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 莫作蒋干
    ,精彩小说免费!

    夜色加浓,灯光从半空倒映在乌蓝的海面上,随着波浪晃动着,闪烁着,像一串流动着的珍珠,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互相辉映,煞是好看。

    晚宴选在了老区的一家酒店,透过巨大的玻璃窗,月夜色海景横亘眼前。

    岳文坐在主陪的位置上,秦高峰坐在副陪的位置上,申江北和李澜分坐一客、二客,宣传部、交通局的领导也都笑容满面,觥筹交错间,李澜看看申江北,她不作声地剥着眼前的赤甲红。

    这样的恭维与奉迎,从内心里讲,她是讨厌的,外面月色正浓,还不如一人在沙滩上漫步,或者置身于纳凉游泳的人群,体会一下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喧嚣与热闹。

    工作两年以来,跑地方的时间很多,省电视台的招牌让一些地方的宣传部门如获至宝,接待起来也是殷勤备至。

    她不言声地站起来,岳文的歪脑袋,“李主任,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秦高峰笑道,“这种事你帮不上,得亲自解决。”他喝得有点多,本色慢慢开始暴露。

    岳文站了起来,大包间里有洗手间,这个姑娘出去,肯定是嫌包间里太过吵闹,烟味太大。

    即使岳文让服务员打开了排气扇,但是几杆大烟枪一起制造染污,女人也受不了。

    “把这里能出去吧?”

    地毯软绵绵的,踩在上面悄无声息,李澜看到前面有一扇门,头也不回地问服务员。

    服务员刚要回答,岳文却笑着一摆手,那服务员很乖巧,立马闭住了嘴。

    “能出去。”

    李澜蓦地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后这个不速之客,径直往前走去,可是她没有看到身后的服务员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门,有些紧,把手也有些紧,但是李澜用力一拧,门就开了。

    “啊!”

    她一声尖叫,随着长腿迈出,身子就失去了平衡,匆忙之中,她向下看了一眼,下面没有台阶,也没有楼梯。

    也就是说,这道门外,什么也没有,完全是空的。

    李澜尖叫声中,手紧紧地握住了门把手,可是依然止不住身子下坠的趋势。

    突然,一双大手握住了她胳膊,她感觉到身子下坠的姿势得到阻止,这双大手用力一拉,把她从半空中拉了回来。

    李澜的脸都白了,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脯兀自起伏不停。

    “小李,跟你们董总说一声,都说了多少遍了,把这道门彻底封死,”岳文笑道,“这样下去,得跌坏多少客人。”

    李澜一下抬起头来,“你,无耻!”

    “你,有耻!”岳文马上回击道,“如果不是我,你就跌下去了。”

    “你不是说能出去吗?”李澜的腿现在还在哆嗦,看着岳文这张吡笑的脸,她已经出离愤怒了。

    “我说能出去,但没说出去就要跌死啊!”岳文笑着强辞夺理,“别人说话不要听,你没有脑子吗?别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李主任,这个世界很险恶!”

    李澜长喘一口粗气,岳文却仍不依不饶,“省里的记者怎么了,你以为谁都怕省里的记者?!大家尊重你们,是尊重你们的单位,并不是尊重你们个人,如果你们脱离了这个单位,秦高峰半眼都不会瞅你们!”

    李澜紧咬嘴唇,话说得很难听,但是真实情况。

    “不要动不动拿省里的记者派头,大家都笑着吃饭,就你板着脸,一个破坏气氛的人,情商是最低的,情商不高,智商高到二百五又有什么用?!”

    李澜狠狠地看他一眼,一踩高跟鞋,转身朝包间走去。

    …………………………………

    …………………………………

    沙滩上还残留着白天太阳炙晒的余温,李澜脱了鞋,沿着海边,慢慢地向前走去。

    海水,轻轻地抚摸着细软的沙滩,发出温柔的刷刷声。海水不断没过她的脚面,转眼间又象是小孩子一下跑开了。

    晚来的海风,清新而又凉爽。

    走在前面的申江北,酒酣耳热之际,迎着海风,热情地张开了双臂。

    申江北的家乡是古城,位于山海省最西部,这是一个号称水城的城市,但湖水却没有大海的浩瀚。

    岳文与秦高峰一左一右陪着申江北,却不时看看后面的李澜。

    说实话,即使李澜用高跟鞋敲了他的头,他对这个小姑娘也并无恶感。

    刚才,就是坑了李澜一把,他也是有把握的,何况他们所在的是二楼,下面就是软软的沙滩,就是跌下去也不打紧。

    小时候,他也经常这样坑妹妹,有次妹妹岳言从墙上跳下来,要他扶住她,可是岳言跳了,岳文却笑着跑开了。

    然后,晚霞中的镇子,掉了一颗牙齿的岳言的哭声就把整个镇子的狗都吓醒了,把整个镇子的鸡都吓愣了,在鸡飞狗跳中,在薄暮冥冥中,一个瘦小的身影在前面跑着,两个大人的身影在后面追着,一个手里拿着扫帚,一个拿着棍子……

    这个李澜心眼挺直,但内心不坏,岳文甚至敢断定,在省电视台那个浮华的环境中,她即使才高八斗,肯定混得也不如意……

    “岳局。”一个小黑胖子从沙滩旁的帐篷里走了出来,迎面就拦住了岳文。

    这绿豆大的小眼睛,让人过目难忘。

    小黑胖子把岳文带到了一辆大功率越野车之后,李澜慢慢朝前走着,她无意中看看这辆越野,这是她的一个梦想,开着这样的一辆牧马人在草原上驰骋狂奔。

    “孙贵财那个标段,”声音很低,是小黑胖子的声音,“孙贵财晚上请吃饭……”

    李澜看看前面,申江北正在指点江山,秦高峰正在欣赏江山,而宣传部几个美女和小伙子,有的在串肉,有的在生火,有的在支帐篷,准备沙滩烧烤。

    她不由自主慢慢靠近了越野车。

    “这个标段不合格,”依然是小黑胖子的声音,“照这个干法,孙贵财能省多少钱?让他返工重干?”

    “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抬抬手就过去了,水泥配比,谁能看出来?”是岳文的声音,可是这个声音,在李澜耳朵里,此刻是那么无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