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出风头
    ,精彩小说免费!

    狂欢仍在继续,热吻仍在进行。

    不过,现在要尽情地表达爱意的已经不是岳文和葛慧娴了,而是在场兴奋得不能自已的观众。

    大屏幕上,一对对情侣热吻的镜头清晰地传向台下,第一组,最长的热吻时间竟坚持了七分三十二秒。

    “爱有多深,吻就有多深。”张倩脸热了,心动了,不由分说拉起了任功成。

    “你想要俄罗斯之吻,还是法兰西之吻?”任功成受刺激了,曾经同一间宿舍生活的两兄弟,差距怎么这么大呢,随着张倩一声低喊,身体已被任功成抱起,任功成颇有气势地走上舞台,二话不说,低头狂吻。

    “嗯——”

    主持人人却发现不对劲了,女方好象很抗拒很痛苦的样子,一直在用手推着这个男人,“这是男女朋友吗?”他笑着调侃道,“亲吻也不能强迫啊。”

    任功成也感觉到了张倩的抗拒,他还以为她不好意思呢,不过,这更激发了他男人的雄性,吻得更投入了。

    亲吻比赛的规则就是谁坚持时间最长,就可以获得一支玫瑰,嗯,待会儿,我也要跪在地上,去求婚!任功成打算着。

    可是,他突然感觉脚上一疼,张倩的高跟鞋准确无误地踩到了自己的脚面。

    “啊!”

    任功成痛苦的声音立时传遍了整个会场。

    “你今晚吃蒜了你!”张倩双目圆睁,艰难地一抹嘴巴,剜了任功成一眼,气呼呼地踩着高跟鞋下去了。

    台下的众人陡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声有如巨浪,此起彼伏。

    看来要想浪漫,只能喝咖啡,不能吃大蒜。

    比赛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任功成却到处找口香糖,可是当他成功地买到口香糖,现场上空却是玫瑰飞舞,在巨大欢快的音乐声中,无数支玫瑰抛向七彩的夜空……

    ………………………………

    ……………………………….

    一年一度的啤酒节临近尾声。

    霍达坐在办公室里,管委副主任刘兴华谦笑着坐在他的对面,“霍书记,您昨晚看电视了吗?秦湾台。”

    霍达却早已听刘卫东说过,刘兴华想要讲的,无非也是同一码事,他喝口水,摇摇头,认真地说道,“没看。”

    一般来讲,开发区工高官一般都兼着市委常委,可是,霍达继任两个多月了,省里、市里都没有动静,他也往上面跑过几趟,罗宏民和郑权的态度都很明确。

    所以,现在的局面,一是保持稳定,二是要带好队伍,在这两个基础上,出成绩,出政绩,干工作,向上级亮明自己的能力。

    “《秦湾晚报》您看了吗?”刘兴华笑道,“岳文在上面。”

    “噢?”霍达配合着绽开满脸的皱纹,他拿起内线电话,不过一分钟,何厚华就拿着报纸走了进来。

    “这是——岳文?”霍达嘴角绽开笑意,手指头却在报纸上点动着。

    “是岳文!”刘兴华道,“好好的局长,搞什么现场求婚,太出格了!”他看看霍达,“把心思用在工作上,及早把农村公路建设资金解决才是正理。”

    霍达看看他,“这是两码事,年轻嘛,有年轻人的心思,我们不懂,……他耽误工作了?”

    “这倒没有,”刘兴华嗫嚅道,“就是那天他在常委会上不是大讲特讲资金的问题吗,现在,向上争取的这一块,一直没有被市交通局采纳,区财政的资金也没完全到位,社会和企业捐款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小城镇经营是细水长流的水磨功夫,一时看不到效果……街道也在观望,都想朝上面要钱,自己少补贴点,都有各人的小算盘。”

    霍达认真听着,刘兴华说的是实情。

    到了霍达这个位子,基层干部的心理,基层的工作状态,他早摸得一清二楚,这就是一位领导的宝贵财富。

    首先是配套资金缺口大,国家和省里的补贴不是那么好拿的,你必须有相应的资金配套,结合现行物价水平,县道公路的工程造价为33万元/公里,乡道为28万元/公里,村道为18万元/公里,除去国家、省“以奖代补”资金外,需县、乡财政自筹配套资金七千多万元。

    再就是自筹资金难到位。农村公路建设所需配套资金不允许向村民强行摊派,只能按“一事一议”的原则办,但“一事一议”所筹集的资金全部用于通村公路建设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等靠要”思想也是农村公路建设的痼疾,街道和村里看到上级对农村公路建设越来越重视,一定程度上产生了依赖思想,认为修路是上边的事,上级会投资建设,他们就失去了积极性。

    再设身处地想一想,区里向市财政局争取资金,不也是一样吗?财政局的黄照东卡得非常细,资金都不是一次性拨付到位,这不是刁难,却是负责任的表现。

    他分析着,刘兴华好象对黄照东并没有意见,他是在说岳文。

    但霍达也知道,外面已有风声传进他的耳朵里,刘兴华现在喝多了,一直在外面说岳文的坏话,开发区人讲,“臭轰”他。

    “现在不是各条路都开工了吗?”霍达慢条斯理道,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能做到这一点,着实难能可贵,还是在刚刚到任的情况下,交通局又是一个大局,千头万绪,情况复杂。

    “开工了,可是要钱的也多了。”

    “影响修路进程了没有?”霍达变得严肃了。

    “还好吧,但到年底结算是道大难题,现在都是垫资……”

    霍达笑了,你刘兴华特么地当我是刚从机关里下来的,四五六不分?我可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干上来的。

    象这样的工程,垫一年两年都算是少的,垫十年八年钱仍没要回来的情况有的是,反正交通局倒闭不了,迟早要跟你结算工钱。

    刘兴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他忙补充道,“岳文不是说,要把二十条农村公路纳入上级的盘子,可是据我所知,交通局的段国宝很不好说话,前些日子,沧浪区区高官和区长亲自拜访,他愣是没给面子。”他看看霍达,“上面的资金才是最主要的,现在虽然二十条路都开工了,可是再下去一个月,资金就要捉襟见肘了。”

    刘兴华看着霍达,暗暗纳闷,外界不是盛传二人关系不好吗,怎么现在霍达处处维护岳文?

    霍达仿佛猜出他的心思,“要有容人的雅量,也要有心胸,”他笑道,“我跟国宝年轻时就认识,当时都是街道的党工高官,这个人,确实不好说话。”他又补充道,“能从他嘴里掏出块肉来,不容易,嗯,你别说,这个人还说一不二,他定好的事,一般人翻不了盘子,就是分管副市长说话都不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