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a stitch in time save nine
    常坐出租车的人都知道,司机最好的伙伴就是车上的收音机,平时候客或跑车的时候,音乐、评书、新闻……都能让他们打得起精神来。

    “交通局岳局长要与出租车司机对话了!”

    这个消息通过平州电台象长了翅膀一样,在开发区的大街小巷里飞传,在一辆一辆出租车上播响。

    “快快,岳光光要与我们直接对话了。”

    “在哪里?”

    “就在平州广场,听说,还要现场直播。”

    一辆出租车“嘎”地停在树荫下,车还没停稳,脑袋就从车窗里探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变成宋铁林了?那我是谁?”黑八把肥肥的屁股放在了办公桌上,不依不饶地盯着岳文,唾沫横飞。

    “你是八哥啊!”岳文“老成持重”地拍拍黑八的肩膀,单眉一挑,“八哥的大名现在芙蓉街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你们办公室聚餐,也不叫我,晚上找你们吃饭,都不知跑哪去了。”黑八边埋怨边在沙发上坐下,“你们咋这么扣呢?不就多双筷子的事吗?还不如人家大灰狼实在呢,瞧,那晚上,人家上的全是硬菜,喝的全是五粮液。”

    这时,祝明星突然从屋里走了出来,看了看黑八,没有说话,就直奔楼上,黑八吐吐舌头,朝从二楼下来的李海燕笑笑,李海燕满脸严肃,拿起电话不知朝哪个站所要数字,根本没顾得上搭理他,他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也不以为意。

    宝宝笑道,“你有点眼力价,打扰燕姐写材料,你吃罪得起吗?”这时电话铃突然响了,他笑着接起电话,“卜委员,噢,好,好,他在呢,好,好,好的。”

    放下电话,他朝黑八说道,“你们家领导找你。”

    黑八象弹簧一样,马上弹了起来,李海燕无意瞥见,也吓了一跳,“小宋行动挺利索嘛!”

    岳文嘲笑道,“领导施展大召唤术,他能一下飞到三楼。”

    “他不是飞起来的,是弹起来的。”宝宝笑道。

    黑八竖竖中指,“办公室的一对贱人。”

    岳文和宝宝同时道,“组织办的一个傻b。”

    他刚要跑,宝宝却喊道,“别跑错了,是到陈主任办公室。”

    黑八却骤然而停,“别骗哥啊,”有了前车之鉴,他现在很是谨慎,他努力瞪大了小眼,威胁道。

    “爱信不信。”宝宝一翻眼皮。

    看着黑八还在犹豫,岳文激将道,“要不你不上去了?在这,等陈主任亲自过来请你?”

    黑八想想,接着身形一动,又弹了出去,门外飘进一句话来,“敢骗哥,跟你们俩没完!”

    岳文和宝宝相视一笑,这小子,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从来没有闲下来的时候,黑八上去不到半个小时,竟又洋洋得意地走了进来。

    “哟,鸿运当头啊!”宝宝眼尖,笑道。

    “脸红什么?”岳文注视着黑八,象要看进他的心里。

    “容光焕发。”黑八大言不惭,掏出烟来,递给宝宝,“猜猜看,猜准了,晚上哥请客。”

    上次赌输了,岳文略施小计,付钱的时候哥几个早溜了,只剩黑八一人,当他付钱时,才发现不知谁还从柜台上拿了两条烟,气得他当场发飙。

    岳文和宝宝对视一眼,“请你是请定了,嗯,肯定有好事!”他看黑八仍得意地笑着,知道自己猜对了方向,“肯定要重用!”

    机关里,令人高兴之事,莫过于涨工资和提拔重用,而黑八刚刚安顿下,不可能再换科室,处于试用期,也不可能涨工资,更无提拔之理,联想到陈江平把组织委员卜凡叫到自己办公室,估计是要卜凡包村解决金鸡岭一事,而黑八估计着要跟着卜凡在一旁敲锣打鼓,吹号呐喊了。

    岳文一口定音,“你要到金鸡岭了吧!”

    黑八的笑容一下僵住了,宝宝也瞪大了眼睛,但黑八接着又缓过劲来,“他奶奶的,什么事也瞒不过你。”这等于变相承认了。

    宝宝指指黑八,“你是耗子给猫当秘书,想提拔不要命了啊!”

    岳文想想,“八哥还是八哥,就这份勇气,我们也得佩服。”

    黑八一下得意了,“看看,还是人家文儿会说话,领导让我去,我还能不去啊?”他看看门外,小声道,“再说了,有领导顶着,有事也轮不到咱一个小兵身上啊!呵呵,不过事情解决了,怎么着领导吃骨头,也得给我留一口汤吧!”

    岳文咂咂嘴,“八哥这算盘打得就是熟练,早算好了!”

    黑八象想起什么似的,“文,你出来,我有点事找你!”

    宝宝翻翻眼睛,“什么事,搞基啊!”

