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精彩小说免费!

    护犊子!

    欧庆春立时无话,基层官员护犊子的不少,特别是那些强势的官员,更喜欢护犊子,也有能力护犊子,他们往往把单位当成自己的领城,不容别人侵犯,同时,也把职工当成自己的家人,不容别人冒犯。

    可是,这么护犊子还真少见,不惜为一个交通所长同时得罪街道的一二把手。

    刘兴华看看他俩,两上都是一脸不忿,“你说你们两上,以前一个在组织部,一个在工委办,都是伙计们,这事,也不是什么个人恩怨,别把工作上的事弄成个人恩怨,这样,交通局和琅琊街道,大家各退一步。”

    一层秋雨一层凉。

    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笼罩了整个镇子,远处,五彩斑斓的金鸡岭在雨雾中若隐若现。

    陈江平坐在办公桌旁,看着窗外金黄色的银杏叶子,在秋雨的湿润下,象不堪重负一般,一片片掉落在地上。

    金鸡岭围困事件至今,已经过去了三天。

    当天早上,在村民散去后,区常委扩大会立即召开,七点钟,所有常委一个不落全部到会,有位在秦湾开会的常委甚至早上四点钟开始启程往回赶。

    王军书记在会上拍了桌子,直言,这是开发区建区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你们芙蓉街道的作用难道就是想改写历史?

    话说得很重,在每个常委表态后,蒋胜与自己都作了检查。但板子高高举起,却轻轻落下,区里最后作出决定,刘志广记大过,万建设与迟远山记过,魏东青严重警告,会后,从全区挑选干部驻点包村,年底前彻底解决金鸡岭问题。

    虽是肩上重担已卸,但脸上却不光彩,因为,这意味着区里对金鸡岭街道工作能力的严重质疑,对自己和蒋胜能力的质疑,会后,蒋胜与自己都没有象往常一样,到领导办公室汇报工作,而都匆匆上车离去。

    就在车上,他又接到周平安的电话,经调查,确实是金矿上的痞子绰号叫二郎神的带头闹事,对他的抓捕已经展开,但倒查当天公安局的举报电话,却又是一个空号,只好不了了之。

    金鸡岭的胡开岭第二天就由岳文带着到了公安局,加上村小卖部女老板的证词,暂时过关,回村后随叫随到,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二刚等三个跟着起哄推翻警车的村民,因涉嫌犯妨害公务罪,也由老书记和岳文带着到了公安局自首,鉴于因坏人蛊惑且案发后有自首情节,并积极赔偿损失,经村党支部书记岳文担保,金鸡岭三村民取保候审,暂不采取强制措施,等待进一步处理。

    想到岳文,陈江平一阵牙疼。

    这次事件中,包括芙蓉街道党工委及各级领导,都是输家,惟独他,却得到了区政法高官温起武的大力表扬,王军书记也多次打断温起武的汇报,询问当晚的一些细节。

    “笃笃笃”……

    三下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进来。”陈江平往后捋捋头发,俨然又是一副标准的领导模样。

    岳文推门走了进来,陈江平用眼角扫了一眼,却拿出笔在文件上签起字来。

    经过血与火的考验,陈江平感觉这小子身上平添了一种沉稳的气质,这种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干什么事情都在掌握之中,都能干成,这种气质,他只在少数饱经沧桑的领导身上感觉到,在一些浸淫商场多年的商人身上领教过,而这个小伙子,才毕业几个月啊。

    岳文也在观察陈江平,他如泥雕腊人般坐在椅子上,脸上无丝毫表情。

    陈江平感觉晾得差不多了,把笔一放,看看窗外,窗外的雨丝毫不见停下。

    “坐啊,经历过大场面,比以前强了不少,至少不那么毛躁了。”陈江平转过头,缓缓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这次,不是他找岳文,而是岳文第一次主动来找他汇报工作,“不会是又想撂挑子吧?”

    岳文仍然站着,笑道,“感谢您为二刚等人出面,……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您花费了这么大力气来‘培养’我,不会是想等我撂挑子吧?”

    这几天,岳文也彻底想明白,如果在村里继续待下去,那就再也无法后退,已经挡人道路,那就是继续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如果一步错,就会步步错。但在陈江平这里,他却只能如过河卒子,一往无前,不能后退。

    陈江平也笑了,“坐。”见岳文坐下,他继续说道,“拿村里的事上心了,这才象个书记的样子。”

    看着岳文静若止水,他不禁又想起那天常委会王军书记对岳文的表扬,当听到区工委组织部长王敏介绍这是市委组织部树立的选调生典型时,王军书记更加赞赏。

    “这种关键时刻敢于担责,危机时刻敢于挺身而出,有思路、有办法、有能力又有群众基础的年轻干部,要下大力气培养,要大胆地的提拔重用。”

    但,这些话,他却不想现在对岳文讲,但却又忍不住鼓励道,“你,现在引起王军书记的重视了,王军书记重点问了你的一些情况,嗯,选调生……,工作多长时间了?什么时候被选为党支部书记,呵,区党工高官,正厅级,在常委会上,询问一个村党支部书记,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呵,我们开发区的村党支部书记,都是正科级啊,嗯,王军书记也说了,职务先上去,职级可以慢慢来。虽然是没有职级,但那也是货真价实的。”

    王军书记的表扬证明自己用人用对了,陈江平在这一点上颇有些自豪,再怎么说,自己也是组织部出身,看人用人比较老道。

    他不禁又细细端量了一下岳文,却发现他的脸上有希冀,也有迷茫,唉,谁的青春不迷茫?特别是对这么一个刚毕业几个月的学生村官!

    尤其在这样和平年代少有的血与火的考验面前,这个小伙子的表现可以用优秀二字来概括,还是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他想象不到,如果他主动,会有什么效果。但造成这种不情愿的,却正是他自己和上面那位领导。

    他心里轻叹一声,“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怨气,但你现在是一千多口的一个村子的当家人,从那天晚上的表现看,你是一个合格的党支部书记,无论从能力还是品行上,……我现在更加肯定,你不会撇开金鸡岭不管,一走了之了,你想完成自己的承诺,有什么办法吗?”

    岳文脸上仍然“虔诚”地笑着,心里却感觉万般委曲,虽然满腔委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