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康熙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没有哪个群体比出租者司机更了解一座城市。

    当然,也没有哪个群体,外来者进入一座城市,首先对一个群体形成印象的也是出租车司机。

    从某种意义上说,出租车及出租车司机就代表着一个城市的形象。

    “文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黑八跟在岳文后面走出维多利亚大酒店,“我鞍前马后地侍候了你两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现在都是大局的局长了,我怎么着也得当个大局的办公室主任吧。”

    他笑着掏出烟来,在岳文跟前虚晃一下,自己个就点上了。

    “公安、财政、建设、国土、交通,这都是大局,你总得有能用得上的人不是?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黑八腆着小肚子、叼着小烟卷、小步快跑着跟在后面。

    岳文突然站下了,似笑非笑地盯着黑八,突然他快速出手,一把扯掉黑八的烟卷扔在地上,“你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了是吧?”

    黑八一愣,“我是谁,我是你最亲爱的兄弟!”

    “去去,”岳文挥挥手,站在路边手一挥,一辆出租车却连停也没停就驶了过去,“你就是维吾尔的小姑娘,小辫子一抓一大把。”

    “啥意思?”黑八装痴卖傻了。

    “屁股后面都黄了,你自己看不见,以为别人也看不见?”

    “我干什么了我?”大街上,黑八立马叫起了撞天曲,“这是哪个小人在背后嚼舌头,就哥这水平……”

    “你什么水平?”岳文又一挥手,一辆出租车“吱”一声停下了,“去哪里?“

    “十二中。“岳文笑道。

    “我马上要交班了。“话还未落,车子却是一脚油门”吱“地一声窜了出去,只留下尾灯在夜色里闪烁。

    “我靠,超速,拒载!“黑八一指出租车跺着脚骂道。

    岳文看看他,“别转移话题,你,有什么水平?你以为你是阿基米德的杠杆,其实你就是一次性筷子,一折就断了,你以为你是阿拉丁的神灯,其实你就是一纸糊的灯笼,用手指一戳,就破了!别整天出去充大尾巴狼,小心哪到让猎人一枪收拾喽!“

    可是,黑八并不气馁,昨天晚上与老爸商量了一晚上,两人都觉着四年时间到了副处级岗位上,主持一个大局工作的有为青年,肯定开发区是限制不了他的。

    青蝇之飞,不过数武;附之骥尾,可致千里。

    老宋同志一遍一遍念叨着,商量来商量去,两人一致认为,电筹办就是一个副处级单位,但交通局可是大局。

    当前,全省上下大搞交通的时候,农村公路、高速公路建设如火如荼,交通,大有前途。

    “那文,我就是什么也不是,抬个轿子,吹个喇叭,总可以吧。“黑八笑道,他一伸手,一辆出租车不偏不倚正停在路边,”瞧吧,这都是小事,你忙你的大事,我没能力,就集中精力把这些小事干好,不让你分心。“

    特么地,这还象句人话。

    岳文不言不语地上了车,“师傅,去工委大楼。“

    “不,去汽车站,……那里的情况我打听过一些,有些复杂,“上了车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儿,岳文的话很是隐晦,”如果你真有这个心,过了阵子看看吧。“

    “那我可等着啊,“黑八立马从副驾驶上转过头来,”还得自己人可靠。“

    岳文不再搭理他,黑八却没有闭嘴,他有意无意地跟司机聊着,他也不知道岳文想知道什么,但总有他感兴趣的东西吧。

    “老哥,出租车收入挺高吧,都赶上白领了。“黑八把脖往左伸着,可是却伸不过去,中间有铁棂子挡着呢,就是坐在后面的岳文也伸不过手去,当然,钱也只能从铁棂子的缝隙中递过去。

    “白领?“司机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话里话外充满牢骚味,”我们就是车夫,这辈子都是骆驼祥子托生的。“

    黑八看了看计价器,“起步还是五块吗?“

    “你多给我也要,“司机象看外星人一样看看黑八,”小伙子,没打过出租车?“

    “打过,打过。“黑八笑道,这又不是飞机。

    “靠,刚才拉了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孙女,从老区人才市场那拉到维多利亚,一共三十二块多,她就给我三块钱。“司机说着竟笑了,”我说,老太太,你眼没花吧?你猜老太太怎么说?“

    “怎么说?“岳文也从后面伸过脖子来。

    “老太太跟我说,公交车不是一块钱吗?我们两个人,一人一块钱,还多给你一块钱的辛苦钱!你还不知足?“司机说着,自己先笑起来,”那么大年纪了,你说我拉着她要吧,她再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也赔不起,就当我这一趟白跑了。“

    这个司机有意思,岳文来了兴趣。

    “大哥,我以前开过大车,知道开车不容易,很辛苦。“

    “你还说句人话,“司机瞄了一眼黑八,”一看你就麦子韭菜不分,没吃过苦,也没遭过罪。“

    “出租车司机这个活儿,就不是人干的,“出租车司机主动开了口,那你就不用开口说话了,”我睁开眼上车,就愁得慌,油钱加上份子钱,最少三百元。“他伸出三根手指头。

    “也就是说我一天不吃不喝开够八小进,才够交份子钱,遇上堵车,再来个刮蹭,还得倒贴……不吃饭,少喝水,不撒尿,回家以后才敢方便,你看看我,开了十年出租车,一身病,颈椎炎、前列腺炎、胃溃疡……“

    “现在不是不加油了吗,出租车都改成加气了吗?“岳文道。

    “是改成加气了,开发区一共有3座加气站,我这辆车,还自己的,我晚上不开,雇人开,夜班与白班交接班一般在早上6点与下午4点30分,你看看,到了这时候,哪个加气站不排队?按一小时30块计算,在加气站白等3小时,我就损失100块,……”

    岳文往外张望着,夜幕下,不时可以看到一辆辆下黄上蓝的出租车飞驰而过。

    “这是一难,还有两少三多。“

    “哪两少三多?“黑八插话道。

    “停车点少,厕所少,黑车多,份子钱多,罚款多,“司机指指黑八屁股下的座套,”出租办,本来应该给出租车司机当家作主,你看看这个座套,就是他们提供的,周疃大集上卖三十块一个,他们要七十块,我们就纳闷了,统一定制怎么还贵了两倍!并且要求我们一个季度一换,说是为了保持城市形象,也不肥了谁的腰包!后来才知道,说是出租办主任小姨子的买卖!“他越说越来气,”这个计价器,成本也就一百块钱吧,公司卖给我们四百多块!“

    噢,各人有各人的牢骚,岳文心里一动。

    有人对出租车司机不满意,出租车司机也是一肚子牢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