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精彩小说免费!

    平安夜里处处是狂欢。

    中国人,庆祝节日的方式,无论是这种外国节日还是自己的本土节日,都离不开一个吃字。

    看着任功成微微挺起的小肚子,这才毕业四年时间,估计再下去几年,这肚子上就要围上一层游泳圈了。

    “你不在开发区?”霍达罕见地关心起岳文的去向来。

    “我在沈南。”岳文张口就来。

    “噢,”显然,霍达相信了,岳文对工作的敬业精神,他是知道的,明天就要开标,此时他出现在沈南是题中应有之义。

    “报纸?.…..怎么回事?我明明看到胡开岭把合同锁进抽屉里了。”施忠玉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记错了?”施忠孝提醒道,阳光照在他脸上,一夜没睡,加上抽了一夜的烟,脸色很是苍白。

    陆德江也一眨不眨地盯着施忠玉,这是满盘棋的棋眼,如果合同找不到,这些天的心思肯定全白费了,基本都在做无用功了。

    “我记得没错啊,”施忠玉自己掏出烟来,劣质烟味呛得陆德江直想咳嗽,“会不会让人调包了?”

    施忠孝看看陆德江,“调包?谁干的?”

    施忠玉明白合同的分量,也看出施忠孝的恼怒,失望与惊吓的双重作下,他变得有些神经质“肯定是胡开岭!肯定是他,没错,肯定是他!”

    陆德江轻篾地说,“他没那个心计!”

    施忠玉有些茫然,“那就是卜凡!”

    陆德江摸着下巴,沉吟半晌,“不象,那是个山间芦苇,腹中空空,好大喜功,眼高手低,不象!”

    看着自己的推测接连被否决,实在找不出垫背的人,施忠玉有些急了,他张牙舞爪道,“五哥,肯定是他,我拿脑袋保证!”

    施忠孝也道,“会不会让卜凡带到街道去了?”

    陆德江道,“我倒觉着一个人有嫌疑?”

    “谁?”施忠孝与施忠玉同时问道。

    “嗯,就是那个小伙子,叫岳文的。”陆德江看着他俩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施忠孝有些犹豫。

    “昨晚整个金鸡岭全身而退的就是他,还把二能砸了一枪托,施总,”陆德江掏出打火机给施忠孝点上烟,“你别忘了,他刚来就把咱六个人打了,二郎神他们几个都是些什么人?那都是在街上横着走的人,没人敢惹,就是放在广州也是一方好汉,可是他说打就打。二能也让他一板砖砸晕了,忠玉,”他看看委顿一边的施忠玉,“不是也让他差点免了吗?这个小伙子,有心计,有胆量,不简单,我看论城府、论心计还在卜凡之上。”

    “查,让小郎去办,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把合同找回来。”施忠孝下定决心。

    “好,施总,还有一件事,这个小伙子,昨天晚上有人用车撞他,听说还开枪了。”陆德江拿出手机,又停止了拨号。

    “不是不让动他吗?我的话不好使吗?查,两件事一块查,查到是谁,让他知道什么事都要有代价。”施忠孝腮帮子鼓鼓的,一口一口喘着粗气。

    …………………..

    …………………..…

    区会议中心的一间会客室内,陈江平正襟危坐,旁边坐着一个清瘦的中年人。

    “这不就是合同吗?”中年人问道,“不是说被偷了吗?”

    “让岳文给调包了,呵呵,他把合同都换成了旧报纸。”陈江平说到这里,嘴角忍不住绽开一丝笑容,他仿佛看到那伙人失望之至的表情,竹篮打水到最后却落得一场空。

    “呵呵,”中年人也开心地笑起来,“合同在这里,看他们还怎么闹?这个小伙子,得记大功!”

    陈江平却忧心忡忡,“昨晚他也差点出事,差点被车撞了!”

    “唔?什么情况?是金矿上那帮人干的?”中年人很关心的样子。

    “还不清楚,”陈江平看看那摞合同,“不过,有一点是肯定,他有危险,他不想在金鸡岭待下去了。”

    “危险肯定有,但我不相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对一个机关干部下手,”中年人声音如金属相撞,“可以加强保护,但我看,没有再比这个小伙子更合适的人选。”

    陈江平默不作声,他太熟悉眼前这个中年人的行事风格了,凡是急事难事险事重事,他都喜欢破格提拔重用年轻人,但这些年轻人也往往没有辜负他的希望,所以,他对中年人的不拘一格地用人很是钦佩,但这次用的这个人,太年轻,还刚刚参加工作。

    “不要以年龄取人,我们党的历史上,二十几岁当师长、当军长有的是,重要的是环境能锻炼人,逼着一个人快速成长。”

    陈江平看中年人站起来要往外走,他马上说道,“我们街道卜凡的事越闹越大……”

    这是开会前的间歇,他见缝插针,否则在办公室,人来人往,汇报工作还要排队。

    中年人打断他,“这件事纪委会处理,下一步怎么办我也不干涉,”他头也不回,但语气不质疑,“你用什么方法,我不管,我只要结果,当然,可以有心理调整期,但我希望,十一回来,这个小伙子重新回到金鸡岭的岗位上。”

    …………………..

    …………………..…

    与宝宝在办公室聊着,蚕蛹、彪子一会儿目瞪口呆,一会儿张嘴结舌,完全被昨晚的事震惊了,不过,他们没有身临其境,更无法确切感知岳文的心境。

    岳文此时太需要有一个口子,宣泄胸中的块垒。

    “嘿,你还活着啊!”黑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靠,我们组织办现在不受待见啊,现在才知道,呵呵,你请客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滚犊子,”彪子骂道,“会不会说人话,晚上叫着曹公子,我们给文哥压压惊。”

    宝宝也吡笑道,“这话从八哥嘴里说出来,永远都带着屁味。”

    “行了,行了,你跪安吧,领导们还要继续开会。”岳文见到黑八,开着玩笑,没来由心里舒坦起来。

    “靠,岳文昨晚惊险,他还不是好好站在这里,可怜卜委员,不过,街道纪委把处理结果报上去了,一般不会有事。”黑八一屁股坐在蚕蛹旁边,肥肥的屁股一下把蚕蛹挤了下去,惹得蚕蛹掐着他肥肥的脖子使劲往桌上摁着。

    “你不是担心卜委员吧,还是心疼卜委员给了你什么承诺,恐怕兑现不了了吧。”蚕蛹有些兴灾乐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