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我要做个村民
    ,!

    “中建工的唐作钧就是在这里,一天之间重塑了山海省水泥格局!”罗宏民看看身后一众干部,“大手笔,大手笔啊!”

    他突然又看向岳文,“我也知道,中建工参屈尊到我们开发我,到我们金鸡岭,也是小岳的杰作,汉华水泥落户开发区,也是你的功劳!”

    这些工作虽然是自己亲手所为,但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儿,从省委常委、市高官罗宏民的口中亲自说出,还是让岳文震惊,他的眼圈不由湿润了。

    秋风吹过,他紧咬牙关,努力不让自己的情绪流露出来。

    这些,闻振宇却不知晓,他看看岳文,心中很是复杂,有羡慕,也有嫉妒,有不甘,也有一丝敬佩……

    罗宏民走进亭子,窗外万顷烟波,晴空万里,秋水共长天一色,“好地方,”罗宏民赞道,“真是个好地方,堪称世外桃源。”

    他的目光停在了亭子中间的圆桌上,“唔?”亭中间的红木圆桌上赫然摆放着文房四宝。

    “罗书记,我们,我们能不请您给亭子题个名字?”岳文看看廖湘汀,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前面卫生院剪彩,包括请求题字,这都是接待方案中没有的。

    接待工作最忌讳半途出现意外情况,何况,这种意外还是由自己人刻意引起,领导一是怕接不住,二是怕引起反感,那么多少天的准备就是作无用功了。

    廖湘汀微微摇头,他明白岳文意思是好的,一是想让罗宏民高兴,二是想借机宣传金鸡岭,可是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罗宏民的书法虽然在省内很有名气,但他轻易不给企业和个人题字。

    “你不知道我的规矩?”罗宏民脸上笑着,口气变得严厉起来。

    “我……”岳文也拿不定主意该坚持还是该退却。

    罗宏民却又笑了,“今天,我不妨就破一破规矩,”他看着窗外浩渺的烟波,“这里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地方……”

    上个月,在京城与唐作钧碰面,唐作钧还说起金鸡岭,当然也有说起岳文,对这春秋亭也是赞赏有加。

    罗宏民沾墨援笔,在场的领导一个个屏住了呼吸,只见笔走龙蛇,铁勾银画,“春秋亭”三个魏碑字力透纸背,跃然纸上。

    在领导们一片叫好声中,岳文小心翼翼地拿起纸张,递给身后的胡开岭。

    “好,我们也不虚此行,一方面,观看了湖光山色,另一方面,也见证了山村巨变,”罗宏民笑着接过热毛巾,擦了把手,“金鸡岭,是个好地方,我看啊,非常适合搞旅游开发,这方面,金鸡岭已经在做,栽了那么多的树,环境打造得非常好,”他看看廖湘汀,“黄金虽然无价,但资源有限,我们要把有限的资源留给子孙后代,能少开发就少开发,能不开发就不开发,开发以后也要走产业转型的道路,小岳书记,”他开玩笑道,他这样一叫,周围的领导又都笑起来,那种众星捧月般的笑,“在旅游开发上,有什么新思路?”

    “罗书记,我想,报告给您一个好消息!”

    “噢,什么好消息?”罗宏民眼睛一亮,在场领导的胃口也都被吊了起来。

    “罗书记,昨天,我们的山上刚刚发现了温泉!”

    “温泉?”

    在场的领导都惊呼道,只有廖湘汀微笑不语,温泉两周前发现,这是稀缺资源,目前还在保密阶段,但罗宏民来,他并不介意由岳文直接汇报给市高官。

    “秦湾市还没有温泉,”罗宏民果然很感兴趣,可是市委秘书长却在向廖湘汀示表了,岳文一抬手,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三点多了,可是,罗宏民敏锐地看到他的动作,“不要紧,时间晚一点没关系。走,我们上山!”

    市委秘书长看看廖湘汀,两人悄悄靠近,“老廖,罗书记今天走了多少路?桃花岛一路步行,到了这里,从村口一路走过来,又要上山,”他笑着摇摇头,“你们这个金鸡岭,还真是个好地方,你们那个酗子,……”

    那意思,真能往领导心里说!领导愿听什么,他就说什么!

    一种迤逦上山,罗宏民却不知疲倦地走在前面。

    当拐过一个山坡,立马就看到腾腾升起的雾气,老远就能闻到一股臭鸡蛋的气味。

    罗宏民不由加快了步伐,“作过检测了吗?水温能有多少?”

    跟在他身后的岳文马上道,“矿产资源部门检测过了,温泉水中氟、偏硅酸和氡的含量达到医疗热矿水水质标准,属典型的疗养型温泉。”他笑着又补充道,“水温51.2c,属于较为珍稀的优质医疗热矿水,水质优良。”

    罗宏民走到温泉旁边,竟俯下身子掬起一捧水来,双手滑溜溜的,水也很热,跟随而来的领导们一扫刚才爬山路的不快,个个喜笑颜开,亲手感受这温泉的水质,此时,臭鸡蛋味也可以忍受。

    “领导们多洗洗手,温泉水沐浴可以消除疲劳,扩张血管,促进血液循环,加速人体新陈代谢。”岳文笑着宣传道,“以前泡温泉还要跑到云海,现在我们在家门口就能泡到温泉,我们金鸡岭明天要建温泉度假村,欢迎领导到时光临惠顾。”

    “作广告?”罗宏民笑着站起腰来,“不过,这不丢人,还应该鼓励!一个地方的发展,你不去宣传谁去宣传?c,我们秦湾也有自己的温泉了,这对整个城市旅游休闲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热气腾腾的泉水让领导们一洗疲惫,精神变得神采奕奕,“今天,实在不虚此行,”罗宏民打着手势,“我看到了,我相信,大家也看到了,村集体发展给群众生活带来的变化,环境变美好,医疗养老有了保障,教育与思想道德有了显著提高,”他又看看岳文,“我们这里有这么好的资源,我看,下一步,金鸡岭完全可以发展得更好,小岳,你就把这里当作实践基地,将来我们的金鸡岭可以比肩南街,比肩华西。”

    这可是一个大目标,南街与华西,可是全国学习的对象。

    岳文正要谦虚,罗宏民却不给他谦虚的机会,“秘书长,回去以后,让组织部过来,把年轻干部任包村书记制度在全市推广。这是一项好的制度,要让更多的年轻干部到一线来,到农村来,***说过,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奋斗的人生才是幸福的人生。”

    这就是对岳文的巨大褒奖了,以一个人的经验带动全市推行一种工作模式,不得不说,罗宏民把岳文放在了很高的位置。

    却不料罗宏民继续说道,“电视台,回去以后,制作一个专题片,宣传一下我们的金鸡岭。”

    胡开岭立马乐了,但在场的领导也明白,随着金鸡岭走红,那个站在金鸡岭背后的酗子肯定也红了。

    “小岳,将来我退休了,我也要到金鸡岭来,来当一个村民。”罗宏民突然说道,“你们接受吗?”

    众人都笑着看着罗宏民,却都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廖湘汀一看岳文,岳文却不知该怎么回答了,这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收收,不过您是省委领导,……”

    “没关系,我退休了,过来接受你的领导。”罗宏民爽朗地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