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人性的极限
    ,精彩小说免费!

    沈南一家普通的浴池。

    “老板,搓澡多少钱?”

    戴着一幅老花眼镜的老板从水气蒙蒙中抬起头来,“男的搓澡十八元,女的搓澡二十元。”

    黑八立马兴奋了,“文哥,咱也不差那两块钱,给我找个女的搓。”

    “咳咳咳——”

    岳文咳嗽得满脸通红,那老板笑得老花镜差点掉下一来,“八哥,你听不懂中国话吗?”

    黑八无辜地摇摇头。

    “算了,老板,你就收他二十元,我们不是一起的啊。”岳文笑着就要往里走。

    “外面那辆车是找你们吗?”老板指指外面的车,岳文与黑八这才回过头来,陆虎的车窗摇下来了,梁莉正对站这哥俩娇笑呢。

    “啧啧啧,”黑八羡慕道,“这女人,换车就象换衣服,这辆陆虎好,陆虎好。”

    岳文眉毛一挑,走南闯北随车送货,他对车牌号有着近乎强迫症一样的识别爱好,嗯,这辆陆虎,他绝对见过。

    “岳局,别端着了,堂堂的局长还能在这里洗澡?”

    戴花镜的老板看看岳文与黑八,“行了,池浅不养鱼,你们走吧。”

    “姐专程过来给你赔罪,”梁莉眼波流动,“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看在姐今天过生日的份上。你要是还不出来,那我给你搓澡得了。”

    “嗝——”

    黑八立马不淡定了。

    岳文心一软,“该赔罪的是我们,把好好的生日宴给搅了。”

    “下行吕铎进去了,酒驾还有超速,这小子,也该长点记性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惹的。”梁莉有意无意说道,“中午饭也没吃好,晚上还是这些人,你就当补偿我,怎么着,上车吧。”

    岳文的手机也响了,是郑水满与马精武的电话,他想了想,梁莉可以不管,但这二位不能不管。

    一个司机,仗着是副厅长的司机,竟敢如此猖狂,他不想委曲自己,也不想给他脸,可是毕竟是得罪了他,他不想再得罪郑水满,这样的话,交通厅的人都要得罪光了。

    ………………………………………

    没了吕铎,这一餐包吃得很痛快,可是当梁莉派车把郑水满与马精武等人送走后,陆虎车拉着岳文与黑八直扑洗缨湖北。

    影影绰绰间,岳文感觉这象是一个庄园,当陆虎在一座四层高的别墅旁停下时,他还以为这是梁莉在沈南的家。

    “下车吧,陪姐唱首歌,今天是我的生日嘛。”

    一路上,黑八坐在副驾驶上,梁莉倒陪着岳文坐在后座上,香风凛然,岳文却不时刻警惕着,不敢呼吸。

    这,是唱歌的地方?

    象唐宁街7号一样的门打开了,一个身穿旗袍的菇凉走出了出来,“岳先生,请!”

    “请!”岳文豪气地一挥,跟在姑娘身后走了进去。

    这是一道宽敞的走廊,走廊内铺着猩红的地毯,走廊两侧却悬挂着油画,可是这都属正常范围之内,令岳文惊讶的是走廊两侧竟全部站满的佳丽。

    天姿国色,肉色生香,一个个全是一米七零以上,一个个身着各色的旗袍,在金壁辉煌与艺术气息的走廊里,一个个扶手微笑,微笑点头。

    音乐,竟也很熟悉,竟是周润发在电影中出场的经典音乐,不过,虽说与这个场景不是很搭,但与岳文此时澎湃起伏的心情很搭。

    梁莉见岳文有些傻眼,娇媚地一笑,伸手挽起岳文的胳膊,岳文这才朝前走去。

    香气袭来,他只觉身子已飘浮在万米空中。

    黑八不由自主地也伸出胳膊,但跟在梁莉后面的助理看也不看他,跟在梁莉与岳文后面,径直朝前走去。

    黑八愤愤骂了一句,也只有跟上,他不想落在后面,这丰盛的妖娆太是耀眼,也太是诱人。

    二楼,一处巨大的包房内,助理接过梁莉身上的羽绒服,时面赫然还是那身蓝色的龙鳞旗袍,在五彩灯光下闪着片片光泽。

    “我与小岳唱一首,”看来这里是梁莉的主场了,举手投足间,她又恢复了那个社会姐的模样,“《世间始终你好》!”

    不经意间,她又说起了粤语,但字正腔圆,说得很地道。

    岳文也笑着接过女领班递过来的话筒,朝梁莉坐了个请的手势。

    伴随着激昂的音乐声,梁莉的歌声似乎要穿透包房。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是否另有高处比天高”

    “在世间,自有山比此山更高,待我心世间始终你好”

    梁莉轻轻伸出食指,轻轻点了岳文一下,让岳文心里禁不住一荡。

    只见眼前的佳人,发髻高挽,粉面含春,蓝色的龙鳞旗袍,欲出的丰满身段,真是风情万种,动人心魄。

    梁莉一点岳文,顺势又笑着把手递给岳文。岳文也笑着拉起了她的手,两人一同走下台阶。

    岳文没想到梁莉的气息如此悠长,粤语也如此之好,竟不输专业选手!

    “论武功,俗世中不知边个高”

    梁莉转过头,在与岳文的对视中突然点了一下自己高耸的胸部,黑八黑八差点流鼻血!

    这娘们,风情万种,人间尤物啊!

    “或者,绝招同途异路

    但我知,论爱心找不到更好

    待我心,世间始终你好”

    梁莉的身子不由慢慢靠了过来,温香软玉在怀,岳文只觉一阵香气,一片迷醉。

    特么地,这里还有人呢,一个大活人。

    黑八看看外面,他非常失望,一个女服务员都没有,想坐怀不乱、考验一下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他一打响指,“叫服务员过来!”梁莉的女助理却微笑摇摇头。

    黑八大光其火,“让我在这干坐着?!”

    可是,那面的梁莉好似仍意犹未尽,在一曲终了才从岳文的肩膀上抬起头来。

    “姐,会永远记住今晚,我出去一下,你们继续!”

    她留恋不舍地看看岳文,袅袅娜娜地转身朝外面走去。

    “酒一醉沉溺,何时麻醉我抑郁……”

    《光辉岁月》,《岁月无声》,岳文把beyond的歌唱了个遍,黑八都快睡着了,梁莉还没有出现。

    “你们梁总呢?”黑八痴痴问道。

    岳文拿起手机刚要给梁莉打电话,却见手机中一条信息,他打开信息,正是梁莉所发,可是信息只有三个字——

    “好好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