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铁面大盗(2)
    “对了,不知诸位听过些传闻没?智光大师年轻时与那峨嵋老尼不清不楚的。”堂中一人提起往事,在场之众无不大笑。

    智光大师少林派长老,江湖上有头有脸人物。陆十一也不想过多盘问摸黑。随即开口转移话:“铁面大盗第一次作案何许日子?”

    “碧剑山庄庄长掌上明珠,失踪于腊月二十八。此女尤为擅长抚琴,可惜了。”智光大师感慨道。

    “那正月呢?”陆十一有了眉头,只是在做验证。

    “黄山派二代弟子案发在正月二十四,而牡丹门秋月真人却在二月初八,其中毫无联系。”

    “二十八、十四、初八。”三数字在陆十一脑中徘徊,难道真无玄机,只是铁面大盗随心而动。陆十一手捂下巴,堂内走了几圈。几大高手焦头烂耳等待下文。

    “诸位英雄豪杰只给陆某八天时日?”

    “八天的确少了点,大师你看可否多些时日。”梅三娘这一话,让陆十一心里温暖,黑玫瑰也不全是冷血无情。

    “三日即可!陆某必然会给诸位一个交待。”陆十一讲完,哈哈傲笑两声,挥衣翩翩而去。留下一干人炸舌。“真是疯子怎么可能!”

    “我相信他~”说话人正是望着远去背影的梅三娘。

    江湖人江湖酒,酒中有人人中有酒,白马过溅溪,只闻啼鸣不见其人。一人一酒一马,赶了三时辰路。

    “巧了到了就没酒了~”陆十一晃晃葫芦滴了两下,纵身下马望向湖对面茅庐。

    无极老人上知春秋,下熟四海八荒。曾掐指算出蜀山掌门半月不可碰剑,那人不信,与昆仑派掌门切磋,误杀身亡而震惊江湖,美其名曰古有诸葛孔明,今有翠萍湖无极上人。

    陆十一身子跳向湖面,双脚踩在湖水上,缓缓向湖对面茅庐走去。

    忽然一股杀气驶来,陆十一撇身避开。“咻”剑刺空。陆十一见此笑了笑。

    持剑少女转过身形,挑剑刺向咽喉要害,陆十一扭头抬起二指夹住剑身,右手打出即将命中少女胸口,吓得她闭上眼睛。那里晓得拳一变反而握着一朵小花,轻悄插在少女头上,带着此女直接飞到岸边。

    “嗯~又失败了。十一哥你后脑勺长眼睛吗?每一次都被你避开了。”少女嘟着嘴娇气道。

    “傻丫头,要命我还能不避让吗?再说了你使剑心浮气躁,了早察觉杀气了。”陆十一回道。

    “青鸾你又胡闹了,还不赶紧练剑。”茅庐内走出老人,训斥青莺后看向陆十一。

    “无极前辈无妨,青莺姑娘只是玩笑罢了。”陆十一拱手行礼。

    “陆小友上次在寒舍喝了两壶女儿红,沉诺补还今儿酒呢?”无极老人干咳一声。

    “这个……青莺啊!姑娘家家舞刀弄剑,担心以后嫁不了婆家,学习绣花诗画才是闺秀嘛。”说着捏了下青莺鼻子,女儿红事早忘到九霄云外了,于是连忙叉开话。

    “黄皮小儿今没你酒吃,你来做甚。”无极上人心疼前些日子陈酿,哪是十年老窖,酒中龙凤。本想留着自个慢慢尝。不承想被陆十一吃了精光。

    “无极前辈,可曾听过凤凰楼醉仙酿,此酒烤于宋代,历经百年岁月。闻上一口可能让枯萎老人精神抖擞。”陆十一说得绘声绘色,好比醉仙酿就在眼前。

    “陆小贼下次你不带醉仙酿,我扒你皮喂鱼。”无极上人讥笑露出唯一两颗牙。

    笑谈归笑,此行为了铁血大盗。进屋青莺沏茶问暖,近些日子所见所闻。青莺年芳十八一枝花,举目无亲,无极上人从稻田中捡来。扶养长大教他圣贤书画,笔墨诗词。还有武功。从小在翠萍湖长大,从未离开。见识不着世面,但凡陆十一回湖拜访,同小妹妹那般问东问西。久而久之也有一定了解。

    “无极前辈可听过铁面大盗?”言归正传,陆十一只有三天时间,必须抓紧。

    听了此话,无极老人愣了半刻,捋捋胡子若有所思,拿起茶杯品了一口,似乎有了结论。“没听说过,老夫退隐江湖二十春秋。新一辈小娃娃那里晓得。你若问老辈恩恩怨怨,老夫或许能帮到你。”

    陆十一差点把茶水嘭了出来,不知居然还要摸上半天,难怪新辈叫老怪物,的确挺怪。阐述事件来龙去脉,无极老人听了,微微一笑。

    “天下轻功最快有三人,这其一是北海慕容龙飞,之二是布袋道士,随后并是泰山派张鹤山,都年过古稀,花甲之年。”无极老人说完,陆十一有了眉目。

    就此准备告辞,没走几步被青莺缠住。吵闹要出去见识江湖人江湖酒。先前陆十一绝不同意,或取无极老人点头后,只要带上这丫头。临幸千万嘱咐陆十一,照顾好青莺。无可奈何只好拍着胸脯,对天发誓少了半根汗毛,从此戒酒戒美人。这才从翠萍湖骑马离开。

    两人一匹白马,青莺撇小嘴要骑在前面拉缰绳,说是策马江湖笑天山。陆十一扯不过,只好先让她骑几步试试。

    青莺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爬上马背,拉住缰绳“驾”。马却纹丝不动。突然她挥着鞭子抽。顷刻间马前蹄抬起叫唤两声。

    只见几声蹄鸣随之尘土飞扬,消失在陆十一眼中。

    “无极老头,别以为藏在湖底好酒我不知。”说着接下腰间葫芦,喝上一口。

    “女儿红好酒。”进湖前陆十一就潜下湖底,偷了两斤带在身上。真在暗自窃喜余。

    忽然发现不对,总觉得忘了什么。可偏右想不起来。“罢了没什么事。”陆十一哼起小曲继续走。

    “不好怎么把这丫头给忘了。”独来独往的陆十一,猛然回过神来。青莺不会骑马。没有多余花哨,纵身一跃枝头,借着风踏枝而行。心中忧虑重重。担心意外发生。

    “十一哥救我……十一哥就我……”

    听声音不远,应该就是前面坡头。

    陆十一凌空翻身落在马道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