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凭高视下,势如劈竹
    ,精彩小说免费!

    ……谡大笑曰:“汝真女子之见!兵法云:凭高视下,势如劈竹。若魏兵到来,吾教他片甲不回!”

    平曰:“吾累随丞相经阵,每到之处,丞相尽意指教。今观此山,乃绝地也:若魏兵断我汲水之道,军士不战自乱矣。”

    谡曰:“汝莫乱道!孙子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若魏兵绝我汲水之道,蜀兵岂不死战?以一可当百也……

    “进来。”岳文按开了遥控锁,顺手把《三国演义》放在桌上。

    门开了,柳枝引导着梁莉走了进来,“岳局长,你好。”梁莉热情地伸出手来。

    岳文看看柳枝,笑着热情地回应,“好,”他看看柳枝,“柳主任,你看梁总往这一站,是个什么字?”

    梁莉有模样有模样,要个头有个头,要气质有气质,一瞬间,柳枝很是羡慕,也有点自惭形秽,她打量着年轻局长与丰满御女,“什么字?我猜不出来。”

    “我不是说过了吗?”岳文笑着提示,见柳枝仍是不解,笑着拿起笔在墙上的白板上写道,“是个好字啊,女子就是好,你们都好!”

    两人都笑了,梁莉把手包放在沙发上,“岳局就是会说话,就往人心里说。”

    陈江平打量着站在面前的这个小伙子,个头不高,满脸堆笑,让人联想到毫无心机不谙算计的美好青春,不由地从心底里腾起一股对他的疼爱。但这是表象,一人把二郎神六人打得烟熏火燎、满腹委曲,三言两语化解门前的上访,这微笑,只是刻意的伪装,让人降低戒备,给人予以好感。

    “坐。”陈江平笑道。

    “领导跟前,我站着就行,”岳文微笑道。

    陈江平也不勉强,盯着这张笑脸,也不说话,组织部、市委办常年锻炼出来的威严,让一般干部心里发毛,可是眼前这张笑脸仍是毫不变色,不过笑容里却多了更多的恭敬与谨慎。

    “前天你把海燕唤醒了?”陈江平觉着嗓子有点干,是让这笑容给烤得吗?他暗问自己,顺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一个办公室的,大家一块帮忙来着。”岳文斟酌着词句,可是眼前却浮现出李海燕那张有些青白的脸,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那天,黑八说出的不是别人,在蒋胜面前打自己小报告的正是他口中的燕姐。

    可是,一个办公室,又无深仇大恨,言差语错他还真不放在心上,他也知道,李海燕对党委秘书这个职位的看重,从自己来到芙蓉街道的第一天,李海燕的第一句话就在试探他,可他并不想留在这里啊,更谈不上争夺这个职位,他的目标仍是:回秦湾。

    “明星说你挺有办法。”陈江平话仍不多,惜字如金。

    “以前碰到过这种情况,哪,我们以前跑长途,有个司机也犯这毛病,喊一声抢车的来了,他就醒了。”岳文小心地注视着陈江平,从宝宝让他上来他就在暗自猜测领导的意图,见陈江平一直在说李海燕,只能耐心等待他进入正题。

    “呵呵,”陈江平听到这些趣事,不由地又笑了,“你以前跑过长途?”他很感兴趣,有些东西,是档案上反映不出来的。

    “跑过,不过,是寒暑假的时候,往广州那边送苹果,我爸妈没时间,我就去押车。”岳文笑着回答,但仍没有放松警惕。

    “噢,你才多大啊?你爸妈也放心?”陈江平盯着眼前这张略显稚嫩的脸。

    “放心,”岳文轻松道,“一回生,二回熟嘛!”

    “路上有危险吗?你遇到过危险吗?”

    岳文思忖道,“江浙还行,再往南挺乱,有抢货的,有偷油的,有劫财的,停车也不能乱停,怕把货丢了,危险,那是一路上经常遇到,”想起押车的经历,岳文笑了,“我第二次出车时,卖掉萍果高兴地在车里数钱,让人盯上了,人家拿针管吓唬我,说他自己是艾滋病,不给钱就用针管捅你,”他又想起了白面狗,脸上不禁笑得更灿烂,“还有一次,遇到拿着土枪拦路的,砂子打得车门乱响。”想到以前那些经历,他的话还是多起来。

    陈江平直直地看着岳文,这是怎么样的父母,能放心让孩子出去闯?“你们都是怎么办的?”

    “能跑就跑,大货车开起来不减速,减速太耗油,能打就打,我们车里都放着铁棍呢。”岳文笑道,很轻松。

    陈江平满意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见得读过万卷书,却行过万里路,智商情商胆商都很高,加上又是一个外地人,刚刚参加工作,与本地人没有纠葛,也无不清不楚的瓜葛。

    他的最后一丝疑虑也已打消,他本想看他如何处理与李海燕的关系,不过恰巧通过李海燕晕倒,这个小伙子显示了很强的同情心,这会保证他不走歪路,如果走偏,至少自己有信心把他拉回来;且心胸很宽,只要心胸大,也不会去走窄路,这也是为这个小伙子和他的父母负责。

    陈江平蓦地收起笑容,岳文不禁有些愣,这人怎么属狗的啊,脸说变就变。

    陈江平坐直身子,“岳文,经过街道党委慎重考虑,准备让你跟着卜委员,参与处理金鸡岭村的整顿工作。”他不敢一杆子捅到底,只有一步步试探。

    岳文一愣,不是已经定下了吗,怎么还要往里塞人?再说,以自己一个新人的身份,也不用陈江平亲自谈话啊!他不慌不忙给陈江平添了一点茶水,也为自己争取了一点措辞的时间,“陈主任,您对我这样信任,我就该您指哪我打哪,不过,我刚来不到两个周,街道的情况还不熟悉,怕干不好,给您丢人。”

    “有什么干不好的?现在秦湾市委不也下了文件吗,要求下派干部深入村企,你还是选调生,前途更光明,干得好,明年就定为主任助理,副科级,这在秦湾其它县市区,好多机关干部一辈子也升不到这个职位上。”陈江平目不转睛地盯着岳文,抛出了自己的第一个诱饵。

    选调生一般工作后都是主任助理,但也要看街道领导的意见,文件是一回事,实际又是一回事,但岳文不为所动,他的目标并不在芙蓉街道,再说,这趟浑水可不好趟,“陈主任,我刚踏上社会,还是想在领导身边,跟着领导好好学习。”他说得很含蓄。

    陈江平面不改色,眼前这是个聪明人,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滴,必须慢慢熬,“呵呵,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要是这事放我头上啊,一年就能提拔成副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