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鬼兵劫饷,胡广血书托!(1)
    晴朗天空渐渐挂起几片乌云,随即慢慢变化密布,大地浑然失色。

    种地农夫擦擦汗看向天际,“变天喽!”扛着锄头带起草帽,回家避雨。伴随着轰轰雷声,几滴大雨散落下来。仿佛是千军万马中的侦查队。

    很快大雨骤降,漫山遍野树叶被打得滴滴答答作响。这雨一下就是一天,丝毫没有晴朗的迹象。就像一只荒兽张开血盆大嘴,吞噬人间万物生灵。

    一月后的一天,雨依然下着。沿海地带堤坝,水位上升至警戒线。留收官兵正吃着酒振着筛盅。

    “来来买定离手!”

    “我说咱们还是去看看吧!这鬼天气着实吓人。”一名年轻官兵开口说道。

    “二狗子不是我说你,俺在这守了三年,什么天气没见过,出不了事。赢钱了别找借口脱身。”老兵挑唆下,新兵只好继续蹲下赌钱。殊不知危险正在悄然逼近,“嘭”堤坝被冲开一条口子,大水势如破竹,淹没周边大小十余县。

    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无数白骨横尸遍野。天怒人怨,消息传入朝廷。大明朝野震惊,连年征战国库空虚。

    永乐大帝下旨南下筹银,由胡广担任钦差大臣。着手赈灾一切事物。此人清正廉明,精明能干。是朱棣心腹。

    天下初定番邦未消,名为归顺朝廷,实为叛逆之心,胡广没让朱棣失望,东奔西走,筹集文银六百万两,押往灾区。解百姓与水深火热之中。

    秋风萧瑟深山穷林,入夜三更伸手不见五指。一队人马压着大个铁箱,内装雪花白银救命钱,前后兵卒拥护前行,走了一山。领头军卫下令稍作休整解解困乏。说着喝上一口水,神色疲惫却不敢掉以轻心,目光如炬打量四方。

    见不远处燃起幽幽之火,顿时提高警惕,一众将士也见其状。纷纷睁大眼睛打量。“没想此行,遇到罕见鬼火。我等官气护体,怕他做甚。”领头将领胸有成竹道,实然内心七上八下。深山老林见这种慎人东西,心里直发毛。

    只见幽幽火光,越来越多且清晰。可见那似鬼火东西正在靠近。刹那看清,是支身穿铠甲手握干戈载戢之军,尤其那脸部空酮。完全是具骷髅体,却整装代甲。鬼兵二子字重塑在所有人脑海。

    “弟兄们莫要慌张,世上哪有鬼怪邪灵。定是荒野悍匪伪装劫饷。”领头将令拔出配剑喊道。兵卫却个个后退。

    不是不惧而是重任压肩,丢了粮饷回去也是杀头罪名。放手一搏或许有一线生机。

    “大战在即,临阵脱逃者斩。杀过去活下来的晋升一级。”领头将领怒吼道。

    军令如山,不可违抗兵卫停止后退。

    “给我冲啊!”一声令下与鬼兵展开血战。你死我亡的几个回合下来,兵卫全部阵亡,因为鬼兵根本杀不死碰不到。

    几十箱粮饷伴随着黎明曙光,悄无声息消失在深山老林中。朱棣闻询大怒,降罪胡广押饷不全之过。后因朝堂同僚求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囚禁在六扇门革职查办。

    自古樱花三月下扬州,诗人文豪都噓嗅闻香而来,多有醉翁之意不在酒。有家醉仙楼在这时节被踏破门槛,她们酒很香舞很美人更上一筹。许多膏梁子弟鲜衣怒马,出没在这乐不思蜀地,是歌舞美酒流连忘返,还是那名妓手法一流消魂。

    门口胭脂红尘在搔首弄姿,对过往人行挤眉弄眼。有一女子,长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粉粉脸蛋如碧玉般玲珑剔透。配着把粉剑手插着腰怒目圆睁。径直走向嫣梦楼而去,到门槛被胭脂女拦了下来。“姑娘是走错地儿,还是寻乐子找凤阴之好。”红尘女干这行,没个眼力吃不开,瞧出青莺怒气冲天。猜出个大半找人来。“姑娘是来寻夫君吧,姐姐劝你不要进了,看到伤了心肝不好。在这等就是,男人啊没个好东西哎!”说着还摇摇圆扇叹叹气作作。

    “滚开在啰嗦,割了你舌头。”青莺一吼,红尘女瞧见配剑自然识趣闭口。风月场所杀人斗殴常有,早就司空见惯。进入大堂楼层,几大圆桌座无虚席,有山珍海味满汉全席,这里人挥金如土,换取精神上满足。

    “陆十一给我滚出来?”青莺大喊一声,琴声唱词声啅耳。没人理会青莺,只想是那家小娘子,来抓相公见惯不怪了。

    青莺见这些人沉迷酒池肉林,拔出配剑,朝着最近圆桌一斩,喧闹大厅忽然鸦雀无声。青莺才开口喊:“陆十一给我滚出来。”

    “姑娘找情郎也要挑地,知道八仙桌多少银子吗?”说话声从二楼传出,只见此人步履蹒跚,满身肥肉目光却鹰利。

    厅中一中年男子道:“惠姨不要吓了小娘子。打烂八仙桌我赔就是。”

    老鸨子惠姨道:“小姑娘看在王掌柜面子上,这事就罢了。快些离去这不是待地。”

    青莺不饶道:“陆十一我追了年半年,躲得过初一逃不出十五。若还不现身,我就拆了这家楼。看你今后有地去没?”

    这话让老鸨子大怒,堂堂醉仙楼百年历史。在扬州背景鸿大,靠的不只是美酒女人,而是错综复杂的江湖地位。“不知天高地厚,来人将这臭丫头给我拿下。”

    “是!”一杆恶奴从后院气势汹汹杀出,手持木棒砸向青莺。半年前还是花拳绣腿,今时不同往日。一刀削断木棍,一脚踢倒当首一人。剩下几人相互顾视,将青莺团团围住。乱棍打来,青莺并不慌神。双腿发力一跃而起,身子一转倒头施展一招“仙女散花,将所有恶奴手中混,一一削断。”旋转而蹲,紧接着一个扫堂腿,放倒全部恶奴。

    老鸨子气道:“一帮酒囊饭袋,平日吹嘘以一当百。遇到事不堪一击。看样子不派出老驼子,是收拾不了你了。”

    “且慢!”一声利喝徐徐传来,熟悉声音,青莺内心波浪起伏,没错是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