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职责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这三个人,在公安系统这次调整前,涉嫌为盗采金矿提供便利并收受好处。”

    阮成钢早有准备,拿出交矿打给省政府的报告,上面有秦湾市高官罗宏的批示。

    郁华东此前就是直接服务罗宏民的大秘,这份文件他早就知道,此时他才表态道,“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纪委通过气,这事我是知道的。”

    他还知道,此事是阮成钢主动找到交城纪高官汇报的,拿下这三名派出所长也是他极力主张的结果,郁华东知道,这里面有阮成钢立威的因素在里面,杀鸡儆猴嘛。

    “还有一件事,”上面这件事并不是汇报的重点,就象唱京戏一样,这是过门,后面才是大戏,“郁市长,现在开发区正在对盗采金矿进行打击,开发区与交城相连,盗采分子串通一气,现在据我们侦查,开发区立案以来,不少不法分子都跑到了我们交城一边。”

    原本阮成钢就想对交城的盗采乱象及由此引发的治安混乱进行整治,可是郁华东刚刚上任,或是有别的考虑,始终没有同意,此次借着开发区双打的东风,在交城掀起一场风暴就成了阮成钢最好的借口。

    “可以,”郁华东的口吻仍与以前一样,但略有松动,“交城的总体情况是好的,但也不能不查不管,听之任之……”

    这就是准了。

    不管他怎么说,只要开了口子,政法高官那里阮成钢敢先斩后奏,他兴冲冲地出来,待车子驶到大街上,这才掏出手机。

    手机上并没有标注名字,却只是三个简单的字:公安厅。

    “孙厅,交城这边准备动手了。”

    “好,前期工作已经做得很扎实了,就差临门一脚了,嗯,有一个消息,我正要告诉你,上午,开发区专案组对朱弘毅进行了抓捕,……对,是岳文,是,胆子不小!……我们也与秦湾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进行了沟通,只要你掌握可靠的证据,马上就可以收网……”

    放下手机,阮成钢点燃烟斗,三年前,差不多也是同一时间,自己与那个年轻的兄弟,联手上演了一场大戏,写下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现在,他又想到了那个兄弟,整天吡牙咧嘴实则胸有丘壑的兄弟。

    他情不自禁地把电话打了过去,“兄弟,忙什么?晚上一块吃饭。”

    电话那边立即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幸亏你今天给我打电话,否则都找不着我。”

    “不就是个专案组吗,有什么了不起,我不知道参加过多少次了。”

    “你知道?”岳文惊讶了,“我这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嘛,”他突然想到保密条例,可是这在阮成钢这里,无密可保。

    “我当然知道,”阮成钢的心情很好,阳光照在光头上,泛着青色的光芒,“交城这边,我也要开始了,打黑打伞,……这次我们兄弟再次联手,搞个大动作!”

    不同的是,老对手还是一样,但现在的舞台已经从金鸡岭到了交城和开发区。

    舞台大了。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错,那只是鸡汤。是职责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他知道,在这个大舞台上,并没有因为一号大案进入尾声而谢幕,相反,大幕刚刚拉开。

    “对了,兄弟,市公安局长的人选定了……”

    ………………………………

    ………………………………

    岳文怅怅然走出公安局的大楼,蒋晓云紧紧跟在他的后面。

    第一次现场抓捕,又碰到这样惨烈的场面,蒋晓云知道任他再神经大条,也会有心理反应。

    她默不作声地开着车,却直接开到了工委大楼,在专案组,他这个副组长本来象个花瓶,但现在却是须臾不可离开,但她此时不想让他再回专案组,他的事情也多,正好处理一下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胡哥,什么事?”车子到了大楼跟前,岳文的手机就响了,他透过车窗四处张望着,胡开岭与一个老人,一个凄惶得白了头发的老人正站在大楼外。

    看岳文下了车,那老人抖抖索索从破旧的包里摸出一个本子来递给岳文,岳文表情沉痛地接过来,与老人说了十几分钟,老人才在胡开岭的搀扶下离去。

    岳文重又坐回车里,蒋晓云注意到,岳文的手里拿着一个本子,是那种小学生的作业本,皱皱巴巴,不成样子。

    “这是二刚的父亲,……二刚跟他爹说,如果他被人弄死或让车撞死,就把这个本子交给我。”

    他慢慢翻看着本子,眉头不由学着廖湘汀的样子扭到了一块,“施忠孝?”

    蒋晓云也把目光投向了本子,“施忠孝!”

    她突然一拍岳文的腿,疼得岳文抬头看她,“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么许多事就解释清楚了。”

    可是,这会是真的吗?

    “相当年在金鸡岭,”说起金鸡岭,岳文总有一股发自内心的自豪,开头也总是这三个字,“我与胡开岭带着大家伙把金矿收回来,二刚是主力,他与施忠孝那仇是不共戴天,他,会投到施忠孝门下?”

    可是,这一切,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人已经作古,另一个人却不会告诉他。

    “走,去专案组。”岳文紧盯着本子,命令道。

    蒋晓云看看他,也不多问,车子在工委大楼前一个漂亮的转弯,直朝人武部基地而去。

    周平安早早接到了电话,也从公安局赶往人基地,当他到达的时候,岳文、高明和蒋晓云正盯着两个本子比较着。

    一本是先前那个塑料皮有笔记本,另一本就是这个小学生的作业本。

    “周局,你看这个字,这个‘量’,上面是一个‘日’字,下面是一个‘力’字,简化字都是这么写的,这两本本子上,这个字体一样,笔划顺序也一样。”

    岳文兴奋地看看周平安。

    “马上联系市局,交给我本家。”他的本家当然也姓周,是一个有名的痕迹鉴定专家。

    “如果确认这两本本子都是二刚所写,那又能证明什么呢?”

    周平安看看高明与蒋晓云,岳文的眉毛却不动声色地挑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