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折腾、得瑟、颠覆、直至死亡
    ,精彩小说免费!

    开发区工委大楼后,一处废旧的厂房内。

    这里处于新区的中心,本是开发房地产的好地方,可是一直没有开发,买下这块地的老板很神秘,一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大门打开了,看门的老头殷勤地笑着走上前去。

    “老李,过年了,不用再值班了,回家吧,”来人从兜里掏出一摞钱,“我是我的一点心意。”

    老李头激动了,手颤抖了,“这太多了,不用,真不用。”

    来人笑着,拖着行李箱,很从容不迫,“见一回少一回了,这年,也过一次少一次了,走吧,走吧。”

    他挥挥手,老李也看看他,伛偻着腰回到传达室收拾东西,“施总,那我先回去了,刘工已经到了。”

    来人正是施忠孝,他仰头看看天上飘下的雪花,也不知是悲还是喜,好一阵才朝那简易的厂房走去。

    也不知他按动了哪里,那个厂房上面简易的房顶突然象被人用手扯开一样,待泡沫板滑落在雪地上的时候,一架直升机露了出来。

    施忠孝眼睛一亮,把手里的烟扔在雪地上,快步走了进去。

    “准备妥当了?”

    “早就准备妥当了。”里面传来刘工的答话,声音很熟,让他放心。

    施忠孝很满意,黑暗中,他不舍地看看周围,周围大雪纷飞,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打个电话。”施忠孝象做出了重大决定,“五分钟以后出发。”

    他拨通了电话,虽然这个电话几乎他从来没有打过。

    电话很快打通了,好似就在那边等着他一样。

    “过年好,施总,提前给您拜个早年。“电话那边的声音依然象是玩世不恭,充满戏谑。

    施忠孝突然感觉一阵快意,“岳主任,年,我就不给你拜了,”他突然笑了,“你们,阮成钢现在忙乱套了吧,哈哈——”他突然制住笑声,“我也没别的事,就是要走了,突然想起你来,给你告个别。”

    他仔细地中着电话那边的动静,似乎想听到那边的惊呼声,最起码也是岳文的惊呼声。

    可是,事与愿违,岳文很平静,“你在哪啊,现在开发区和交城的警察都在找你,估计再找不到你,公安部都要发通缉令了,施忠孝,作为金鸡岭老乡,真为你自豪。”

    这是反话!

    施忠孝也不生气,“我嘛,在你一个想不到的地方……”

    “我能猜一下吗?”

    “你猜吧,但我先猜一下,这两年来肯定有许多事你想不清楚,如果你猜对了,我都告诉你。”

    “好,一言为定。”电话那这的岳文很轻松,施忠孝不由一愣。

    “那我就从近处说,今晚开发区和交城几个渔港的渔船,是你老人家的障眼法吧?”不等施忠孝回答,岳文接着道,“人家说,虎毒不食老婆,能拿自己的亲老婆当诱饵,引诱警察上当的,怕也只有你老人家能干得出来。”

    施忠孝笑了,“这都是雕虫小技,瞒不过你。”

    “那我就再猜一下,”岳文笑道,“朱弘毅也是你老人家的障眼法吧?”

    “你猜!”施忠孝如猫斗老鼠。

    “在金鸡岭的时候,我就听老书记说,你年轻时就爱看《三国》,还自比曹操!这设疑兵,就是三国里常用手招数,老施,你不觉着今晚象华容道吗?”

    “象!”施忠孝笑得很狂放,他瞅瞅四边的雪野与大雪中耸立的高楼,“不过,你没机会作关二爷了!”

    “关二爷义释曹操,我不学,我学的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电话那边,岳文也笑起来,“这么看来,朱弘毅真是你老人家引到这海边来的?让他自取灭亡,警察就不会再关注401国道这边,你就可以从容逃走了?不过,这么大的阵仗,把全开发区的警察引到一块,老施,别人还真办不到,冲这一点,你当个曹贼一点也不冤。”

    这话虽然不好听,但施忠孝却一点不介意,雪地里,他手夹雪茄,一阵狂笑,“朱与祝这是一路货色,他怎么会听我的?”

    “他会不会听你的我不知道,但不影响你利用他,里面的情节我想不透。”

    施忠孝又笑了,“要不我想起来给你打电话,从你到金鸡岭我就看好你,可是我们却不能当朋友。“这就是间接承认了。

    岳文也笑了,“这辈子怕是不可能了。“他突然加大声音,“别笑了,我敢说,你现在还没有上直升机!”

    施忠孝的笑声一下噎住了,他惊恐地看看四周,岳文笑了,“不用看,我没在你身边,这个天,走海路,只能乘坐起直升机。“海边的人都知道,海上搜救指挥中心进行海上救援时,这么大的见,都是用直升机。

    施忠孝却再也笑不出来,他急匆匆朝直升机走去,“好吧,说了这么多废话,你就说一句,知道我到底在哪里。“

    岳文笑了,“这样吧,我不猜,我直接抓你。“

    “这辈子怕是不可能了,岳文,作为金鸡岭老乡,你就为我自豪吧。“施忠孝匆匆爬上飞机,”我走了,我们,下辈子见。“

    “老施,听我一句话,你真走不了。“

    “就你们这反应速度,直升机开出来,我早到公海了。“施忠孝坐在座位上,感觉心里踏实了,”快,起飞。“他命令道。

    “能再说一句话吗,你说,我怎么这么舍不得你呢?“岳文在电话那边又笑起来。

    “说。“施忠孝不耐烦了。

    “你的直升机,我知道在哪里。“

    “你怎么知道,“施忠孝禁不住又朝外面看去,”在哪里?“

    “401国道前面是是工委大楼,工委大楼后面有座废弃的院子,你的直升机就在那里,灯下黑啊,这个地方,选得好!“

    施忠孝终于彻底坐不住了,他狠狠道,“你猜到又怎么样,我走了,快开飞机,刘工,怎么回事,快开飞机啊!“

    他刚要用手去拍前面的刘工,可是手却停在了半空中,只见“刘工“转过头来,黑洞洞的枪口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闪着阴森的光芒。

    “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