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补台与拆台
    ,精彩小说免费!

    机关里从来不缺传小话的人。

    很快,这话就通过不同的方式、不同的人传到岳文耳朵里,他眉毛一挑,默不发话,柳枝看着在文件上龙飞凤舞签字的岳文,这字签的,比平时更加飞扬。

    柳枝出去了,王国光走进来,他也是来说萨达姆的事的,“班子就缺他一个人,显得不团结,这样不好。”

    “腿长在他身上,参加不参加都是他的自由。”岳文看着坐在对面的王国光。

    “明天区里有个会,要不明天让他参会。”王国光提议道。

    “这不是掩耳盗铃吗?”岳文笑了,“离了张屠户还得吃带毛的猪,噢,你忘了,我是吃素的。”

    可是萨达姆不是吃素的,是吃荤,这人江湖气很重,身后还有一帮人也是吃荤的,王国光暗暗念叨。

    他知道岳文肯定了解过萨达姆的简历的,萨达姆从部队转业后走过几个地方,刘兴华他跟着干过,袁丽萍也跟着干过,他与这几人交情好,自觉背后有人撑腰,加上个性使然,向来强势。

    …………………………………

    出租办内,邵元和和唐国强也相对而坐,“从小掌柜的来,老萨背后就没说过一句好话。”唐国强面色发红,显然中午喝了酒。

    “他不去,让我们也不要去,说明天带着我们去沧浪区学习治超的先进经验。”邵元和递了一支烟给唐国强,“我一个出租办主任,学习什么治超经验?”

    “当初陈局长来的时候,老萨也不服气,最后幸亏转弯转得快,陈局才没动他,”唐国强道,“小掌柜的能过来干局长,肯定有人家的过人之处,唉,两个人都很强势,针尖对麦芒,总有一个要先倒下,我们在中间难做人。”

    “难做也得做,”邵元和笑道,“廖湘汀走了,都知道霍书记看不上岳局,如果廖书记还在这,老萨不敢这样造次。”

    “明天我们到底去不去?不去,这次竞岗有笑话看了。”“老萨不去,我们再不去,这不是打岳局的脸吗?”

    …………………………………

    …………………………………

    第二天,岳文清早起来,对着镜子看看一身制服的自己,很是满意。

    他现在不住工委宿舍了,老在那住着也不方便,王建林在外面给他租了一套房子。

    他刚刚走出小区,柳枝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岳局,杨局长刚才来电话,说是母亲胆囊炎又犯了,他跟您打电话请假,电话一直打不通。”

    岳文笑了,“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怎么会打不通?不过,孝顺老人值得表扬,上午竞岗结束,办公室去看看,代表我。”

    他没说自己要过去,显然对卡扎菲的话有所保留,如果办公室过去看后,真是老人身体抱恙,他再去也不迟。

    他本想问柳枝吃饭没有,但想想人家有老公,有家庭,自己是单身一个,还是算了。

    走到小区门口,要了一套煎饼果子和一碗豆腐脑,这里的豆腐脑清汤寡水,吃得他直倒胃口。

    吃完饭,他刚在办公室坐定,王国光匆匆走了进来,政工科长跟在后面,“岳局,还有六个交管所长没到,邵元和和唐国强也没到。”

    “什么原因?”岳文不动声色。

    王国光看看他,暗自佩服,就这份城府,也怨不得人家当局长。

    “说是昨天晚上查车,要求手机统一关机,不过,我们昨天下午就打电话通知了。”

    “不用等他们,该来的会来的。”岳文笑道。

    王建林也急匆匆进来,他说的是萨达姆与卡扎菲的事,岳文站了起来,祁涛跟在他后面,拿着他的杯子和笔记本,“要相信一个副处级干部的觉悟和心胸。”

    他只说了这一句,王建林却跟在他屁股后面琢磨了老半天。

    ………………………………

    二楼大会议室,台下,职工已经坐满,前面几排座位就象掉了牙的老太太一样,人不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王国光跟在岳文后面走上主席台,岳文看看椅子,“把这两把椅子撤掉!”秘书祁涛赶紧过来,这样,台上两个副局长加一个纪工高官,共有三个局领导,这样的竞岗,两个副局长不参加,下面五个交管所长缺席,还有出租办和运管处两个重要部门的负责人也缺席,许多人就开始议论开来。

    “大家静一静,下面开会。”

    主持会议的是王国光,他正照本宣科,念着稿子,讲着此次竞岗的意义,会议室的门邢,几个交管所长走了进来,前面带头却是唐国强与邵元和。

    邵元和走到主席上下,笑着跟岳文说了几句,岳文居高临下一看他,“马上归位。”

    邵元和这才跟唐国强等人在座位上坐下。

    这是他人商量好的招数,来晚了,却不能不来,这样即在萨达姆那里说得过去,也在岳文这里说得过去。

    王国光继续主持,三个职位,除了养护科以外,都是技术性很强的职位,报名的也不多。

    第一个上台竞聘的正是黄照明。他刚走上主席台的发言席,会议室的门又被打开了,卡扎菲走了进来。

    “得,也不敢不来。”邵元和唐国强小声议论道。

    只见卡扎菲走上主席台,弯着腰在岳文耳边说了几句,但是麦克风没关,他的话全场都听到了。

    “岳局,老母亲昨天晚上胆囊炎又犯了,疼得不能下地走路,今天上午刚刚稳定,我就赶过来……”

    邵元和与唐国强互相看看,这哪是那个一脸阴沉的卡扎菲,“靠,他今天这个谦虚的表情,都对不住这个绰号!”邵元和取笑道,“看来,岳局有两把刷子,卡扎菲都不敢造次,幸亏我们来了。”

    “坐吧。”岳文一看祁涛,祁涛忙搬椅子过来。

    黄照明的稿子写得不长,第二个念稿子的人就是王立志,他的稿子念到一半,门又开了,萨达姆板着脸走了进来。

    王立志看看岳文,王国光却一打手势,示意他继续。

    岳文沉着脸,看也不看萨达姆。

    萨达姆虎气生风地走到主席台上,看看并没有自己的椅子,他看看祁涛,“给我搬把椅子。”

    祁涛看看岳文,岳文却好象没有听到一样,祁涛立时两头为难了。

    台上的众人马上都抬起头来,只见萨达姆脸色阴沉得更加厉害,一场冲突看来再所难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