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突出重围
    ,精彩小说免费!

    中国式的领导,工作与生活是相连的,大部分时间,生活就是工作,工作也就是生活。

    别的领导岳文不知道,但第一个堪称他师傅的领导陈江平是这样,现在他直接服务的领导廖湘汀也是这样。

    他自己呢,也是这样,吃饭是为了工作,为工作不得不吃饭,他都不记得上次通宵打扑克是什么时候,上次从晚上下班喝酒喝到第二天凌晨是什么时候,那好象已经很遥远了,但好象也仅有一步之遥,触手就可摸到。

    葛慧娴旅游还没有回来,岳文在楼下简单吃了几根油条,喝了一碗豆浆,又去秦湾海事大学看了看妹妹岳言,可是,这一看不要紧,兜里的钱就被岳言盯上了。

    这钱可不能动,作为秘书,岳文总是随身带有大量现金,公家的钱和私人的钱不能混淆,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原则,既然是原则,那就不能打破。

    临近中午,任功成又打来电话,邀请他中午吃饭,晚上泡吧。

    “我靠,你现在都成了夜店小王子了,”岳文讥笑道,“不怕老婆不让你上床?”

    “都老夫老妻了,”任功成的口气很是轻松,“再说大家都有自己的圈子。”

    老夫老妻?

    毕业不过才两年不到的时间啊,任功成现任女友张倩,认识也绝对不超过两年,那自己与葛慧娴在一起都已经四年了。

    “中午宝宝要出差,我得叮嘱他两句。”岳文道,“晚上一起嗨皮……呵呵,我知道你们电视台有漂亮妹妹,别金屋藏娇啊,有多少算多少,都带出来,让兄弟过过眼……”

    ………………………………

    秦湾机场,是军用机场改民用,机场正在扩建,怕误了飞机,三人在车上简单吃了点东西,就直奔机场,当猎豹在航站楼前停下时,时间还早。

    “哟,八哥,这脸是怎么了,快转过来,让我瞧瞧?”一路上,八哥只开车不说话,与平时大大咧咧的黑八同志判若两人。

    “让宋局长打的,”宝宝立马笑着补充道,“八哥,我出差,你说你也带了行李包,呵呵,难不成要离家出走?还是想带郎建萍私奔?呵呵,你也不怕你大舅哥……”

    “闭上你的嘴,废了你,信不信?!”黑八猛地一拍方向盘,喇叭声震天,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都是自家兄弟,宝宝,注意你的嘴啊,”岳文回过头看看宝宝,“我就知道,你这一路上没有好话,你看看你,把一个忠厚老实的八哥气成什么样了?道歉!”他转而又看着黑八,“八哥,你就应这样,什么话也不要跟他说!”

    肚子大了,掩盖不住了,才带着郎建萍回家,作为区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作为一个处局的局长,恐怕那几秒钟,老宋同志要掐死小宋同志的心都有了,就是冷静下来,细细打听郎建萍的家世,那就更有难度了!

    撇开家庭因素,一个阶层要走进另一个阶层,恐怕也不是一件易事。

    “八哥,要不要帮忙?”岳文道,黑八他爸老宋同志,每次要见廖湘汀都是岳文安排,也都要在督查处等候,趁那会子功夫说几句话还是可以的。

    黑八感激地看看岳文,“这还象句人话,宝宝,你那些话一点人味都没有,……到时看你怎么进刘媛媛家的门,就是进了她家的门,我也给你俩砸喽……”

    “哟嗬,八哥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宝宝吡笑道,“我就不信你有那个本事……”

    三人说着,下车,换登机牌,托运行李……

    “别贫了,也别逗了,行吗?”岳文用一口标准的津门腔说道,“我们有理由继续活在这个绚烂而又肮脏的人世,不就是这世上还有几个兄弟吗?说正事吧!”他看看宝宝,掏出机票和登机牌递给他,“走,三个小时以后,你就到粤东了,呵呵,临别,哥哥也没什么好相送的,就教你一句粤语吧,呵呵,我的粤语是最标准的,来我先教你一句,侯勾狠勾逗内。”

    “啥意思?”宝宝一脸懵懂地跟在岳文后面,“对了,文哥,光顾着高兴了,我去粤东干干嘛,得去多长时间?我回来给大家捎点什么东西?”

    “不用给我捎,”岳文笑着看看仍是一脸不忿的黑八道,“我提前声明,我不要啊,……你去主要就是看看那里的工地管理,这跟你专业对口,至于要多长时间,看明白为止吧,这难不倒你,你本来就是这个专业的。”

    “呵,全国工地都一个**样,”宝宝笑道,“嗯,何必——舍近——求远?”

    听着他拉腔拉韵地说着,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岳文知道,这兄弟是起了疑心了。

    芙蓉街道的几位兄弟,彪子就是一根肠子,从口腔一直通到**;黑八与蚕蛹则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小算盘拨拉得震天响,其实账本一塌糊涂;曹雷精明一些,宝宝则是很精明,精明中却是那种农民式的狡黠多一些。

    “噢,你是舍不得刘媛媛,你不去,八哥去啊!”岳文笑道,“行李都拿来了。”

    黑八的行李并没有托运,宝宝疑惑道,“八哥不是也跟我去粤东吧?”

    “你是香饽饽,别人怎么那么爱靠着你,”黑八气不打一处来,“哥去的是江南,全是美女。”

    “真的,文哥?”宝宝有些愣,“怎么什么好事全都落在我们头上了?”

    “好事?出差对光棍来讲是好事,连个暖床的人都没有,”岳文笑道,“哎,你不是不去吗?那我安排别人去。”

    “别价呀,”宝宝急了,一把从岳文手里把机票抢过来,“你现回去调人,时间也来不及呀,兄弟我知道,你这是为我和八哥好,创造条件让我们出去潇洒一把,兄弟都记在心里了。”

    “砰砰——”

    他使劲拍拍自己的胸口,脸上满是感激之色,他还要说什么,岳文却催促道,“走吧,快登机吧,机上那么多漂亮空姐呢,人生能有几回看,此时不看何时看,到了后别忘了打电话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