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电话,打爆了!
    嘿,别人敢这样对阮成钢,估计阮成钢敢扇他大嘴巴子,可是面对着这个小兄弟,阮成钢一把抓过火柴,“嚓——”青烟过后,烟雾缭绕。

    “老二,你说怎么办?”岳文虔诚地请教道。

    阮成钢看看他,“别在我这装大尾巴狼,我不信你没有办法。”

    “真没办法,要不我大老远跑到交城来干嘛。”

    阮成钢笑了,“晌午了,吃什么?”

    “什么都行啊,食堂吧!”岳文笑道。

    “我们交城公安局的食堂比不上你们开发区交通局的食堂,”阮成钢说着就拿起电话,“下个礼拜你到开发区交通局食堂参观学习。”语气很简洁,但很霸气,估计是对办公室说的。

    “走,吃徽菜,我们一个派出所长的家属开的,我们去支持支持。”阮成钢叼着烟站起来。

    上午九点,芙蓉路街道大楼二楼小会议室,宝宝尾随着蒋胜走进去,把杯子轻轻放在桌上,然后一脸严肃地退了出来。

    刚出会议室,他就换了幅表情,嘴角上翘,眼角也挂上了一幅戏谑的笑容,“昨天你是中头彩了你,上面快把你夸上天了,蒋书记表扬完了,陈主任表扬,陈主任夸完了,刘书记又夸上了,整个街道都在议论你,横空出世啊!”

    岳文知道他并不是有想法,只只是这个表情而已。

    昨天宿舍已经安排好,就在办公楼后面的一排平房里,一间屋子挤了四张床,他的床位刚好跟严德宝紧挨着。今天早上也是跟着宝宝沾光,用的也是宝宝的饭票。..

    岳文也看出来,宝宝并不小气,脸上虽然迷糊,可是心里并不糊涂。

    “呵呵,再夸我就变成花了,那种没人搭理的狗尾巴花,”岳文自嘲道,盛名之下遭人妒,只能自己笑自己,“刚才有个电话找刘书记,说一会儿过来。”面对潘德宝,他感觉很轻松,也并不陌生。

    “得,终于来了。”宝宝呲笑着,“呵呵,来了个官二代。”他见岳文有些懵懂,解释道,“早知道要来个选调生,就是你,还有一个,他爸是咱们区里的粮食局长。”办公室对信息的掌握向来快人一拍。

    岳文差点笑出声来,昨天才说自己是官二代,今天没想到还真来了一个。

    “呵呵,这下好啊,我这个冒牌的可以让位了。”他把昨天的笑话讲了一遍,宝宝也乐得合不拢嘴。

    “不管他是官一代,官二代,看得上就交往,看不上哪凉快让他到哪待着去吧,我打个电话,把蚕蛹和彪子叫过来,大家认识认识,晚上我作东,欢迎你加入台协。”宝宝笑道。

    “等会儿,”岳文有些糊涂,“蚕蛹?彪子?台协?乡镇上还有这个编制?”

    宝宝的五官更加凑到一块,“台协就是台球协会的简称,街道找不了什么好玩的地方,晚上要么组队打s,要么就打台球,蚕蛹和彪子是咱的两个哥们,都挺仗义,不仗义咱也不交往。”

    说话间,就有人来敲门,“你好,我找一下刘志广刘书记。”

    一个又黑又胖的小伙子站在门口,正笑嘻嘻地看着他俩,由于胖,脸就特别圆,两只眼睛更象是在一张高梁面的大饼上用台球杆捣了俩窟窿,当然,用的是台球杆的小头。

    宝宝收起嘻皮笑脸,“你贵姓?”

    “免贵,姓宋,宋铁林。”小伙子声音倒不小,一笑起来两只眼睛没有了,白白的牙齿却露出来。

    “刘书记在开会,让你等一会。”宝宝上下打量着宋铁林,“坐吧。”

    岳文看看窗外,一辆轿车停在了门前,敢情还有专车来送。

    “好。”宋铁林倒不认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他刚坐下,负责在楼上记录的李海燕就风风火火跑下来,“小宋来了没有?”

    宋铁林马上象弹簧一样弹起来,“哎,姐哎,在这呢。”

    李海燕一打量他,也乐了,她一捂嘴,“卜委员在楼上等你呢,让你上去。”

    宋铁林很客气,“哪,我先上去?”

    岳文和宝宝异口同声道,“上去吧!”

    宋铁林刚走,宝宝就呲笑道,“文,你看,这位黑脸白牙,胖胖的,象不象台球桌上的黑八?”

    岳文点点头,“象,妈呀,贼象了,”他学着东北腔说道,“俺咋感觉他的眼睛就象一块高梁面团上,用台球杆捣了两个小窟窿,而且还用的是杆子的小头。”

    岳文话音刚落,宝宝扑哧笑喷了,两人捂着肚子在办公室里傻笑起来,人世三六九等,对不同阶层,天然都有同样的敌对感。

    “笑死我了,”宝宝咳嗽着,打了两个电话,转身又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嘘,祝主任最恨背后给人起外号,呵呵,人家祖先是在宫里上班的。”

    “皇上?”岳文大惊,没想到祝明星身上还有皇室血统。

    宝宝轻轻地答道,“公公!”

    两人又是一阵大笑,岳文感觉宝宝并没有多少心机,他仿佛又回到了大学宿舍一般,不由地对宝宝的好感值瞬间爆表。

    “宝宝,什么事这么好笑?”说话间,从门进来两人,一高一矮,一壮一弱。

    宝宝笑着站起来,“那个官二代来了,呵呵,笑死我了,我介绍一下,这是岳文,我感觉很对脾气,呵呵,这是杨勇,在民政办。”他指指又矮又弱的那个,又指指又高又壮的那个,“这是王金彪,在乡建办。”

    岳文笑着站起来,王金彪就是彪子了,秦湾话里彪子有点傻乎乎的意思,杨勇就是蚕蛹了,可是他怎么也不能把杨勇跟蚕蛹对上号,“你好,我是岳文。”

    杨勇脸上的粉刺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他哈哈腰,“早听宝宝说要来位选调生,今天街道都传遍了,说是来了位高人,三分钟挪开三辆车,几本笔记本清退上百号村民,呵呵,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边绵不绝,如黄河”

    岳文马上回敬道,“停,换贴子结为兄弟如何?”

    宝宝和王金彪同时笑起来,王金彪长脸高个,衣服被肌肉撑得滚滚的,岳文觉着这几个人都不差,就象宝宝说的,很对自己的脾气,“呵呵,以后别提什么选调生啊,看得起,就是兄弟们。”

    一句话拉近了距离,王金彪望了

    杨勇吐吐舌头,看看王金彪,岳文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