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让他到里面看奥运会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能排除,”岳文道,“这些货车司机走南闯北,性子野得很,惹恼了他们什么事也敢干。”

    但他估计,街道不会干这种蠢事,况且,马家驹与欧庆春刚刚低头,不会拿朱阿毅出气。

    “会不会是西官营?”尹建林老成持重,现在更是一心为岳文出谋划策,“阿毅前边不是又想去封西官营那个收费站?我听说那个村委会主任,绰号蒋门神的,在琅琊街道有一号,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

    “不管是谁,打了交通局的人,这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岳文已经下定决心,“但要注意,现在不能出去乱讲,要统一口径,对外一个声音。”

    这是怕人多嘴杂,一个人一个声音,而且声音是从交通局内部发出的,在社会上引起混乱。

    “明白,局长。”王国光首先表态道。

    “我先回去,这里你们多辛苦。”岳文抬头看看走廊上惨白的日光灯,又看看窗外黑漆漆的夜晚,抬腿朝外走去。

    他慢慢走进码头,借着繁星点点的灯光,打量着港湾里停靠着的近千艘渔船。

    再往远处看去,远处的海面黑咕隆咚,并没有离港的渔船,他才稍稍放下心来。

    他又仔细观看着每艘渔船,却发现每艘船的样子都差不多,几乎所有船头上都贴着“生意兴隆”、“一帆风顺”、“招财进宝”,等字样,几乎所有船舷上都有彩旗随风飘动,几乎所有船顶都有五星红旗迎风招展。

    嗯,有了,他双眉一挑,脸上有了笑容。

    …………………………

    …………………………

    不知过多久,码头上,又驶过来一辆车。

    一个人匆匆从车上走下,他也是一身厚厚的羽绒服,一顶厚厚的棉帽子,厚厚的围巾捂住了脸,只能看到两只闪动的眼睛。

    他刚下车,看着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也给吓了一跳,不过,他马上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竟笑得有些不可自抑。

    终于,他拉着手里的行李箱走进码着,渐渐走近了一艘渔船,渔船八成新,在一群渔船中并不显眼。

    甲板上已经有了很厚的一层积雪,突然,他停下了脚步,目光停留在了两行清晰的脚印上。

    “咣咣咣,咣咣咣……”有人敲击着船体,接着从驾驶仓一侧走出一个人来,他吡笑道,“施总,别来无恙啊!”

    “你?”拉着行李箱的人眼睛突然瞪大了,他正是曾名震开发区的大痞子、人称五哥的施忠孝,“岳文?”

    “呵呵,”来人笑了,正是大家都以为在检察院挨审的岳文,他轻松地走近一脸防备的施忠孝,“这大下雪天的,施总,你该吃个火锅,打圈麻将啊,怎么,也想体验一下渔民兄弟们的生活?”

    施忠孝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的渔船,可是渔船上的渔民都热火朝天地忙着自己的营生,压根就没往这边看。

    “你是怎么出来的?你怎么找到这的?”施忠孝虽然有疑问,但很是镇定,他的眼睛四下张望,不时看看通向码头的大道,所幸,没有看到那刺眼的红色和蓝色。

    “你——猜!”岳文拖腔拉韵道。

    施忠孝却看着他,不说话。

    “你不用看,警察马上快要到了,呵呵,不过,在我看来,你的施总是当到头了,下半辈子,呵呵,你就等着到那个免费养老的单位去吧,呵呵,那里你很熟悉的!”岳文调笑着,不时搓起一个雪球放在手边。

    施忠孝却不气也不恼,岳文马上说,“别想没用的了,你老了,论身手,二郎神他们六个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你,不行喽!”他笑着伸出食指,左右摆了摆。

    施忠孝把手伸进衣服里,岳文马上接口道,“枪?我怀疑你还真没有!真有的话,你也不敢开,你一开枪,我敢保证,你更走不了!你看看,这里有多少人,多少船!”

    施忠孝的脸紧绷着,手却慢慢从衣服里滑了出来。

    “这样吧,你放我走,反正现在谁也不知道,条件嘛,你随便提!”施忠孝抚去头上的积雪,又随意掸了掸衣服上的浮雪,似乎岳文已尽在掌握。

    “谁说谁也不知道,阮成钢就正往这赶,”凛冽的海风吹得岳文的脸有些疼,“呵,老施,反正你也走不了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暖和一下。”

    施忠孝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但他语气依然不变,仍然淡淡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岳文看看他手里的行李箱,“先把狗头金给我开开眼,呵呵,省得上交后,我连金毛都没见着,得后悔一辈子!”