    黑八讽刺道,“搞基也要先找你!”不由分说,拉着岳文出

    了门。

    “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岳文见他一脸庄重,倒有些好笑。

    “你小子有麻烦了!”黑八上来就是一句重话,却见岳文仍是笑呵呵的,“别不信啊,有人在蒋书记跟前给你上眼药了!”

    岳文看看他,却是不信,“我刚来两个周,能得罪谁啊?”说归说,可是心里却在盘算着,要说得罪人,只能是施忠孝了!

    “你是不是跟王治国一起吃饭了?”黑八难得的严肃。

    “是啊。”岳文有些不解,王治国是街道的宣传委员,也是他的老乡,作为老乡,那天王治国作东,又叫了另外几个老乡,大家就是一起扯乡情,拉感情,但不涉及其它。

    “王治国,一直跟蒋书记不对付,自己申请不要职务也要调走,他在这里混不下去了,你何苦呢?”黑八小声说道,象特务一般。

    岳文有些将信将疑,“你听谁说的?”蒋胜看王治国不顺眼他倒是听说过,“一个党高官,心胸不可能那样小吧?”

    黑八抬眼见有人走过来,小声说道,“你不用管我听谁说的,有人是看你不顺眼了。”他附耳小声说了一个名字,岳文很是疑惑地看看他,没有说话。

    “你还是考虑一下吧,该怎么挽回来。”黑八说着,拉着岳文又走回办公室。看着岳文进去,他自己却上了三楼,他几步来到厕所,又掏出手机,“叔,我告诉他了,好,好,”他眉开眼笑,“全仗叔您关照,哦,好唻,谢谢叔。”他得意地放下电话,吹声口哨,“哗哗”放起水来。

    ………………………

    ………………………

    “怎么了?”办公室里只有宝宝一人。

    “没事,黑八那张碎嘴。”岳文笑呵呵地坐下,似是而非地答道。

    两人正要攀谈,李海燕一脸阴霾地从外面走进来,恰在此时,电话铃也象追命鬼一样地随着响起来。

    “蒋书记电话。”宝宝看了看,并不接。

    李海燕伸手拿起来,“好,好,我再重新确认一遍,好,好,我马上跟他通电话。”李海燕放下电话,笑着刚要说什么,突然头一歪,身一斜,身子站不稳,一下跌倒在桌子上。

    岳文和宝宝都赶紧站起来,宝宝朝里屋喊道,“祝主任,燕姐又晕了!”

    他这一声喊,把司机班几个司机也唤了进来,祝明星急急从屋里走出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是大上周刚晕的吗?”

    岳文有些哑然失笑,这晕倒还论时间和周期啊,这是什么逻辑?

    宝宝把李海燕扶到椅子上,掐着李海燕的人中穴,“以前都是这么掐的。”他好象自言自语道。

    一个司机说道,“这都是早年写材料累的,一个初中生,学写材料,不会写就哭,也不容易!”

    又一个从外面进来的机关干部小声道,“一个女人家,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整天加班,纯粹就是累的!”

    岳文看看这人,这人小声说道,“就因为这个,跟老公都离了婚,一个人过!”

    岳文怜悯地看着李海燕,见她仿佛有些醒来,但就是不睁眼,两眼朦胧又有些失神,他明白,这就象范进一样,需要强刺激。

    “怎么办?主任?”宝宝见掐人中不管事,抬头看看祝明星。

    “打电话叫救护车。”祝明星决断道。

    “等等,我来试试。”岳文蹲下身来,拿出手机,打起了办公室的座机。

    “怎么打办公室电话?”祝明星有些气不自胜。

    岳文嘿嘿一笑,拨了出去,清脆的电话铃声在办公室里回荡着,岳文突然俯下身,大声喊道,“快醒醒,蒋书记说你材料得重写!”

    众人看看,都禁不住要笑出声来,可就在这时,李海燕竟睁开了眼睛,她看看围住她的众人,不禁有些羞赫,慢慢坐了起来。

    “家里没有女人吗?去去去,别围在这了”。岳文笑道。

    祝明星也长舒一口气,把心放到肚里,调侃道,“行了,行了,海燕醒了,都走吧,想关心私下再表示。”

    众人哈哈笑着开着玩笑都走了出去。

    岳文给李海燕又倒了杯水,“燕姐,喝点水。”

    李海燕接了过来,有些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小岳。”

    岳文注视着她,“没事,谁还没有个晕头八脑的,一个锅里摸勺子,都是兄弟姐妹,燕姐,你客气什么?”

    ………………………

    ………………………

    陈江平慢慢翻着桌上的一份档案,档案里的照片上,小伙子笑得天真无邪,他不由地注视着这个让他动了心思的小伙子,揣摩着他,琢磨着他。

    “砰砰砰,”门外响起有节奏的敲门声,他抬头一看,果然是祝明星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