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一号大案
    ,!

    “公安局的汇报,大家都听到了?”

    廖湘头视会场,他没有等到常委们发言,直接开始总结,“盗挖金矿不只破坏正常的经营秩序,造成国有矿产流失,并且成为滋生犯罪的温床。”

    “核电,作为开发区人民努力了二十年、争取了二十年的大项目,全区、全市乃至全省的一号工程,不能因为不法分子盗挖金矿而毁于一旦。”

    岳文在记录本上飞快地记着,他偶尔抬起头,见霍达等常委也在本子上记录着,整个会场里一片肃静。

    “去年,龙王庙以祝家兄弟为首的不法分子猖獗到什么程度?猖獗到可以公然扰乱街道正常的办公秩序,猖獗到要到街道讨个说法,猖獗到可以公然围攻阻挠中核电正常的可研工作,围困工人作员和工作车辆……”

    “姑娘岭矿山下盗采金矿,差点破坏核电地质结构,给花岛核电站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就在两个月前,琅琊街道十八户村,盗采分子在地下金矿大打出手,造成人命伤亡,交矿直接告到省里,给全市的工作造成很大被动。”

    他拿茶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琅琊岭水库污染还历历在目,全区人民的饮水受到影响,幸亏处置及时,没有造成伤亡,这些不法分子,眼里只有金钱,没有丝毫顾及,”他猛地一拍桌子,提高了声音,“前阵子,闹市之中,竟发生了枪击案,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极大威胁,全区的营商环境遭到极大破坏,核电进程遇到极大的阻力,……”

    廖湘汀不愧是市委宣传部、市委办出身,口才极好,他的脱稿讲话很有条理性,也很有感染力,政研室那帮秀才录下来后,稍加整理,就是一篇现成的讲话稿。

    “因此,工委决定,为保证群众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核电正常推进,从即日起,在全区开展打黑保核专项行动,主要针对盗采金矿进行专项打击……”

    “廖书记的讲话,高屋建瓴,立意深远,内涵丰富,”廖湘汀讲完,目示霍达,霍达马上道,“各级各部门都要把打击金矿盗采分子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放在突出位置,列入议事议程……”

    岳文昨晚在医院陪床吃着烧烤,与黑八宝宝等人闹到快

    要凌晨,听着霍达的话,他不由有些懈怠,笔尖在本子上机械地划动着。

    “龙王庙祝家兄弟,我在交城的时候就已听说,他们的的大名如雷贯耳,”他看看一众常委,又把目光看向廖湘汀,“廖书记刚才也指出,几件大事,围攻中核电车辆、扰乱办公秩序、在地下大打出手,污染我们宝贵的水源,前天,我特意沿着辛河走了一圈,姑娘岭下那一段水质尤其糟糕。”

    岳文的警惕性一下提了起来,这显然是有所指的。

    可是不用他猜测,也不用在坐的常委们猜测,霍达继续说道,“所有的事件,大家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与龙王庙有关,与祝家兄弟有关,他们是开发区营商环境最大的破坏者,是污染源最大的制造者,是手里有枪底下有人的危险分子,我建议,把祝家兄弟作为当前行动的一号大案,彻查,严办,还开发区一个朗朗晴天。”

    “我讲完了。”霍达关掉了自己前面的话筒按钮。

    常委们互相看看,眼光有的盯着廖湘汀,又的盯着政法高官周平安。

    周平安知道自己要表态了,“前面公安局已经拿出一个意见,霍主任在上面也作了批示,我们已经报到工委。”他看看廖湘汀,“昨晚桃花岛工地又发生大规模盗挖行为,有群众,也有不法分子,我们的民警,”他看看黑着脸的蒋胜,“琅琊街道派出所所长蒋晓云在保护矿产的过程中,被人从后面打晕,指导员刘文彬同志左腿被铲车铲断……”

    常委们惊呆了,昨晚大规模盗采事件传播很快,大家都已知晓,但公安干警受伤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们刑警队的同志顺藤摸瓜,找到了他们藏匿盗采矿石的窝点,但就在执法过程中,刑警队的两名年轻同志被冲出大门的斯泰尔撞车后受伤,”周平安强压住自己的情绪,“这个窝点就位于龙王庙不远。”

    这句话就等于间接支持了霍达的论断。

    霍达马上按亮话筒,“祝家势力作为当前盗挖金矿最大的黑恶势力,我建议,作为当前行动的一号大案。”

    这没毛病。

    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十八户村大打出手的施忠孝,甚至大灰狼、二腚等人呢。

    岳文看看廖湘汀,却见廖湘汀没有丝毫迟疑,“同意把祝明阳、祝明亮兄弟作为当前行动的一号大案,政法、组织、宣传要共同努力,形成合力,提供保障,……对祝家大案,态度要坚决,无论涉及到谁,要一查到底,对其背后的保护伞,要坚决查清,决不含糊……”

    这就已经给这次行动定了性,给祝家兄弟定了性,岳文在心里长叹一声,祝家兄弟完了,但祝明星怕也要受到影响了。

    …………………………………

    …………………………………

    常委会开完,周平安匆匆而出,其实,早在常委会之前,行动就已经开始了。

    “你说。”

    周平安拿出手机,匆匆坐上车子,“你再说一遍。”

    对方在电话里说了几句,周平安勃然大怒,司机从反光镜里看了一眼,那架式就要摔手机了,“常委会刚开完,廖书记刚布置下来,你跟我说祝明亮不见了,丢了,”他一拍座椅,“高明,来,你替我想想,你让我怎么跟廖书记交代?!”

    这一号大案,还没开始行动,首犯就丢了,传出去打的可是周平安的脸,作为政法高官、公安局长,他怎么去协调检察院、法院?怎么面对廖湘汀?

    “我们已经展开搜捕……”高明立马表态。

    “高明,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抓不着祝明阳,你自己写辞职报告。”周平安暴怒了。

    昨晚岳文打完电话,自己就让办公室准备材料,此事涉密,他自认为公安局干警的素质还是不错的,可是到底还是提前泄了密。

    自己不可能,岳文不可能,高明也不可能,那这个泄密的人是谁呢?

    他看看窗外,几辆警车呼啸而过。

    一座老旧居民小区里,几个警察破门而入,还在被窝里的青皮蝙蝠被直接从被窝里拖出,蒙脸套头只穿一件小裤衩,在寒风凛冽中被押出,周围的居民指指点点。

    金鸡岭村,胡开岭家,正在炕头上喝酒的二刚看着门外走进的公安人员,鞋也没穿,推开后窗就跳了出去,他站想跑却又站住了,几个警察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一条信息突然发进了刚刚在办公室坐定的周平安的手机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