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清晨的洗缨湖畔,游客稀疏,古朴而宁静,非常有老沈南的韵味。

    一桌一凳,一砖一瓦,一树一木,一桥一水,皆沐浴在早霞的光辉中,这种温暖而又明亮的色彩,将沈南这座两千多年的老城诠释的贴切而富有生机。

    洗缨湖畔的这家老店,老豆腐那是一绝,豆腐洁白明亮、嫩而不松,卤清而不淡,油香而不腻,食之香气扑鼻,有肉味而不腥,有辣味而不呛,吃得卢姗姗也是不断叫好。

    鲜血模糊的却是二能的双眼,他努力地转过头去,身子一软,一下跌倒在地上。

    岳文举着一块砖头,正站在二能背后,笑呵呵地看着大家。

    别人没看清怎么回事,胡开岭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土枪里填充的是铁砂,打出去就象散弹枪一样,四面开花,这么近的距离,人无处可藏,更无处可跑。

    刚才就在他紧张想办法的时候,他看到了岳文。

    岳文朝他笑笑,藏在土堆后面,就在两人对峙,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二人身上时,岳文象一发子弹一样,快速出膛,只用一下,二能就躺到了地上。

    大灰狼急了,“我靠,兄弟,你倒底站在哪边?”

    这句话问得岳文有些难堪,呵呵,自己倒底是站在哪一边。看着胡开岭和胡家嫂子都在注视着他,再看看二能老婆搂着二能痛哭失声,他尴尬地笑笑,捡起枪挎在自己肩上,“先送医院,可别出人命啊。”

    大灰狼狠狠地看看他,又看看胡开岭,与二腚等人手忙脚乱地把二能抬上车离去。

    带头大哥被人用板砖拍倒了,工人们立刻丧失了斗志,作鸟兽散,村民们没了对手,也都偃旗息鼓,胡开岭挥挥手,都纷纷下山。

    岳文摘下肩膀上的枪,越看越是爱不释手,呵呵,民间的土枪早都上缴了,怎么二能还敢私藏?

    再看这保养得极好的土枪,手工还真好,得,“私藏枪支违法,没收。”他大喊道,可是周围却无人响应,没人与他争。呵呵,没人争更好,这个村子太不安全,正好留作晚上防身。

    这时,黑八一瘸一拐地从坡下走了上来,看到岳文正在显摆地拿着枪摆着造型,破口大骂,“岳文,他大爷的,敢情是你在这当起解放军来了,让我去送死。”

    岳文重新把枪挎在肩上,“八哥,你这叫大公无私,别埋怨啊,要不就是割**敬神,**割了,神却得罪了。”他看看卜凡。

    黑八没好气地说,“说话跟放屁似的,放屁还有味呢,你连味都没有。”

    蚕蛹也走过来,呲笑道,“八哥现在形象真伟岸啊!”

    岳文看看黑八满身脚印子,头上还沾上一些草末,也禁不住笑道,“别说,八哥这形象,都可以上男人装的封面了。”

    黑八一乐,“哥的形象这么伟岸?”可是他马上反应过来,“一对贱人,男人装的封面是女人好不好?”

    岳文和蚕蛹看着他气急败坏却又不敢轻举妄动的样子,都笑弯了腰,黑八一脚踢过来,“去死!”

    “哟,宋干事,裤子怎么破了?”胡家嫂子重新恢复了爽朗的作派。

    蚕蛹看看位置,低声问,“是不是插到菊花了?”

    黑八看看蚕蛹,骂道,“贱人就是贱人,到了山里你也贵不了。”他反手一摸屁股,“哎哟,血!败家玩艺哟,把我屁股都捅出血来了?”

    胡开岭看看胡家嫂子,仰头大笑,就连卜凡,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

    ……………………….

    接下来的日子,很有戏剧性。

    卜凡乐得每天走路都象踩在棉花上,官腔依然有,话语里却多了很多亲切。

    胡开岭也整天乐呵呵的,车轴般的汉子时常从睡梦中笑醒。

    黑八人前人后直嚷嚷,出力不能白出,不能光让出力最多的流泪流汗,俨然以功臣自居,讨官要赏了,从他那话语间隙,岳文用脚指头也能想出来,卜凡肯定给他承诺过什么了。

    在岳文和蚕蛹的紧逼慢诱下,黑八破天荒地请了客,在岳文简陋的书记室里,用岳文新买的锅,给两人下了四包方便面,又卧了俩鸡蛋,蚕蛹又嚷着加了两根火腿肠。

    岳文也有些纳闷,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原因不为别的,因为自从二能的金矿被封后,剩下的矿区挨个被堵,水电更与矿区无缘,在坚持了多日后,中秋前夕,有人主动找到卜凡,同意了街道的条件,在退矿协议书上签了字。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矿主,他能第一个来,卜凡并不感到意外。

    这人年轻时活得相当窝囊,父母死时都买不起骨灰盒,光棍了几十年,这几年发家才娶了个黄花大闺女,在城里安了家。这样的一个人,就象刘备遇到荆州的孙尚香,乐不思蜀了。卜凡当晚就请他喝了酒,并请他传话给其它老板,早签合同享受更多优惠,晚签可是丁点优惠也也捞不着。

    接下来,一个个来,又一个个走,当场没签的也答应过些日子再签。胡开岭犹嫌慢,村里的大喇叭整天响着他的大嗓门,惹得岳文把线给他拔了,他也不恼,自己笑着重新接上,大嗓门依然响亮地回荡在金鸡岭的上空。

    岳文这些日子都到会议室里去瞅瞅,看着矿老板们一个个象小学生似的听话,他暗自摇头,这怎么可能,断人财路无异于要人的命,会这么和气?

    施忠玉,还是象以前一样,每天都到村委来,见到岳文总会站起来,板着的脸上挤出几分笑容。

    他的免职通知街道已经下发,可是岳文却只是给他看看,并没有贴到公示栏里。这样引而不发,就象利剑悬于头顶,会比免去他更有效果。

    他奋斗了一辈子,会计,在这个山村,就想当于区里的常委了,他很是看重,现在他对岳文很是恭敬,开口闭口岳书记如何如何。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在卜凡和胡开岭预定的轨道上运行着。

    他想回街道,这里似乎用不着他这样一个人了。一个周的时间也早已过了,但陈江平却跟着区管委廖主任到沪东和津海新区考察了,好象根本不记得有金鸡岭这回事,不记得金鸡岭还有岳文这个人。

    他本想去找大灰狼,但大灰狼根本不接他的电话,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