璐六年了我还是放不下你。”陆十一提起酒壶喝上一口,悄然间划过一滴眼泪。世人只知陆十一风流倜傥不动真情,却没人问晓曾经刻骨铭心。痴情者谓我心忧,却加以掩饰成无情者。

    “十一哥你看?”青莺胳膊拐了下他指向天空,陆十一才从回过神来。

    空中花灯王突然“嘭”一声爆炸开,随即几个大字倒映扬州城上空。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青莺她笑了笑得那样开心,反而让陆十一千丝万缕。

    ……………………

    扬州城外飞马踏青石,头戴布帽身着长衫眼神刚毅背着把剑,正是八百里加急从北京快马加鞭刚来的金幼孜。一然来到郊外,抬起头可以到扬州灯火通明。突然马受惊嘶鸣一声。“吁~”金幼孜自幼习武,功夫炉火纯青甚是了得,从两道白桦林中一股强劲杀气腾腾。“树林里的朋友躲躲藏藏算什么好汉,出来道明目的吧!”

    言下预料而中,从林中走出三人。领头人白发苍苍,约有四十许岁。身穿赤色蟒袍手握利剑眼神入鹰。

    “赵一阳”金幼孜吃惊道,罗刹四恶杀手组织主人,剩下两人分别是追魂夺命腿罗二与力拔山河气盖兮的牛四虎。却不见梅三娘江湖传言死在天寒门。

    “解缙太看得起金某,竟然雇佣罗刹来取我性命。今晚注定将是不眠之夜。”金幼孜下马拔出剑握在手中。以一敌三金幼孜有自知之明,光是赵一阳剑法早已出神入化。再加上另外两人,恐怕就要葬死于扬郊。

    “剑谱排行第十六的裴旻剑,没想到在你手中。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辜负此剑名气。出招吧!”赵一阳抽出手中剑,目光如炬。金幼孜无心恋战盘算如何从罗刹三人中全身而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