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其实,我也不想当小三
    “大家来评评理,你们说他们是不是土匪,光天化日之下,抢车!”独眼一下跳上台阶,大声吆喝起来,“我不服气,你们没有证件证明你们是交通局的,还要扣我的车,你们这是违法,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你把手松开。”他的一只眼睛突然睁大了,正在推搡他的小伙子吓了一跳,“大家都来看看,我也是逼得没有办法了我,我,我,我……”

    他“腾腾腾”蹿下台阶,这气势,这眼睛,围在周边的人群立马闪出一条道来,连王峰也被这气势逼退,“蹬蹬蹬”退了几步。

    王峰退独眼进,只见他快跑几步,王峰还来不及反应,只听“砰”地一声,独眼就撞在了面包车上,立时头破血流,人就软绵绵地躺在地上。

    夏天啊,同志们,这水泥地上的温度都能煎鸡蛋了,王峰傻了,几个小伙子愣了,周围的群众怒了。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

    这不出正月十五,开发区第二次工委、区委常委扩大会议就召开了,会议就一个议题,区规划局汇报辛河整治规划方案。

    岳文感觉头仍有些晕,他坐在会议室后排的椅子上,那是专门为工委、管委的工作人员准备的,当然,还有他这等街道的分管领导及各处局的的分管领导,说得通俗点,就是单位的副职。

    昨天的晚宴安排在东海水泥厂老总王建东的公司里,除了水泥厂与建筑公司外,芙蓉地产有限公司也是他的产业。

    蒋胜作为区领导也参加了昨天的晚宴,两家班子成员推杯换盏,气氛热烈,当然谈论最多的还是即将上马的新区建设,在新区建设中,建设局与芙蓉街道都是绝对的主力,蒋胜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联络两家的感情,让沟通更顺畅。

    他看看在前排就座的陈江平,正与规划局一领导谈笑风生,他使劲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这老小子,还算有良心,王建东的公司还是有实力的,自己也不贪图包保企业的那三瓜二枣,只要不遭罪,能让自己顺顺当当回秦湾就行,看来这水泥厂还真没有让人头疼的事儿,这也算给自己补偿了。

    这一高兴,他就替陈江平挡了几杯酒,敬来喝去,就有些多了,看着方洪邦与陈江平依然精神抖擞,他暗叹,这领导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果然不假!

    正想着,区管委主任谭文正、区工高官廖湘汀先后走进会议室,看看辛河流经其它三处街道的党工高官、主任及水利局、国土局的领导已经到齐,申城规划设计研究院的专家与助手也准备就绪,谭文正轻咳一声,开始主持。

    岳文翻阅着手里的《辛河综合治理工程项目建议书》,依照目录翻到投资估算一页。

    3.8个亿!

    岳文一下笑了,他看看陈江平,却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但那只手又在不断地往后捋着头发,岳文没来由笑了,这将近四个亿,四个街道均摊,他这是愁的啊!

    “各位领导,受秦湾市开发区规划局委托……”在谭文正示意下,头发灰白的申城来的专家施工侃侃而谈,胸有成竹。

    “……辛河全长11.2公里,流域面积近18平方公里,是开发区内最长、流域面积最大的河流,承载着城市泄洪功能,属季节性河流。……秋末至来年夏初,河道基本干涸,……但河流污染很重,而且两岸建设情况较差,……”

    随着施工的解说,施工的两个助手在旁演示着ppt,看着投影仪上不断变幻的内容,廖湘汀、谭文正拿着手中的电光笔不断在投影仪上点着,询问着,各常委及管委的主任们也依次提着意见。

    岳文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他聚精会神地盯着投影仪,不时翻翻手中的建议书,将领导提出的问题与专家的解答互相印证。

    他是个聪明人,很快弄明白,要在满足河道防洪50年一遇标准的前提下,通过对河床的清淤,污水的治理和景观蓄水实现“还清水河道于民”的目标,同时从城市总体规划入手,运用生态的手法对河道景观进行建设,满足市民及游客休闲、健身等需求。

    而整个治理无非就是三大工程,一是包括河道清淤、砌筑等水利治理,二是污水管网及桥梁建设等市政工程,最后才是景观、绿化建设。

    看得出,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提出修改意见了,各常委及管委主任们说得都不多,待区领导依次发表意见后,辛河流经四个街道的领导也依次发言。

    相比区领导,街道的领导提出的意见更少,但放下电光笔后,大家互相看看、笑笑,脸上的表情都颇耐人寻味。

    前排就座的领导都没话说了,主持会议的区管委主任谭文正开始点后排就座的人,但大家都知道自己的份量,工委管委办公室的各主任都说没意见,看着其它处局和街道的分管领导笑着摆手,岳文也笑着依样画葫芦,摆了摆手。

    谭文正看看廖湘汀,廖湘汀却道,“辛河的改造,虽然建设局牵头,但主力还是四个街道,四个街道的分管领导将来都是要挑大梁的,来,街道的分管领导都谈谈,”他的目光在后排一划而过,“从西往东数,珠山街道。”

    领导直接点将,刚才还在敷衍作数的街道分管领导个个都紧张起来,但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工委管委已经定了由四个街道上马改造工程,反对意见是不能有的了。

    轮到岳文了,“我看,方案中其它三个街道都建了拦水坝,珠山街道建了两处拦水坝,准备建成全长1200米的湿地公园,”岳文看看廖湘汀,廖湘汀却没有看他,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谭文正却紧盯着他,区政法高官温起武、管委副主任蒋胜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而我们芙蓉街道,却没有一处湿地水面,虽然河宽在五十米以上,但形不成景观价值。”

    嘿,相比就方案提意见,岳文的看法直接说在了点子上,珠山街道党工高官赞赏地看看他,附耳在陈江平耳边说着什么,说得陈江平眉开眼笑,蒋胜端起茶杯,看看廖湘汀,大口喝起热茶来。

    “是这样的,”施工的一个助手看看廖湘汀,解释道,“辛河是季节性河流,秋末冬初基本干涸,近几年来,开发区也比较干旱,降水量较少,又因河流发源于珠山街道,上游的两个街道在水量充足的情况下,建设湿地公园是可行的,而芙蓉街道处于河流末端,水量较少……”

    头发灰黑的施工看看岳文,这个问题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就是上游水多,下游水少,等到了秋冬季,没有水的湿地就不是湿地了,只是盆地,会更难看,他笑着看看廖湘汀,廖湘汀不表态,岳文却仍不算完。

    “注意了,芙蓉街道可是将来的新城区,没有水就没有灵气,必须想办法建设几处湿地。”

    “这位领导,”施工说了一上午,在十几位区领导的“狂轰乱炸”下,早已口干舌燥,方案的汇报其实主要是给两位一把手听的,见岳文仍在“抬杠”,他已有些不耐烦,“我也知道湖泊、湿地对于一个城市的意义,但我只是规划上的专家,不是龙王,搞不来水。”

    他这样一讲,整个会议室都笑起来,连廖湘汀也跟着笑起来。

    岳文老脸一红,“那就想办法嘛,办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