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

    铁窗,铁椅,铁栅栏。

    当岳文推门而入,看到双手铐在铁椅子上的二刚,眼神中仍透露着野性,即使双手被铐住,那眼神依然睥睨一切,充满杀气。

    刚才,岳文已在隔壁的房间观看了一阵子,两个预审员任凭怎么审问,二刚不是冷笑就是沉默,要么就是开口大骂。

    “他这是想零口供,零口供也能判他!”周平安很气,“狂,太张狂,到了刑警队还这么狂,他以为他是谁?!”

    二刚也听到了推门声,但他并没有转过脖子,直到一杯水放到跟前,他才抬起头来。

    “岳,岳书记?”他仍然这样称呼岳文,这个称呼,在金鸡岭村民中,那是一个亲人般的存在,亲切中包含着尊重。

    “你怎么来了?”

    岳文看看他,却故意不回答他,他走上高台上的椅子坐下,“我来了一阵子了,就在隔壁。”

    隔壁观看的周平安禁不住一皱眉,这人,怎么什么也往外说?

    “这是谁呀?一看见老实人就压不尊,这么霸道,这么趾高气昂的!”

    周平安心里一凉,这是怎么说话呢,原本指望着他劝一下二刚,却没想到一上来就刺激二刚,这种罪犯,就象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岳文这种方式,肯定不奏效。

    但现在却不能把他叫出来,谁让这人是自己找的,还是拉下脸来去求来的呢。

    “周局,快看。”突然,高明指着屏幕叫起来,只见屏幕上,二刚竟然一咧嘴笑了,说出了进来之后的第一句人话。

    “岳书记,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但是我没记得你说过,你也要走这一步。”岳文努努嘴,看看铐在桌子上的手,“你这两年很风光啊,中核电的班车你们都敢围攻,光天化日之下,还动了枪,你以为你是谁,上帝么?”

    “在平州,我说话有时比他老人家好使。”二刚咧嘴又笑了。

    “嗯,能说话就好。”话虽然猖狂至极,但隔壁的周平安高兴地看看高明,高明也很高兴。

    “你牛!”岳文笑了,“二刚,你二十年前学施忠孝,你会比他更厉害,因为你比他更狠。”

    二刚又笑了,“岳书记,给我口水喝。”

    岳文站起身来,“都是一个村的,喝水吃饭我还是要说话的,肯定管用。”他把水杯放到二刚口边,二刚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喝杯里的水,“痛快。”

    “你倒痛快了,你想过你的老爹吗?”岳文的脸一下沉了下来,“金鸡岭现在多舒服的日子,他再也享受不到了,整天跟着你提心吊胆。”

    “岳书记,我爹那里,还得麻烦你替我照顾一下,开岭也不会不管。”二刚的脸突然胀得通红。

    岳文却没有答复他,“兄弟,我们以前喝酒时,我记得你说过,你最佩服罗阳,江州第一杀手。”

    “谁是罗阳?什么江州第一杀手?”隔壁的周平安不解道,一个年轻的刑警忙解释道,“几年前有部电视剧,《刑警本色》里面的人物。”

    周平安脸一沉,却没有说话,这都是哪跟哪,让他来劝人,倒聊上电视剧了。

    “我知道你把施忠孝当成了宋涛,把祝明亮当成了周诗万,但他能赶得上周诗万吗,你也不是罗阳!”岳文索性拖了椅子,直接坐到了二刚对面,直视他的眼睛。

    “你也不是萧文。”二刚冷笑道。

    “我们俩谁都不是,哥哥,那是演电视,”岳文马上道,“即使你是那个罗阳又怎么样,不是最后也伏法了吗?最后肖莉萍安慰周诗万喝毒酒时,那一段你还记着吧?”

    “记着,”二刚仍倔强地挺着头,“周诗万说,别安慰我了,我太了解**了,在中国把它惹怒了,神仙也救不了我们。”

    “不是惹怒,你们是犯罪,犯法!”岳文轻轻地拍拍他铐着的手,“实话告诉你,你们,现在是全区的一号大案,一号大案,不查出结果来,不追究到底,一个人也跑不了。兄弟我送你一句美国普通话,招了吧。”

    二刚抬起凶狠的眼睛,“招与不招还有什么两样吗?”

    “当然不一样,”岳文马上道,“祝明亮是首犯,你是从犯,打架斗殴、盗采金矿,不是什么大罪,如果你态度较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点你知道。”

    隔壁的周平安和高明都紧张地盯着显示器。

    二刚痛苦地低下了脑袋,却又痛苦地抬了起来,岳文没有发话,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这是从高明那里现拿的。

    二刚贪婪地吐出一口烟雾,长舒一口气,“我招。”

    “好,”岳文没有笑,“我马上让人过来。”

    隔壁的周平安却笑了,他兴奋地一拍桌子,“这么快,就成了?”

    他看着推门而入的岳文,又看着两个刑警匆忙而出,他兴奋地朝岳文伸出手来。

    岳文吡笑道,“他敢不听话?他不听话,我就开除他的村籍。”

    众人都笑了,气氛一时变得很轻松,周平安笑道,“小岳,金鸡岭的书记,比我这个政法高官、公安局长说话都管用。”

    岳文吡笑了,“您是书记,您说话全区管用,我说话也就金鸡岭管用,”

    周平安很高兴,他拉住岳文的手,转眼看看高明,“不愧是罗书记、廖书记一直表扬,罪犯都听你的话,明天,我得让朱弘毅带着政工科过去好好学学怎么教育村民的。”

    监控屏上,二刚一边抽着烟一边招供着。

    “姑娘岭上采金是祝明阳、祝明亮带着我们一块干的,祝明星?跟他毛关系没有,……”

    “饭店开枪,是蝙蝠开的枪,对,就是青皮蝙蝠……”

    “十八户挖交矿的金子,我们与大灰狼干了一架,死了两个人,人是青皮蝙蝠打死的,不关我的事……”

    “祝明亮,我不知道,两天前就联系不上他了,对了,他在秦湾有处房子,用的是村里刘明贵的名字买的房……”

    竹筒倒豆子,稀里哗啦都招了。

    见刑警队已经联系秦湾刑警队,两辆警车匆匆开出院子,直奔秦湾,周平安心情大好。

    “什么生意最好做,和权利绑在一起的生意最好做,原话问他,就说我问的,问他祝家兄弟背后站着的倒底是谁?”

    周平安看着高明亲自拿着纸条进了审讯室,“小岳,这句话,也是出自那部电视剧?”

    “是,”岳文笑道,“当年在金鸡岭,二刚没少与施忠孝冲突,但不是对手,他觉着自己就象罗阳,施忠孝就象宋涛,有朝一日他也想干死施忠孝。”

    周平安张张嘴,“这都是什么逻辑?”

    正说站,高明兴冲冲而入,“周局,招了,招了,背后的人是杜**。”

    杜**?

    这对岳文来讲并不意外,阮成钢曾与他讲过,蒋晓云侦察出祝家与杜**并不象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剑拔弩张,但周平安很意外,“祝家与杜**不是势若水火吗?在街道还指着杜**的鼻子骂!这些人都不是善茬!”

    这些人都不是善茬招?

    岳文心里突然打了个机灵,他看看屏幕上的二刚,感觉很是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