    “狗头金?”施忠孝略一沉吟,“好,如果我把狗头金交给你,你放我走,怎么样?这可是……无价之宝,你放心,我走后,谁也不知道!”

    “你一个电话打到公安局,谁就都知道了!”

    “你可以不认账,这还用我教你?!”

    “呵呵,施总,我胆小,受不起,不过,欣赏一下嘛,嗯,这个可以有!”

    施忠孝马上明白了岳文的意思,他是在拖延时间,“岳文,你打开舱底看一下。”

    “干嘛?”岳文有些纳闷,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难道狗头金就在舱底?”

    “不是,不过,你看过就会明白。”施忠孝仍是不紧不慢。

    岳文一下笑了,“我进了舱底,你把门一关,我还不成了瓮中之鳖!?”

    施忠孝一把摘下围巾,笑了,笑得有些难看,突然,他又一把把舱底的门拉开,“你看看这是什么?”

    岳文狐疑地走近舱口,他马上惊呼道,“炸药!”

    施忠孝又恢复了平时那个“施总”的模样,自信心满血恢复,“岳文,你也看看这里有多少人,多少船!我们打交道也有半年了吧,你觉着,我是那种随便听人摆布的人?”

    岳文有腿有些颤抖,特么地,平时这么一座火药库就藏在藏米崖,今天如果爆炸了,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如果搁平时码头上无人也罢了,可今天码头上却万人攒动,他的脑子飞速转着,但却没有办法。

    而就在这一惊一呼间,两人的主动权已经易手!

    施忠孝不屑地看看他,又打开了驾驶舱,“我是老了,论身手,我是不行了,可是,你就那么有信心,我点不着这炸药舱?!”

    岳文咽了口唾沫,他感觉嗓子里干得很,说话都费力。

    “怎么,岳书记,你不是想找个地方暖和一下吗?你不下船,还想跟我走?”施忠孝笑了,笑得有些不可一世,“狗头金就算了吧,我一根金毛也不会让你看,要想看,下辈子吧!”

    “轰”,渔船发动起来……

    ……………………………

    ……………………………

    “成钢,目前什么情况?”阮成钢的手机又响起来,周平安到底还是牵心挂肚。

    “已经发现了金精矿,数量很大,涉案价值也很大。”阮成钢的目光紧盯前方,蒋晓云的车速实在太快,他都想象不到,一个女孩子,车能开成这个样子!

    “怎么发现的?”周平安的兴致马上提了起来。

    “是另一个小矿主开的车,从自家的金矿上把施忠孝的金精矿运了出去。”

    “这么说,从他的矿上跑出的六辆货车都是掩护喽!呵,这个施忠孝,还真有些章程,这种舍车保帅、暗渡陈仓的计策,亏他想得出来!成钢,也幸亏是你,要是换作别人,可能真上了他的当了!”

    阮成钢不由一阵赧颜,周平安却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讲,“狗头金呢,这才是重头戏!”

    “可能在藏米崖,我调集了一部分警力,我也正往那赶。”

    “好,不过,金精矿从哪一路运出去的?查一下这一路。我们这么多警力,差点就功亏一篑了。”

    “是从魏东青那里出去的,我已让高明采取措施了。”

    “嗯,好,好,好,你这个总指挥,指挥得好,……你离藏米崖还有多远,好,一定要把施忠孝抓回来,把狗头金收回来,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挂断电话,阮成钢又有些赧颜,今夜决定成败的,恰恰不是他这个总指挥,而是那个在检察院的年轻人。

    是他,提前扫除了金矿回收的障碍,定下了金矿回收的平衡策略;

    是他,提前估计到会议当天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并安排老书记与胡开岭如何应对;

    是他,在金精矿已经跑出包围圈的情况下,再次锁定可疑车辆,成功追回差点流失的金矿;

    而又是他,在施忠孝如遁地入天般消失了之后,再次找到他的藏身之处与逃跑路线。

    可是,他是怎么从检察院平安走出来的?他是怎么知道施忠孝从海路逃走?他又是怎么在最后关头锁定了施忠孝的呢?

    ……………………………

    ……………………………

    区工委管委办公大楼。

    楼外是大雪纷飞,行人罕见,而楼内,却是温暖如春的?他是怎么知道施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