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两面人?
    岳文不知道,当十年以后,中国的春节已经成为全世界

    的节日。

    虽然一些外国人也在过春节,但他们并不理解春节真正的含义。

    除了合家团圆之外,春节另一个象征意义就是压岁。过一次春节,就长一岁,岁岁平安。

    这是中国人对年龄最质朴的概念,也是中国人对于岁的理解。

    岁,其实就是年龄,换种说法可以叫作资历,“我比你多吃多少年的饺子”,这是对于岁就是资历最直观的说法,当然,后来就慢慢引申到“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多”,“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里面无不充满了一种年龄上、资历上的优越感。

    萨达姆,既然当初敢跟陈江平叫板,现在也敢与自己叫板,这里面除了他认为自己能力强的因素以外,年纪比自己要年长将近二十岁以上,也是一个因素。

    这世界,不管是多丑的女人,她永远以为自己最漂亮,不管是多挫的男人,他永远以为自己最有能力。

    女人与女人在一起,是一台戏,攀比的戏。男人与男人在一起,是一场电影,动作电影,场面上与场面下的动作电影。

    中午,一家房地产商过来投资,开发区管委副主任刘兴华叫着岳文作副陪,在座的还有建设局的方洪邦,规划局的刘子义,当然离不开土地奶奶袁丽萍。

    借着吃饭,岳文把加气站的事说了,顺便还询问了新办公楼的土地问题。工委管委大楼搬到新区以后,各单位都在积极行动,把自己的单位也搬迁到新区。

    岳文吃到半途就匆匆离场,当他走出大门,迎面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王建林。

    王建林也看到了岳文,他赶紧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建林,下午我直接过去就行了,你没事儿中午在家休息一会儿。”岳文客气道。

    “办公室工作哪有自己的时间,我都习惯了,领导不休息,我们就不休息。”王建林象是表态又象是表功,岳文一句话没说,看着能当自己父亲的王建林快走几步拉开车门,他笑着坐进车去,立马一股清凉笼罩全身。

    “老王,你现在是什么级别?”岳文换了个称呼。

    “正科,”王建林回过头来笑道,“我们局里多少年不出息人了,陈局长组织部出来的,他在的时候我们局就推出两个副局长,一个去的畜牧局,一个去了安监局。”

    “嗯,两个局都不怎么样。”岳文笑道。

    单位没有政绩,腰杆挺不起来,到组织部和一把手那里说话都没有底气。

    “我刚才也在运管处的食堂吃的饭,岳局,您哪天瞅空也去尝尝,不比工委机关食堂的饭差,”王建林笑道,“八月十五,运管处食堂的月饼,在市面上都叫得响。”

    这个岳文知道,纯花生油制作,那种老味道的月饼,很有市场,一个运管处,出名的不是工作,而是月饼,让他心里不舒服。

    “萨达姆中午喝了点,说了几句胡话。”王建林看着岳文,话说得小心翼翼,试探性意味很浓,岳文知道,此时自己就应该给几句鼓励了,“人都有糊涂的时候,喝酒了嘛,老王你永远心明眼亮。”

    这些人都是些老油子,一个人一个心眼,一千个人一千个心眼,与人打交道,不轻松。但岳文是在行心里路中练就出来的,是在金鸡岭的血与火中考验出来的,是在桃花到核电大项目中逼出来的,是跟着廖湘汀一招一式学出来的,有些人尾巴朝那翘,他就知道要放什么屁。

    果然,受了鼓励,王建林道,“您在局长办公会上也没批评他,他心里抗不住了,他说,大不了不就是调整分工吗,大不了不让我管这一块,他还能免了我?现在不是廖湘汀在的时候了。”

    岳文起初似笑非笑,但听他直呼廖湘汀的名字,岳文最后却有些愠怒。

    萨达姆人前顶撞,背后认错。今天借着酒劲,说这些话,但是前天,刚刚给自己送了一盒茶叶,说是儿子捎过来的,让自己尝尝。

    这样的人表面粗鲁,内心精细,你硬他软,滑得象泥鳅,你软他硬,硬得还真象硬骨头,很难相与。

    ………………………………………

    ………………………………………

    区交通局运管处是一座独立的小院,位于老区的东郊。

    岳文的车刚在楼前停下,萨达姆就迎了上来,身后是唐国强,邵元和,还有十五个交管所长。

    男人都有制服情结,no,不象你想的那样,我说的制服,是真正的制服。

    一身笔挺的制服穿在身上,就是精神萎靡的人看着也精神焕发。

    可是,当岳文看着停在院子里的车时,虽然也停成一排,但是不齐。况且,什么样的车也有,面包车,桑桑塔纳,捷达,“就这几辆车?”

    萨达姆笑着答道,“我们局车少,所里一直找我,说车不够用。”

    岳文却没有立即表态,交通局的账他看过了,大规模购买执法车,怕不现实。

    他瞅瞅这十几个交管所长,高矮胖瘦都有,虽然个个一脸堆笑,围在他周围,但是精神上松松垮垮。

    岳文参与过两次打黑,大开眼界,公安局那是纪律部队,不管平时怎么样,关键时候那精气神让人肃然起敬。

    车、人,楼,都在他考虑范围之内,但要一样一样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甫一上任,纵有千万种想法,饭也得一口一口地吃,路也要一步一步地走。

    他暗暗提醒自己,“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萨达姆的脸上看不出酒色,但说话明显有酒气,看来午饭真是在食堂吃的,但桌上没有酒瓶,看起来其他人并没有喝酒。

    骄阳当空,空气中的风好象都停滞了。

    走下车没几分钟功夫,岳文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

    他信步走上台阶,萨达姆一挥手,十五个交管所长都在各自的车前站定。

    岳文最年轻,萨达姆跟在他的左边,右边是王建林,再后面是唐国强跟邵元和,还有交通稽查大队大队长刘强东。

    “大家静一静,请岳局长讲话。”萨达姆一拍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