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酒驾与超速
    ,精彩小说免费!

    梁莉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了。

    郑水满吃惊地看着岳文,手中的烟灰烧得老长,他急忙站起来,嘴里劝着,可是手上却不动弹。

    几位在场的老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可是没有人上前去拉住岳文,哪怕给吕铎喘口气的功夫也行,待到岳文重重地把醒酒器砸到桌上,这才反应过来,有的赶紧拿着茶水过来,有的慌忙去找服务员产,有的则拿着毛巾替吕铎揩拭着头上的酒水。

    “这,岳局长喝多了,喝多了,”梁莉拉着岳文往外走,“这简直是犯冲嘛,五行相克,快走吧。”

    “别走,咳咳咳------”吕铎眼珠子都红了,全身上下,头发上、衣服上包括裤裆处都湿了,见岳文站起身来,他在后面疯狂地喊道,“兔崽子,你回来,咱这事没完!”

    岳文马上站住了,吕铎也站了起来,眼珠子冒着火,上来就是一记“冲天炮”,岳文眼疾手快,一把叼住他的手腕,顺势抬起脚来踹到他的膝盖上。

    “哗拉拉——”

    吕铎立身不稳,身子朝后倒去,慌乱中,他想扯住什么,或者扶住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扯住,只把桌上的茶杯碟子扫到地上,发出一阵脆响。

    “扑通——”

    吕铎一屁股坐在地上。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眼看动拳头是赢不了了,可是吕铎倒驴不倒架子,“行,行,行,”他一抹一把头上沥沥拉拉流下流的酒水,“我记住你了,你等着,我让你出不了沈南城。”

    岳文一下笑了,“我还就等着,如果我出了沈南城尼?”

    郑水满心里象三伏天喝冰水、三九天吃火锅一样舒坦,平时,这个吕铎是太猖狂了,可是仗着背后有蒲厅长撑腰,谁也不放眼里,今天,终于有人收拾他了。

    可是,他还要努力装作为吕铎圆场,这人哪,戴了面具,要多累有多累!

    “出了沈南城,”吕铎死命地喘着粗气,可是通体酒味,这酒喝下去香,倒在身上就臭了,“你的局长也干不长。”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你要干什么?”他努力从地上坐起来,一手抓住一把椅子。

    岳文的手也按在了椅子上,梁莉不停地在后面劝着,岳文笑道,“梁姐的生日,不就是喝个酒嘛,你看你,又想动手,还想动椅子,搞大了呃!”

    他笑着看看吕铎,又看看其他人,“这打火机,没收了,你不配用这么好的火机!”

    他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老吕,我也当过车夫,你看你的手腕,一点劲道也没有,你别给车夫丢人,以后,不准你出去说你是车夫呃,听明白没有?!”

    开大车的阻力太大,这开高级小轿车哪需要什么力量!

    见岳文出门,梁莉急忙又给吕铎陪不是,吕铎操起椅子,直接砸在门上,门立马裂开了!

    “我给老段打电话,给霍达打电话,这样的人,也配当领导,简直是活土匪!”吕铎气呼呼地站在桌旁,仿佛仍不解恨似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满桌的杯盘碗碟都吓得跳了起来。

    可是,电话打了出去,秦湾开发区工高官霍达的电话打通了,可是秘书小声道,“霍书记现在正忙,稍后给您回电话。”

    吕铎心里一阵窝火,如果是蒲厅长打的这个电话,他还会忙吗?

    感觉丢了面子,心里越发恼火,手就越来越颤抖,他抖拌索索又拨通了段国宝的电话,这次电话通了,“喂?”段国宝连个称呼都没有。

    “段局,你们那有个岳文?”

    “啊——有!”

    “这人不地道,”吕铎挖空心思想着词汇,“太猖狂,狂得没边了,这里是省城,是沈南,不是他的一亩三分地。”

    这里面有故事了,段国宝电话里也不动声色,“怎么发这么大的火,至于吗?”可是发火的原因他却不问,也不想问。

    “用你们秦湾话说,遇上一个彪子!”

    吕铎咬牙切齿道,当着段国宝的面儿,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被灌了一身的白酒,这不是白开水,是白酒,这后劲上来了,现在脑子有点昏,嗓子更是象吃了辣椒卡住了一样,火辣辣地疼。

    “开发区交通局别再想从省里得到一点资金!”

    段国宝是精明到骨子里的人,他不屑地哼了一声,却是温言软语,“得罪兄弟了吧,他人小,还没结婚,年轻气盛,我见面批评他,嗯,你到秦湾来,让他给你陪罪。”

    这话就有意思多了,陪罪还得让吕铎到秦湾来,这是谁给谁赔罪?郑水满和马精武听着直想笑。

    吕铎恨恨道,“等蒲厅长出差回来再说!”

    …………………………………..

    …………………………………

    “文哥,出来了。”

    黑八笑嘻嘻地一指前面,只见吕铎没精打采,骂骂咧咧地走出来,浑身上下象是阉了的鸡一样,直不起腰来。

    “走,看热闹去,”岳文吡笑道,“这货,真给司机丢人,见过这么多司机,没见过这货!”

    黑八担心道,“他可是副厅长的司机……”

    “对,你说对了,还是一个司机,”岳文笑道,“怕他作甚,前怕狼后怕虎,你能干成什么事?”

    “对,”黑八立马豪情万丈了,“开车,哎哟,文,你真是神机妙算,这小子果真没带司机。”

    “他本身就是个司机,”岳文不屑道,“不过,我们要把这个害群之马清理出司机的队伍去。”

    只见浑身上下湿透了吕铎钻进车里后,车子好象猛地跳了跳就蹿了出去,这大功率的越野车在午后的城市,行驶得飞快。

    “超速,绝对超速!”岳文笑道,“这下好了,又加上一条罪名,”他看着前方的车,“这小子,顶多算个工勤身份吧,在机关里肯定走不了职称,他的收入与这辆车不成正比!”

    “查下了,查下了。”黑八却一直盯着前面呢,车刚拐了个弯,只见在警车的示意下,吕铎的车慢慢靠边停车。

    他们的车慢慢停在后面,只见警察拿出一个玩艺来,让吕铎摇下车窗。

    “我不吹这玩艺,还不知多少人吹过!”吕铎心里一肚子火气,“别用那玩艺对着我,我晕!”他又指了指执法记录仪,态度甚是嚣张!

    岳文笑道,“不要和交警有冲突!别仗着酒劲儿和交警耍横,这样的后果只有一个:加重处罚!”

    我没喝酒

    一个小交警气愤道,“也别测了,这么大的味,他要是没喝酒,我立马辞职不干!”

    吕铎气愤地大吼道,“我没喝,我跟你们钟大队长认识,我打个电话!”

    “谁都认识我们大队长,你测不测,”小交警一把拉开车门,“不测的话,直接到医院抽血化验去!”

    “我真认识你们大队长!”吕铎看样子仍是强硬,但语气明显软下来。

    “认识以后再说,你涉嫌酒驾,超速,下车!”小交警看他不象领导,也不象巨富,这年头,刑不上大富,刑不上大夫,这要的人,只会耍嘴皮子,不拾掇他拾掇谁!

    吕铎还象说话,却被一把拽下车,推推搡搡塞进另一辆警车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