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二掌柜的
    ,!

    “向光荣的人民警察致敬!”

    岳文推门走进病房,笑着抬手敬礼,后面跟着的黑八和宝宝殷勤地把花篮和果篮放到床头的小柜上。

    蒋晓云的头缠着绷带,正倚在床上输液,雪白的脸更加苍白,见岳文进来,坐起了身子。

    蒋晓云的母亲厌恶地看看岳文,“怎么说话呢?这个时候还说风凉话?”

    “妈——”蒋晓云轻轻道,制止了母亲的不满,跟在岳文身后的宝宝和黑八同时作了个鬼脸。

    上次也是在医院,岳文把人家母亲当鬼踢了,好嘛,现在不满算是轻的,不把他撵出去就算不错了。

    “小岳,坐。”蒋胜站起来,“大晚上的还让你们再跑一趟。”

    “不麻烦,”岳文笑道,“本来也要给您打电话,这不两凑一,我也不用再给您打电话了。”

    “有事?”蒋胜问道。

    “嗯,明天上午八点半开常委会。”

    “什么内容?”

    岳文很自然地作了个请的手势,引导蒋胜走向窗边,低声道,“保核打黑。”

    “保核打黑?”蒋胜有些惊讶,但旋即镇定下来,“嗯,都象今晚这样,桃花岛工地没法施工。”

    正说着,曹雷推门走进来,脸上还带着伤,岳文一回头,立马笑了,“哟嗬,刑警队组团看病来了?”

    曹雷看看蒋晓云母亲一脸厌恶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尴尬地笑笑。

    “爸,妈,你们先回去吧,”蒋晓云道,“我不要紧,休息一下就好了。”

    “还不要紧?”蒋晓云母亲马上喊了起来,“都晕过去了,还不要紧,你说,什么算要紧?”她怒目看着蒋胜,“明天我就给周平安打电话,这派出所长我们不干了,干不了,警察还能让人打了,这算……”

    “妈——”蒋晓云嗔怪着打断了母亲,蒋胜也拉拉她,蒋晓云母亲这才不说话了。

    “我明天还有会,这里交给你们了。”蒋胜颇有深意地看看岳文,“还有两个吊瓶,估计得到下半宿了。”

    “没事,叔,我们都在这陪着,”黑八立马笑道,赶紧顺竿往上爬,“晓云吃饭了吗,我去弄点烧烤,晓云,你爱吃什么,想吃什么,尽管说。”

    这也是个让人操心的主儿,在输着液呢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蒋晓云母亲正要表示抗议,蒋胜一拉他,她恨恨地看看蒋胜,“好,我们先走了。”蒋胜一看老婆,蒋晓云妈妈才不情愿地一步三回头地走出去。

    “曹雷,你怎么了?”蒋晓云目送父母离去,这才询问曹雷,“靠,”曹雷立马不淡定了,有些小激动了,“到了龙王庙,本来都围住了,谁知这真是一帮亡命之徒,斯泰尔把我的车撞翻了,谁知后面还有一辆面包车,……”

    “人没抓住?”蒋晓云的神情有些暗淡。

    “没有,跑了。”曹雷很不好意思,在蒋晓云跟前感觉很丢脸,“不过,起获了很多金矿石。”

    “发财了啊,岳文立马起哄道,“今晚的烧烤曹队包了,同意的举手。”

    宝宝和黑八立马举起了手,“不是吧,你们一点同情心没有,”曹雷夸张地指指自己的脸,“哥几个,我差点毁容,你们也不安慰一下我这颗娇嫩的小心脏!”

    “你连天上的雷都敢日,你的心脏还小?”黑八立马起哄道。

    “当着美女所长的面儿,给你个机会,”宝宝吡笑道,“别给脸不要脸啊。”

    跟着这帮人在一块,蒋晓云的免疫力很强,她无奈地看看岳文,却见门又开了,高明夹着小包快步走了进来。

    “晓云,没事吧?”

    “高哥,没事。”一句高哥,叫得很自然,很亲切,这是血与火熬出来的感情,也是同事加战友的情谊。

    高明看看她,也笑起来,“我们刑警队出来的,我就说嘛,没那么容易倒下,周局待会儿也过来,”他又看到了岳文,“你们出去,我跟岳主任谈点事。”

    他的口气也学着阮成钢的样子,不容质疑,不容辩驳,曹雷率先走了出去,黑八与宝宝相互看看,也跟了出去。

    “岳主任,”在岳文跟前,高明保持着尊敬,即是朋友论交也好似是上下级关系,“我们听你的,果然晚上就出事了,我们也按照你的说法,没有在工地上抓捕,在公路上也没有设卡,让开大路,占领两厢,把警车放在大路周边,直接跟踪到了他们的窝点,目前,十八户和龙王庙起获了大量盗采的金矿石,我们顺藤摸瓜……”

    “高队,你不用跟我说了,”岳文打断他,“待会儿周书记来了,你直接跟他汇报。”

    “不是你让我跟踪他们直捣老巢的吗?”高明不解了。

    “这主意是你出的?”蒋晓云看着岳文,“好办法,人赃俱获,证据都有了!”她很是兴奋,兴奋地一下坐起来,却不小心扯动了针头,输液的手立马鼓了起来。

    岳文笑着按响了护士站的响铃,要求护士过来处理,“走程序,这不是私事,是公事,要阳谋,不要阴谋。”

    “什么意思?”高明不高明了,没法理解了。

    蒋晓云看看一脸笑着的岳文,转了话题,“高哥,彬彬的腿断了。”

    “我去看过了,正在手术。”高明笑容立马收敛,他骂了一句粗话,“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他们跑不了,”岳文吡笑着,蒋晓云猛然发现,他的两条眉毛猛地一挑,“程序都要走到,验伤单一定要留好。”

    “这是袭警的证据,你放心,这是我们的工作。”高明很自信,怪异地看看岳文。

    …………………………………

    …………………………………

    “保核打黑?”阮成钢的声音大清早起来也是那么沙哑,一听就知道是烟抽多了、酒喝多了的后果。

    “你怎么知道的?”岳文愕然了,他看看墙上的时钟,早上六点半。

    “别的单位的事,我可能不知道,公安局的事,嘿嘿,”电话那边传来啪的一声,岳文不用猜就知道,阮成钢还没起床,估计正躺在床头上吸起了今天的第一支烟,“昨晚我就知道了。”

    “今天开常委会听取治安形势汇报,”岳文道,“盗挖金矿严重影响核电进程,破坏开发区营商环境。”

    “所以,你就建议廖书记保核打黑。”阮成钢笑道。

    “我没有。”岳文否认道,“我哪有那么大能力?”

    “你有,你不是二掌柜的吗?”阮成钢在电话那边笑道,“你的话比谁的话都管用!”

    “老二,这话不能这么说。”岳文笑道。

    “行了,开发区都知道,”阮成钢也笑了,“行了,快去接廖掌柜的吧,我挂了。”

    靠!

    岳文笑着看看手机,特么地,就你聪明?你还是猜错了,不是我建议廖书记保核打黑,而是我直接给公安局定的方向,直接跟周平安通电话定的方向!

    这,是阳谋。

    他没想到,电话那边的阮成钢电话并没有挂,而是直接打给另一个人,“开发区开始行动了,交城这边,也要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