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打虎上山
    ,精彩小说免费!

    “那这个老z是谁?说不定杜**到了熬不住的那一天,即便招了,这人早跑到国外去了!”

    这说的是实情,岳文也无可辩驳。

    他正在想着怎么跟高明说,蒋晓云推门进来。

    “老j来了。”岳文开玩笑道,可是,蒋晓云却不苟言笑,她穿着棉制服,扎着马尾辫,全身上下在这个冬日里显得很明朗。

    “许平秋不是说是老周吗?”蒋晓云看看房间里,高明与岳文各坐一个沙发,她也不坐,靠在墙上道。

    “你们这可不对啊,不能无缘无故地怀疑自己的领导,”岳文笑道,“这个人不管是谁,我认为也不会是周书记。”

    “嗯?”蒋晓云显然想知晓岳文的想法。

    “你有什么证据?”高明道,三个人彼此都很熟络,才会在这个关键时候通通气。

    “没有证据,……破案我不如你们,但论看人,我比你们强!”岳文笑着对高明说道,“我只有一点,不算证据,……就是当时二刚供出刘宏的时候,在抓捕刘宏时,周书记没有丝毫犹豫,心底无私的人才会这样做。”

    “我往南方送苹果,形形色色的人都接触过,有的人看起来木讷,实则精明,有的人看似精明,实则心虚,有的人看似心虚,实则有底气……,对了,《冰鉴》你们看过吗?再不济,看看《人伦大统赋》!”

    二人却不接这个吊书袋,心思仍在业务上,“那这人是谁?我们怎么才能把他揪出来?”高明道,这是现在他这个刑警队长最关心的一点。

    “我能给你找出来,你信不?”岳文吡笑道。

    “你能?”高明一下坐直身子,蒋晓云不由自主地靠前一步,轻轻地在床沿边坐下。

    “多长时间,别十天半个月的,杜**抗不住检察院熬鹰。”

    “一般人还真抗不住,杜**,看来不好对付,他对今天的场景想了很多,抓他的时候直接想到跳楼,这不是一时冲动,是深思熟虑过的。”岳文道。

    “那你说多长时间吧。”蒋晓云追问

    “这得问你们。”岳文笑道。

    “问我们?”高明和蒋晓云这两个老同事对视一眼,他们知道,在这个时刻,身为专案组副组长的岳文不可能对他们撒谎,更不可能逗他们玩,虽然他爱开玩笑。

    “我刚才说过了,侦破是你们的本事,多长时间取决于你们的侦破效率。”

    “什么意思?”蒋晓云还是不明白。

    “我说一个思路,你们顺着这个思路,大体上能把人找着。”岳文开抬摸高明的裤兜,高明赶紧掏出烟来。

    “什么思路,真要能找到老z,我送你十条中华!”

    “行了吧,还中华?吃顿烧烤你老婆能打二十四个电话,开发区我就不愿意跟你在一块吃饭。”岳文揶揄道。

    高明有些赧然,蒋晓云神色如常,岳文笑道,“一号大案确定后,他们肯定会积极销毁蛛丝马迹,但一号大案确定以前,他们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定成一号大案,即使所做的勾当见不得光,他们也注意保密,但肯定不会去销毁证据,当然,现在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销毁证据。”

    “你的意思是?……”蒋晓云仍然想不明白。

    “顺着车号查,祝明阳、祝明亮兄弟的车,这几个月,……往以前查,能查几个月查几个月,看他们的车到过哪里,与谁吃过饭,与谁按过摩,与哪些小朋友一块玩耍过。”这人就是不正经,说着说着,就开起了玩笑。

    蒋晓云一下从床上站起来,“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查高速路的监控,顺着监控去查饭店,包括交城和秦湾的饭店,看祝家兄弟的车到底在哪里停留过,其间,如果有同样的车在这里停留,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他们与谁有来往。”

    “对,”岳文也站了起来,“老z这条鱼是否在其中不敢说,但肯定有鱼,能不能网住这条大鱼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高明食指与中指夹着烟,仍愣在当场,岳文笑着推他一把,“有的监控当月清零,有的三个月清零一次,还愣着干嘛,行动啊。”

    高明犯难了,“这得协调市局。”

    岳文看看蒋晓云,“那就协调,总不能干等着杜**吧,况且杜**不一定开口,这是他最后的稻草了!”

    ………………………………

    ………………………………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黑夜中,周平安从梦中一下惊醒,床头柜上的手机一明一灭,但唱腔依旧高亢,他努力睁开眼睛拿起手机,一看电话是高明打来的,当他按开接听键,高明那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兴奋就从手机里蹦了出来。

    “老z,你们确定?”周平安不敢确定了。

    “确定,就待带回专案组,杜**最后确认了。”

    “好,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四个小时?那得到凌晨五点了,好,就凌晨五点提审杜**,我们公安局与检察院会审。”周平安觉着扬眉吐气了,“几晚上不睡,路上一定开慢些,注意安全。”

    放下手机,周平安再也睡不着,他披上睡衣来到客厅里,茶几上是老家晒的地瓜干,也叫瓜枣,他拿起一条放进嘴里嚼着,老婆一直嘲笑他土气,可这是小时候为数不多的零食。

    终于捱到了凌晨四点,他把电话打给司机,司机也惊了一跳。

    “给许平秋打电话,”周平安道,“我睡不好也不能让他睡好喽。”

    领导,特么地,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大气!

    凌晨五点,开发区还沉浸在睡梦里。

    马上又要过春节了,自打当上公安局长以来,没有跟家人吃过一顿饺子,这不是煽情,也不是宣传,说出来可能没有人相信,可是几年来,大年三十的饺子了全是跟民警一块吃的,初一则都是在街头度过,坐着车巡视全区。

    你们以为公安局长那么好当?!

    真希望这个案子春节能过去,自己,与那些辛苦了一年的干警们也能过个安安稳稳的春节。

    车子的大灯劈开了黑夜,驶进武装部的基地,高明已经站在楼前,“啪”,敬礼,周平安推门下车,庄严回礼。

    “在两处酒店,一处会所,发现祝明阳和祝明星的车与他的车一同进出。”高明迫不及待地汇报道。

    周平安没有表态,他坐下来,仔细地观看站电视上的画面,心里不由揪到一起,但是,要查这个人,已经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必须首先上报工委。

    “还有别的证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