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十好,文哥,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这些词是怎么编出来的?”黑八悠闲地开着车,“全区都在说你这十好,听说,霍书记大会小上一直强调。”

    宝宝笑道,“文哥这脑袋,一般人能长得出来吗?”

    工委办特忙,行政处只要有接待任务,更是没有周末。这个周末,宝宝不好容易休息,又赶上刘媛媛到外地培训,这不找这帮狐朋狗友来了。

    《三令五申管不住大吃大喝,请看秦湾“六粮”哥》

    《一顿饭十二瓶“六粮”液,花去纳税人多少钱?》

    《公务吃请,谁来买单?》

    ……

    “糊涂”!蒋胜把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茶水从茶杯里溅了出来,撒在了桌上一摞纸上。

    这是办公室刚刚从各大论坛上打印出来的报道,几乎所有的报道都配上了卜凡喝酒的照片,照片上的卜凡,醉眼迷离,却志得意满。

    狼藉的桌上,却赫然摆着十几个“六粮液”的酒瓶,虽然是不同的类型,但标识却是统一,而且照得很清楚,国人都知道这种酒的价格。

    蒋胜狠狠地瞪着一言不发的卜凡,“吃顿饭,怎么还能让人发到网上?还告到纪委了!”蒋胜的声音低了下来,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卜凡,“怎么喝那么多酒?”

    卜凡刚才兴冲冲地进来,还以为蒋胜要表扬他,却看到陈江平、刘志广都赫然在座,当蒋胜把一摞打印材料拍到桌子上时,他才知道出事了。

    “就喝了六瓶,其它的是拿过来比较的。”他努力回忆着昨天晚上的情景,可是脑中一片模糊,是谁照的,都回忆不起来。

    “有什么好比较的?”蒋胜把滚烫的茶水咽了下去,听到卜凡这么说,声音一下又高了起来,“傻子才相信!”

    陈江平和刘志广脸上也露出讥笑的神情。

    “蒋书记,真就喝了六瓶,”卜凡赶紧辩解,“就是管委大院里的朋友聚会,我们十二个人才喝了六瓶,又喝了点啤酒。”

    蒋胜厌恶地看看他,却不再听他解释,“金鸡岭的事怎么样了?”他扭头问刘志广。

    “没事了,金鸡岭打打闹闹也不是一天了,昨晚是因为村里停了矿上的水电,村民又把矿上的门给堵了,矿上的工人跟村民有些冲突,公安都没出警。”他强调道,说得轻描淡写。

    陈江平不动声色,眼光却在蒋胜与刘志广身上逡巡着。

    “胡开岭好象受了点伤,送医院了,不过不要紧,山里人都野蛮,他身体素质又好。”刘志广看了看蒋胜,补充道。

    蒋胜看看他,不再追问,转而看看卜凡,“赶紧的,去把钱补上,站在这里能解决问题?”

    卜凡并不知道村里昨晚出事了,也并不知道胡开岭住院,此时好似如梦方醒,“蒋书记,我肯定,这事跟矿上有关系,村里不是把金矿都收回来了吗,他们这肯定是报复。”他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蒋胜若有所思,却不说话,只是慢慢呷着滚烫的茶水。

    刘志广笑道,“回收协议都签了,他们要是想找事,早去闹了。”

    蒋胜把烟慢慢地在烟灰缸里捻灭,慢条斯理地说道,“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话。”他对卜凡说道,“火烧屁股了,先把眼前的关口过去吧。”

    看着卜凡匆匆离去,蒋胜吩咐道,“志广,你和纪委孙书记,就卜凡这件事,作个结论性的东西,报给区纪委,看能不能上午就发到网上,舆论主导权,必须控制在我们手里,江平?”

    陈江平笑道,“我没意见。”

    刘志广心领神会,“好,街道提前介入,也是件好事。”

    ………………………….

    …………………………..

    岳文手拿一袋油条,边吃边走进办公室。他是打车从区医院回来的。

    “文,你这是被雷劈了吗?”宝宝看到他头发如乱草,裤子似布条,身上脏兮兮的样子,禁不住调笑着,顺手抽出一根油条,“正好,从早上忙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什么情况?”岳文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来,他实在没有心情去开玩笑。

    “卜委员让人家捅到网上了,说他大吃大喝,纪委打电话给蒋书记,蒋书记才知道,海角论坛上都有了,”宝宝的声音压得很低,“刚才把陈主任、刘书记和卜委员都叫上去了。”他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示意着岳文。

    “昨天他跟谁一块吃饭?”岳文赶紧转到宝宝座位上,追问道。

    “不知道,”宝宝答道。

    “办公室有车没有?”两人正在低头私语,卜凡突然出现在门口。

    “有,杜师傅在家。”岳文和宝宝马上站了起来,两人反应都不慢。

    趁着宝宝到司机班的空,岳文打量了一下卜凡,昨天那种意气风发却再难觅踪影,代之而来的是心事重重,忧色满面。

    看着卜凡落寞的背影,岳文心里一阵唏嘘,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网络时代这种信息的传播速度非常快,估计整个开发区都知道这件事了,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这件事的传播速度。

    “叮铃铃,叮铃铃……”

    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宝宝眼疾手快,放下油条,抓起电话,“什么?哪个网站?找谁?噢,卜委员不在。采访?他不在。”

    他刚放下电话,接着电话又响起来,李海燕从门外进来,吼道,“宝宝,能不能不用你吃油条的手去摸话筒,小岳,岳书记,哎哟,你这是怎么了,遇上打劫的了?”李海燕看着岳文的模样,开起了玩笑。

    宝宝的脸上却严肃起来,“别吵,宣传部电话。”见他这幅样子,岳文和李海燕都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

    等宝宝放下电话,接着铃声又响起来,宝宝示意着李海燕接电话,自己拿着电话记录本去找祝明星,“宣传部也知道了,有记者说是要过来采访,呵呵,事闹大了,卜委员现在成了名人了。”

    可这名人没有人愿意当,从岳文进门,桌上的电话再也没有消停过,直到蒋胜打电话给办公室打不通,刘志广下来察看,蒋胜才知道,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这件事已经成为热门事件,而卜凡“六粮哥”的称号已传遍全国。

    “这次卜凡叫平凡都不成了,只能叫下凡了。”刘志广仍有心思开着玩笑,见岳文和宝宝都不应声,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