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这大概就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精彩小说免费!

    “兄弟们,先点着,曾老师,您坐,别拘束,大家已经是朋友了。”

    离开那个到了中国充满异域格调的居酒屋,到了这个充满世俗的啤酒大篷,岳文仿佛进了自己的主场,热情地招呼着曾敏。

    “烤蒜,我们要羊腰子,猪腰子,你们都有什么腰子?”

    任功成很认真地点着菜。

    “先生,除了你今晚要补的腰子,我们什么腰子也有。”服务员是个二十多岁的女生,性格却很泼辣,也很逗。

    “噢,那就是除了人腰子以外,什么腰子也有呗,”岳文吡笑道,“”五哥,我还以为吃惯了料理的嘴吃不来腰子,吃不来烤蒜呢。

    “我是为你好,吃下去,保证你龙精虎猛,”任功成看看葛慧娴,“再说,山海人,哪有不吃大蒜的,不过,你不能吃啊。”

    “为嘛?”

    “你不是晚上还有任务吗?”任功成笑得贱兮兮的。

    “俗!”

    “别管俗不俗,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单身这两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就,啊,啊,没找人解决一下?”任功成几乎要把嘴贴在岳文耳朵上了。

    “这两年?”岳文仿佛在考虑着这两年指什么,“我活了二十八年,脱单四年,你说的两年,是指一岁时还是两岁时?”

    “去!”

    任功成恼了,岳文却笑着接起电话来,“哥,好来,我马上过去。”他笑着站起来,“兄弟们等我一会儿,单位有点事,我一会儿就回来,照顾好曾老师。”

    葛慧娴站起来,关切道,“别急,我们等你。”在这里玩个通宵不成问题。

    岳文笑着挥挥手,很快来到一处高楼的顶层。

    “岳局,你好。”来人笑着迎了上来,“孙总都已经安排好了。”孙总就是孙健一,这两年生意越做越大,隐隐有赶超峥嵘集团的趋势。

    “我……恐高!”岳文很为难似的。

    “那您到底是上还是不上?”

    “上,”岳文一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套不住流氓,上这么一回,追回一个媳妇,值了。”

    ………………………………….

    …………………………………

    别人过年,或者说以前过年,都是走走亲戚,搓搓麻将,打打扑克,喝喝小酒,可是这个年,自打正月初一,岳文发现自己就象上了弦的发条,不停地连轴转。

    初一中午,在廖湘汀曾经服务的老领导家里吃饭,下午回到开发区,廖湘汀宴请外地回平州的几个领导,大醉。

    大年初二,督查处和行政处就上班了,大年初三,政研室上班了,到了初四,工委办全体正常上班,管委办那边也一样。

    初四这天,安排的是团拜,平州籍在外工作的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回家过年的来了很多,岳文跟在廖湘汀后面,时刻注意着,一直微笑着,精神高度集中。

    可是,他也是忙里偷闲,把老书记、胡开岭、黑八、宝宝等人叫到宾馆,单独安排了一桌,可是只是中途过去敬了一杯酒,就再没时间露面。

    林荫也参加了团拜,在一众男性领导干部中,女性很少见,而漂亮的女性更是少见,不只岳文的目光在林荫身上追逐,大家见到林荫也都要寒暄一下,有的领导甚至开玩笑,就是冲着林荫,也得每年回来一次,看看家乡,看看林处长……

    不只工委、管委这边的人在忙,人大办和政协办那边也是马上不停蹄,初七下午,平州区政协会议率先开幕……

    人大、政协会议后就是全区的一系列重要会议,一直开到正月十四这天,岳文才算喘了口气。

    年前,胡开岭到底把车买了回来,还没来得及“温车”,下午,岳文就开着这辆崭新的猎豹回了秦湾。

    正月十五以后就是全市的两会,廖湘汀准备十六这天再去,岳文提前走,在秦湾打打前站。

    两家人知道他忙,正月十五这天,都来到了秦湾,而母亲方秀兰中午吃过饭后却拉着葛慧娴,让岳文开着车,直接到了公交五公司往北4s店集中的地方。

    关于买车,方秀兰提过好几次了,葛慧娴也知道她不是空口说白话,也在网上查找相关的车型,新婚的同事,或是刚订婚的同事,有买好车的,比如二十多万的雅阁、帕萨特之类的车,也有买思域、卡罗拉等十几万的车的,但大多是夏利、雪佛兰之类的五、六万的车型或是轿车中的越野车——捷达。

    但是看车,真是乱花渐欲眯人眼,比较来比较去,就从五万的车看到了八万的车,马上就过了十万。

    十万以下的车一个档次,十万以上的车又是一个档次,葛慧娴一时犹豫不决了。

    一起转了几个店,东瀛车价格较高但钣金太薄,用岳魁的话说,“按一指头能按出一个窝来。”

    美利坚的车,皮实是皮实,就是油耗太高,得,也pass掉。

    选来选去还是又进了大众4s店,方秀兰也走累了,拉着葛慧娴的母亲一下坐在椅子上,“慧娴,你选吧,看中哪辆挑哪辆,不用考虑钱。”

    瞧,这话说的大气!

    4s店里原本眼高于顶的服务员立马喜笑颜开,大众的店可不象别的店,从不缺顾客,服务员也不会象其它四儿子店一样,服务态度那么好。

    岳文笑道,“这都是让中国人惯的。”那个年代,谁让大众还是神车的代名词呢。

    葛慧娴看看岳文,又看看方秀兰两口子,再看看不停地摸着新车的小姑子岳言,心里地流过一阵暖流,在这个依然冰冷的初春,她却感觉到满满的春意。

    “不用太贵的车,”葛慧娴的母亲忙道,“刚学出证来,蹭蹭刮刮的,不用那么贵的车。”

    原本应是男方买房子,女方陪嫁车,现在好了,整个掉了个个!嗯,不过嘛,单位里的捷达就很好,底盘高,皮实耐用,葛慧娴的母亲倒是看中了这款捷达。

    她看看自己的姑娘,眼光却停留在另一款车型上,卖车的小姑娘很精明,知道在这群看车的人当中,谁才是最后的拍板人,“姐,这辆宝来是去年的新款,这款车,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家用车的标杆……”

    乳白的颜色,稳重的车身,葛慧娴情不自禁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手扶在方向盘上,又看看各种按键,越看越爱不释手

    街道有个同事年前结的婚,买的就是这款宝来,据说性能很不错。

    “行了,这就辆车了。”方秀兰立马拍板,“宝来,这名字也好,我们是把娴娴当宝贝的,宝来,宝来,宝贝来了……老头子,交钱。”

    一句话,却惹得宝贝闺女不乐意了,直撇嘴,“妈,你酸不酸,也不怕人家笑话,”确实,大厅里来看车的人不看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