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铁面大盗(3)
    “小妞生得细皮嫩肉,水灵灵的好个碧玉玲珑。大当家的今儿开荤,也赏弟兄们尝两口。”说话汉子身形枯瘦相貌猥琐,说话之余试绣擦了擦口水。

    “哈哈那是自然,好久没遇到如此清纯脱俗娘子,弄得老子都不好意思下手,小娘子别怪哥哥们心狠,只怨你生不逢时运气不好。”独眼大汉正是方才那人口中大当家。

    青莺吓得面目苍白,虽有些武功,却都是花拳绣腿,过了几招并败下阵来,身上多出被打伤。

    “你们别乱来,知道陆十一吗?他会来救我。聪明识相点赶快离去,不然丢了身家性命。”青莺希望搬出陆十一名号,威慑几名匪徒,从而全身而退。

    “十一剑客,少拿他来压我们,当我傻你说来他就来。就算认识我也不怕,等他得知早已逍遥法外了。”独眼大汉步步紧逼向青莺靠近。

    “不好有杀气!”独眼汉子突然大惊。

    “嗖”一阵白芒眨眼飞过。“啊……”独眼汉子倒在血泊中,死亡瞬间也没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只见倒地前树杆上插着丙剑,此剑修长,中间有条口子,剑尖两边有凹槽。而那剑把上的雕塑更加引人注目。是条凤凰盘曲环绕,之间只过了十一息,快得在众没人瞧出独眼汉子是怎么死的。

    “凤鸣剑十一剑客……”枯瘦汉子惊恐道。随即不远方缓缓走来一男子。这人并是陆十一。

    “尔等若不想丢了性命,速速离去。”陆十一拔下树杆上凤鸣剑,扶起青莺。那几个匪徒汉子吓得大汗淋淋,独眼头领死后,可谓树倒猢狲散,慌忙逃窜开。

    “你这丫头,硬要和我出来做甚江湖险恶,吃亏了吧?”陆十一借题发挥,好好教导一番。

    青莺从小到大没见过陆十一杀人,平生第一次见血,吓得有些颤抖,好在心里大英雄陆十一在,若不然早就魂不守舍了。或许这一刻,陆十一身影比曾经在心中更加高大更加伟岸。

    青莺身上多处拳伤,必是刚才匪徒所至。荒郊野岭也没带止血药,陆十一摘下几片树叶,放在口中爵了爵。这丫头脸红通通的,迈开头不敢看陆十一,少女心是青涩的。

    解开酒壶喝了一口吐爵碎的叶子上,轻轻敷在伤口上。或许青莺疼痛难忍,额头冒出汗珠。

    “忍着别动。”弄好后,从下衣脚扯下布条,将其包扎好。十六岁混迹江湖,难免磕磕碰碰,受伤乃家常便饭,也因此造就如今陆十一。

    “你看叫你别骑你非要,马丢不算还伤了自己。”说了话又怕言辞过重,捏了青莺鼻子,这丫头才露出笑脸。

    接下来陆十一准备继续赶路,时间紧迫,刻不容缓。目光一扫四方,只见后方缓缓走来一些人,彩色旗帜,吹着迎亲喇叭还有八抬大轿的脚夫。

    领头青年骑着高头大马,胸带红花面带笑容,当这些人走到陆十一跟前并停下脚步。“两位侠士需要帮忙吗?”

    “如此可以哪甚好,我俩赶往苏州,出了岔子,马儿撒野跑丢去,如果可以借只马匹同行。”陆十一如此说道。

    “少爷,时辰不早不能多做耽搁。我们不要在徒增麻烦为妙。”身后长者看了陆十一两人后说了一句。

    “刘管家,我等行走江湖。本就该行侠仗义,这位仁兄没了马匹几时能到苏州。快去牵匹马来。”青年吩咐道。

    长者刚要出口欲言又止,只好从后面队伍中牵出一匹马来。陆十一二人就此一同出发。

    “兄台这是哪里娶亲而回?陌路相逢也不知姓甚名谁。”赶路途中陆十一抱拳一问。

    “我们少爷,正是天寒门丁少卿。江湖上响当当的追魂夺命枪法第八代传人。”后方长者插话,语气极为自豪高傲。天寒门江湖中颇为名气,陆十一有所耳闻。

    “天寒门我怎么没听说过?很出名么?”陆十一身后的青莺开了口。

    老者听闻脸色大变怒道:“你这小娃娃不懂是非,竟敢戏弄于我天寒门。”此话不假天寒门在江湖上名望,绝不可能闻所未闻,除非不是江湖人。青莺自小长在翠萍湖,没踏出一步。自然不知江湖门派。

    “丁管家不碍事,这位姑娘好开玩笑,不知二位尊姓大名?”丁少卿擅察颜观色,先前就注意陆十一腰间剑,心知不是平常利器,再者陆十一虎口生茧,猜出用剑高手。自然不敢怠慢。

    “再下江湖浪人陆十一,这位是我……”说到这陆十一停顿了一下,“这位是我妹妹青莺。”不知如何介绍为好,青莺是从小看着长大,又长十余岁,陆十一把他当作妹妹。

    言下众人聚而震惊,尤其先前长者。方才看走眼,这会手心出汗。十一剑客威名如同天雷滚滚,像一道闪电划过心头。其事迹传遍整个江湖。

    “原来是陆大侠,失敬失敬。”

    “无妨!”

    途中相谈甚欢,丁少卿力邀陆十一参加婚礼。几经拒绝不过,又放出美酒为诱。陆十一只好答应于他,虽嗜酒如命,但从无极上人口中得到线索,铁面大盗必然是轻功举世非凡。天寒门婚礼江湖豪杰云集,铁面大盗很有可能出没于此。想到这看了一眼身后花轿,陆十一露出笑容。一路上丁少卿总是有意无意盯着青莺看。断然对这丫头起了爱意。青莺那一尘不染气质,和倾城容貌。是个君子也爱窈窕女子。

    一时辰弹指而过,终见苏州城。

    心中不甚感慨。欲把西湖比西施,淡妆浓抹总相宜。

    万顷湖平长似镜,四时月好最宜人。

    骑马望城不见头,熙熙攘攘是苏杭。

    苏州繁华让青莺大为高兴,没见过世面她总问东问西。

    “你看那是什么东西?好好吃的样子。”

    “青莺姑娘那是冰糖葫芦。”丁少卿示意管家,把大串糖葫芦买下送到青莺手中。这丫头吃得那是一阵香。对所有事物都充满好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