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圆满
    开发区民生警务热线消息——

    “开发区警方用时156分钟,成功解救出受害人并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目前,嫌疑人金某因涉嫌非法拘禁罪已被刑事拘留。”

    “开发区警方提醒大家,女性在外,切记不坐黑车、不与不认识的人拼车,夜晚打车记牢车牌,电话告知家人。”

    周平安关掉热线直播,很高兴地看着蒋晓云,“公安、交通联合办案,出乎我的意料,这个案子开了个好头,晓云,坐,嗯,说说过程。”

    随着陈江平进到房间里来,岳文先给陈江平泡了杯茶,接着老老实实坐到了沙发上。

    刚才吃饭时,陈江平的对岳文的表现很满意,话不多说,菜不多夹,领导讲个笑话,别人大笑,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就象不存在似的。

    这样的知道高低,知道定位,他都有些把他留在自己身边的冲动了,不去干那件出力不讨好、谁也说不好结果的事。

    “知道我为什么到秦南来吗?”陈江平笑道。

    “开始不知道,见到姜主任猜到一点,见到周书记就猜到了。”岳文平静地说。刚才姜正明说周书记有请,肯定是得自陈江平的授意,否则周书记哪里知道开发区芙蓉街道还有个岳文啊!

    “呵呵,那你知道我的来意吗?”陈江平感觉到与聪明人说话,不用多费口舌,但想要说服眼前这个年轻人,却更需要策略方法。

    “金鸡岭,”岳文看看陈江平,“不过,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需要我去。”

    “你不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吗?”陈江平站起身来,给岳文也倒了一杯茶。

    “我?我可是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啊!”岳文不解。

    “可是你智商高啊,轻而易举地就把门前的上访解决了,情商高啊,现在机关里对你评价都很高,胆商也高,一人能把大灰狼六个人打趴下了。”陈江平把茶放在岳文面前。

    听着陈江平不吝表扬,岳文有些牙疼,陈江平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样子,也有些好笑,“我们俩已经谈过一次了,……”

    岳文却突然打断他,“卜委员已经带队进村,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无关紧要吧?”

    陈江平低咳一声,“是无关紧要,因为那只是表象,你干的工作跟他们有关,也无关,……嗯,起初我是想把你放在包村干部当中,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将直接任命你为金鸡岭村副书记,村里没有书记,你主持工作。”

    “那我干什么?”金鸡岭是个乱窝,岳文根本不想涉足,但一听陈江平的许诺,他算计着很划得来,工作两周就挂职副书记,虽说豆包不是干粮,但毕竟叫着好听。

    “你,前提当然是配合好卜委员解决金鸡岭的问题,剩下的嘛,以后告诉你,进村后暂时以熟悉情况为主。”陈江平没来由地压低了声音。

    岳文有些沉默,仿佛在努力猜透陈江平没有说出来的任务,解决金鸡岭在他看来都如登天之难,还有这个没有明说的任务,肯定更难,否则陈江平不会下这么大本钱,难道自己真的有什么超于常人的地方,让陈江平看重?还是去当替死鬼?

    陈江平也在观察他,眼前这个酗子身上,有着不多见的老练和成熟,就是在四五十岁的机关干部身上,也难得一觅。

    岳文却猛然有些惊醒,怎么自己顺着陈江平的思路在走呢?“陈主任,我还是不想去。”他直截了当地说,有些逆反,他也知道违反命令抵抗上级是机关大忌,但权衡轻重,他又觉着不得不这么做,何况他并不想在芙蓉街道长驻下去。

    陈江平一笑,他就知道谈话没有那么顺利,“有件事,我想让你知道。”

    “什么事?”听他说得郑重其事,岳文猛得抬起头来。

    “昨天,我让明星下了份文件,对你带头打架进行了处分。”陈江平轻描淡写道。

    岳文一听,有些气急,“你刚才不是说我胆商高吗?”

    陈江平轻松地呡口茶,“我刚才是说过,但那是在这个房间里,不是在街道,处分嘛,当然用途也有两种,你去,处分就是一张纸,不去,处分就要落到头上。”

    岳文气急,腾地站起来,“不就是个处分吗?我能受!”

    “你不能受!”陈江平也站起来,盯着岳文的眼睛,“有了处分,你以为你还能顺利考回秦湾吗?不管你成绩怎么样,组织调查就把你限定在外面了。”

    岳文怒视着他,也不说话。

    陈江平却接着说道,“就算不给你处分,你以为街道是你们家开的?平时的工作就把你累透了,你还想准备考试?”他话题一转,“如果你去,不管工作完成得怎么样,我以个人名义保证,将来你肯定会在秦南区有一份工作,至少是以科级干部的身份回调,秦南比开发区低半格,将来,你在街道起码会是个副主任甚至副书记。”

    岳文仍不置可否。

    陈江平继续说道,“这样,将来在秦湾,起码在秦南区,将会有你一席之地,立业、成家,守着你这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不是人生一大幸事吗?”

    岳文有些心动,相比于前面的残酷,后面的条件似乎格外诱人。

    “小岳,其实我们是同一类人,”陈江平继续循循善诱,“我看过你的档案,我们都是出身于农村,都是本科毕业,可是我那时候本科可比现在值钱多了,也就是说,除去学历因素,你要比我付出几倍的努力,才能达到我现在的高度,还不一定能达到现在的高度。”

    “你知道吗?开发区处级干部才几百人,而开发区的机关干部加上事业编制吃财政饭的,有几万人,也就是说,意味着一百多人中才能产生一个处级领导,这算不算百里挑一呢?”

    “秦南区也是这样,如果你调回秦南,哦,今天吃饭你也能看了来,你调秦南我可以很容易办到,……你调回来,在秦南,直接就是百里挑一的领导干部了,这至少可以缩短你十年的奋斗时间。”

    “走上一个领导岗位不容易,你爸是镇里的乡建办主任吧?这个,你应该有了解,许多人干了一辈子,吃苦的受累的委曲的埋怨的,到最后还是科员一个,你,不想也这样吧?你家里,恐怕也没有给你创造前程的条件吧?”

    陈江平不断打量着岳文,岳文的食指和中指弯曲,下意识地在桌上敲着,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怎么样,可以下定决心了吗能产生一个处级领导,这算不算百里挑一呢?”

    “秦南区也是这样,如果你调回秦南,哦,今天吃饭你也能看了来,你调秦南我可以很容易办到,……你调回来,在秦南,直接就是百里挑一的领导干部了,这至少可以缩短你十年的奋斗时间。”

    “走上一个领导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